周末总是忙一些的

雨停了。 不甚明朗的天,但也不太灰暗。 周末总是忙一些的。今天的我,居然没午睡。这对于一个有午睡习惯的人来说,…

雨停了。
不甚明朗的天,但也不太灰暗。

周末总是忙一些的。今天的我,居然没午睡。这对于一个有午睡习惯的人来说,实在是有点难受的。其实,起初我并没有觉得什么——我忙得忘记了。是下午四点,我手上的事忙得差不多了,脑袋也昏沉沉的,我这才想起:我居然没午睡。

随便聊聊的图片

当然啦,我也只是说说而已。我后来倒了杯白开水,端着到妈妈那边去说了会话,与弟弟看了会橘花,就把困意赶跑了。

离爸妈近,好处还是挺多的。比如我每天必去看看他们,喊他们一声;又比如我自己不种菜,从来都是直接去爸妈地里摘现成的……我不会种菜,或者说我是个很懒的人。这么多年,我都没想过自己栽点菜秧子,甚至很多次,都是妈妈去菜地摘菜,直接帮我带来,免了我去菜地把脚弄脏。

这里得说一下邹先生,他那天对妈妈讲,说她把我惯成这样。妈妈说她顺带的事,我去菜地要换鞋,麻烦。

今天送走孩子后我就去了超市与菜市场,转来时我看见堤下右侧绿化带有一棵苦楝树开着紫色的小花。小时候,苦楝树是极常见的树木,现在竟是难得了。前两年我常去看一棵离我有些远的苦楝树,后来有人砍了它,就再也不见了。想想,一棵树能留在一个人的心底,也是一种缘分啊。

我边走边忍不住回头看那棵苦楝树,仿佛闻到隐隐的香气。

绿化带那里还有一些银杏、栾树。四月的银杏与栾树的叶子挺像的。我特别喜欢看树,在树下走路很难不东张西望。我喜欢看树上的鸟窝,也喜欢看树上的天空。记得小时候我还爱捡地上我认为好看的叶子,那时把叶子夹在书页间,很久后看见,想着叶子在书页间成标本了。

回来包饺子。安安久不见我上楼,下来问我什么时候上去?我笑笑,说一直忙,她“哦”一声,在我身边站一会,又告诉我说和芷涵视频了。
“姐姐说她星期三要上公开课呢。”安安说,“姐姐这段时间好忙,她要准备学生的期中考,她自己还要考,不过,姐姐看起来状态不错,很开心的样子。”
“蛮好的。”我说,“你也要好生准备期中考哦。”

晚饭后,听见微信上连嘀几声,打开看,原来是芷涵发了图片在家人群里。她自己做的炒面,真是好看的。
“我去超市买了这种面,回来后先用水煮了一遍,再用冷水过一遍,再炒鸡蛋西红柿再拌放凉了的面。”她在微信上说着她的操作步骤,“太好吃了。”
隔着手机屏幕,我都能感觉到她的欢喜。

想起从前一直担心她周末会饿肚子。现在好了,那个小姑娘长大了,懂得照顾自己了。嗯,我们总会长大的。有时候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已很难得,虽然我们都很普通,但人生寻常一点,有什么不好呢?即便大环境不好,那就得过且过一点,也可以的。

一不小心扯这么远了。
我还想早点休息的呢——在乡下,大家都睡得很早的。我爸、我妈每天天擦黑就关门睡觉了。
“关门瞌睡。”妈妈这样说。

乡夜静极,能听见安安的钢笔触在纸上的声音。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