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情(九)

“我们一会要见到的这位杨爷爷很有特色,九十多岁了,逢集必赶,带着自己编织的麻绳出售。” 盘山公路直往高山上绕,…

“我们一会要见到的这位杨爷爷很有特色,九十多岁了,逢集必赶,带着自己编织的麻绳出售。”

盘山公路直往高山上绕,车速始终不减。条子大哥的车必得加快速度,才能冲上这连绵的山坡。摇晃着,不知行过了几座山,绕过了几道弯。

“现在通车路了还好,以前路不好的时候,车子只能停在山下,我们都是走路上来的。”

缓缓地,汽车在一个稍平坦的拐弯处停下了。前面有一个村子,到了。

“杨爷爷在家吗?”隔着一座山弯,条子大哥对着山那头大喊。

我们拿着米和油,往山弯里走去。大路的左边有一条小路,从小路上走,前面有许多木房子,小路的左侧是一个小山沟,沟里种着葡萄,葡萄架搭在头顶上方,一串串青紫的葡萄垂在藤枝上,午后的阳光从藤隙间照下来,落在葡萄上,落在小路上,落在我们的身上。

木房子前靠墙整齐地堆着许多干柴,这些都是杨爷爷自己劈的。院前有一块小地,地里种着些蔬菜,边上有一棵高高的枣树,直耸入天, 枣树的青绿叶子很是茂密,浓浓的树影投在黛瓦之上。

 

从房子里走出来的并不是杨爷爷,而是杨爷爷的老伴。奶奶招呼我们进屋子里坐,杨爷爷去集市了,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早知道,刚才我们在集市上就该找一找,把杨爷爷一同稍回来。

四面皆是青山,院子里很是清凉。几只小鸡从门前跑过。

奶奶洗了葡萄让我们吃,“你们在这里歇歇吧,我一会给大家弄午饭。”

“没事,不用麻烦了。奶奶,我们就坐一会,等会还要去北斗溪。”

“爷爷平时赶集都什么时候回来呀?”

“说不定,有时要到三四点钟回来。”现在是下午一点半,那我们可还真有一会等。

“我们之前常来,可惜你们第一次过来,不知道杨爷爷什么时候能回来。”

我们等着,却并不焦急,只是盼着杨爷爷的回来。难道今天真的见不成传说中的杨爷爷了吗?

半小时后,我们打算放下米、油,继续出发,或许能够在回去的路上遇到杨爷爷。

奶奶见我们起身要走,忙阻止我们,“哎呀,你们再坐呀,我煮了十多个鸡蛋,怎么也得吃了鸡蛋再走呀。很快就要煮好了,这么多鸡蛋,我们也吃不完。”

我们犹豫后,最终决定留下来再等等,吃完鸡蛋再走。

几分钟后,奶奶端着一个大盆从里屋出来,“来,大家吃鸡蛋!”

我们每人吃了两个鸡蛋,同行的志愿者直说这山里的鸡蛋味道就是好,自然。

“对面那个是不是杨爷爷?”听到有人在喊。倒真是山里人的朴实,这盛情难却的鸡蛋挽留了我们,才让我们最终见到了杨爷爷。

我忙跟着走到路口,只见一位留着花白长须的老人缓缓地往小路上走来,嘴角的八字胡微微向两边翘起。老人穿着一件浅绿色的马甲,里面套着一件蓝色衬衫,胸前挂着红黄相间的绶带,他的左肩上披着长长的褐色头巾,右肩上扛着一根拐杖。这就是我们一直等待的抗战老兵——杨大镜。

随便聊聊的图片

杨爷爷现在93岁,目前与老伴一起独立生活,坚持做农活,子女对此尽管反对,也只能无奈地尊重老人的意愿。

说起当初抗战的经历,老人兴奋地向我们展示手脚上的伤疤,摆出手拿刺刀的姿势,那副认真、可爱的劲,还真叫人欢喜。许多年前,这些伤痕或许是痛,如今却成了老人炫耀的资本。虽然我们无法得知他们从军参战的真实经历到底如何,却不能否认他们身上那股军人的意志,他们是不可否认的民族英雄。他们见证了国家存亡之际的那段历史,而如今我们正在看着他们老去。历史在沉淀,却不会老去。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