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不关心疫情,我只关心你

自从视频号妄议疫情被处罚两次过后,我现在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吃的不多,想得太多;懂得不多,管得太多。于是我知道…

自从视频号妄议疫情被处罚两次过后,我现在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吃的不多,想得太多;懂得不多,管得太多。于是我知道:看不懂是笨,说出来是傻。谁要是再造谣说我是个愤青喜欢为百姓发声,我就跳出来辟谣,一辟谣就好了。

 

所以,今夜,我不关心疫情,我只关心你。

随便聊聊的图片

熟悉这句诗,演变自海子的: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站在阳台,看向这个上海城,看到众生,看到天地。看到了战场,也看到了救场;看到了上场 ,没有看到下场;看到了哭场,也看到了笑场;看到了名利场,也看到了生死场。

 

许多年后,回首公元2022年的上海滩,或许只是游戏一场。

 

但是,今夜,我只关心你,关心你的明天。因为你便是每一个,我们。

 

不废夜半虚前席,不问鬼神问苍生。

 

一场疫情,让我看到了人情冷暖,绝大多数,是暖,人情的温暖,也是人性的温暖。疫情至今,收到了太多的关心的问候与祝福,在这里一并致谢,谢谢你们的关心,so far , so good.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基本上知道了我们6号楼每层住着谁谁谁,再封上半个月,我就基本可以对得上脸了。

 

我和隔壁邻居建了一个名为“睦邻友好互助小组”的微信群,高度互联互通,食物是共同食物,儿子是共同的儿子。

 

当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常常看到那些阳台上被中年人们点亮的烟,以及我猜想的几声叹息。接下来的日子,怎么办?

 

从中学群到大学群,以及到一些其它的微信群,总是有朋友在批评上海在这次疫情防控中的表现。这很正常,生活的环境不同,得到的信息不准,看到的视角不全,自然得出的结论不同。我也自认看不准,看不全,自然也是搞不懂。我几乎不和他们争辩,偶尔辩过几次,后来还被打了脸,辟过的谣都复辟了。再后来,有人问及上海的形势你怎么看,我说我不懂,不评论,其实也是为了自保,既是保留观点也是保留脸面。

 

一场疫情,我认识到了一个事实,我们身边只有两种职业:一种叫体制内,一种叫其它。

 

我这样讲,想来不必解释。这两种职业类型,在没有疫情的时期是没有那么明显的差别与分界的,人们互生艳羡,这山看那山。但长久的疫情之下,职业形态的不同,甚至已经影响了人们看待疫情的价值观和论调。

 

我有一些公务员朋友,而且也不在上海,他们常常痛批上海对防控疫情的不坚决,对之前的“精准防控”嗤之以鼻。哪怕是跟他们谈起长久的封控对经济、民生的影响,他们表示不解;当谈起每天损失一两百亿的经济产值,他们漠然;谈到大批的企业主倒闭,大批的职员领着最低工资收入,大量的大厂员工即将面临降薪与裁员的时候,他们也表示:那有如何?两千六的最低工资收入,还少啊?

 

这时,你又能谈什么?原因只有一个,在中国有大一部分公民的收入是可以一直发到离开世界的那一天,至少目前来看是这样。当这样的群体去看待防控不力的时候,他甚至认为上海就应该一直封下去,如果有良心,如果对社会负责,对其它地区百姓负责的话。他们不知道,或者说不想知道上海的经济对于长三角,对于全中国的影响有多大,不管影响再大再小,他们的收入都不多不少。他们的职业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体制内工作。

 

但当我跟在老家开企业的堂兄聊起这些的时候,他立刻就能共鸣,因为他经历过一个政策出台,停工停产一年,他经历过行业不景气,他经历过银行催还款,员工催工资,咬牙催生产……

 

所以,今夜,我不关心疫情,我只关心你——那些“其它”,Those ‘others’.

 

上海很快会复工复产,这是经济需要,也是社会需要,预测发生在本月底。但是,对于不同的领域,不同的行业来说,真正意义上的复工复产,可能还要慢慢来,可能还有些遥远。这并不取决于上海的防疫政策,而这取决于未来整个社会的防疫政策与方向。

 

如果你的行业,你的企业需要频繁出差,需要社会流通,需要线下聚集,需要市场繁荣,有可能2022年,你很难看到真正意义上的完全“复工复产”。

 

如果你的客户,你的甲方爸爸们在这次疫情中严重受挫,你可能两年之内都很难看到真正意义的“复工复产”。

 

所以,今夜,我不关心疫情,我只关心你。我不关心你最近吃什么,我关心你以后吃什么。

 

如果你没有一份体制内的工作与收入,如果你是那个“其它”中的一员,你必须现在立刻马上就开始打算,盘点你的现金流,盘点你的储备金,盘点你通讯录里的猎头……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