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陷

蝴蝶效应 我一个人看着它飞。除了天与地 多年以后,当我试图回忆 却发觉自己始终无法将一只蝴蝶 从逝去的春天里,…

蝴蝶效应

我一个人看着它飞。除了天与地

多年以后,当我试图回忆
却发觉自己始终无法将一只蝴蝶
从逝去的春天里,分离出来

当它再次睁开眼睛
我的爱人!我怀疑一切
都是它用密码写成的预兆
是神秘的生命对渐渐沉默的心
说着话

是无休无止的事物,向深处坠落

是一万种惊叹
像它扑闪的翅膀,迎向那更远的地方
把微微颤动的,礼物送回

但它仍然没有停下

它在惊叹,在凹陷
它就是这样:被造就、被遗忘

它就像我们自己
溅起浪花。许多浪花。其实,我们正漂流在
再生的彼岸,漩涡状

可是,坠向地狱深处的蝴蝶
喜悦而黑暗随便聊聊的图片

 

 

凹陷

 

春夜,小池里呱呱的青蛙声正在飘荡着的橘子花香里打滚,我却在一首诗里沉沦。此刻,白炽灯照着电脑发出的细微嗡响,也照着蓝色的键盘。

 

《蝴蝶效应》是平台主编药药约的一首诗。其实,对“蝴蝶效应”这个词我想到很多。当下,它的确太能给人以联想了,但我似乎不能清晰地去表达什么。

 

表达什么呢?

——表达瘟疫、战争中依然努力生活的人们,以及春天里翩然起舞的蝴蝶、疾飞的云雀吗?

 

我夹在其间是有点不知所措。

我想到凹陷、下坠……我劝说自己还活得不错。

 

嗯,我想,一切都会过去的,春天总是一去不返的。我抿紧嘴唇,觉得自己仿佛已把一只蝴蝶从身体里彻底赶了出去。

 

青蛙叫得越发欢了。它巨大的音量划过静夜,留下一道道音乐的波纹。我在心底唱:“我的爱人,坠向地狱深处的蝴蝶,喜悦而黑暗。”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