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约二月兰

我本清淡之人,生性喜爱清淡雅素之花草。比如牡丹,虽显华贵庄重,花中之冠,但总觉不那么容易相融,不入我心;还有那…

我本清淡之人,生性喜爱清淡雅素之花草。比如牡丹,虽显华贵庄重,花中之冠,但总觉不那么容易相融,不入我心;还有那冷月霜雪的梅,风雅而孤傲,冷艳亦清绝。而我,只想做一个闲清平宜之人,对于梅花,似有望若无言。反而对落于树荫下,草坪间,河坡上平凡无奇的二月兰,尤为怜爱。
二月兰花期不长,有时一场雨,便花瓣便被雨水所淹,一场大风,使枝叶摧残。​仿佛一个停留,一个转身,花便凋零,赏花之心,只好留待来年。
二月兰不象其它花木,比较精贵难养。北京的春天,可以说随处可见二月兰,小区里,树荫下,公园内,郊外的沟沟坎坎,皆可看到摇摆在春日下的二月兰。它幽淡的香,清灵的杆,其素雅飘逸的风姿,在春日里,方显与百花不同。它悠然而生,淡然而去,不争春风不争雨,在百花盛开时,它已悄然谢幕。
二月兰也被称为诸葛菜,属于十字花科一年或二年生草本,它的花期集中在农历二月前后,因此才得名二月兰。每年春季,我便与二月兰如期而遇。每当花期正浓时,我便约上三五好友,相聚花中,赏花留影,从未错过花期。阳光下,二月兰风情娇娆,花瓣虽小,但千万多朵花堆积在一起,犹如紫色的海洋,让人叹为观止。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今年亦是如此,因为疫情的缘故,我们不便远行,只有相约这片二月兰。周末,我与战友如约而来,与花相欢。爱花之人,皆有一颗爱悯之心,容纳百态世相。不负流年,不欺草木。我们在花中留影,皆轻脚颠步,恐惊花心,摧残了花身。一草一木皆有灵,一花一叶都有情。
人世花草树木,皆有灵性,你若温柔待它,它定不负你心。一株草木,一朵花瓣,乃至一片枯叶,亦有它的情感。与它们相处,内心柔软平和,犹如山泉流水,白云悠然。我们在花中玩耍,可洗去一切尘世浮华,时光好似倒流,我们亦成了不懂世事的顽童。一天与二月兰的相伴,玩意未尽,一脸欢欣。满身皆沾染了花粉,应是花对我们的依恋。世间唯花草不会负你,纵是残山剩水,枯草衰杨,亦有风致,亦有情意。
我们所有的相遇,都是前世的安排。于花于人,无论缘浅缘深,都必真心相待。我们战友之间,情如清风朗月,简静自然。常日里,各自忙碌着工作家事,虽不曾见面,心却相互所牵。有时一人有事,只需一句话,便东南西北的聚在一起。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朵花,一朵永无花期的太阳之花,温暖了他人,亦温暖了自己。我觉得,女子的大志,当是做一简静之人,不问外界风云,不奔走于世,只游走在万紫千红的花间,做今生的花草知己,其不更好?

世间如若每个女子都是花神,我当是草坪中,树荫下的一株二月兰。安静的生长,浓而不于张扬。含蓄静美,又有恣意风情,无需谁的精心呵护,更不必为谁修改山河,悠然自由的开放,亦无需与谁相欠。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