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团长我的团

昨天团购的东西到了三单,先是华漕政府在快团团上50块钱的蔬菜盲盒,再是在小区群里团购的今麦郎50块钱的十斤面条…

昨天团购的东西到了三单,先是华漕政府在快团团上50块钱的蔬菜盲盒,再是在小区群里团购的今麦郎50块钱的十斤面条,三是在小区群里团的131块的老盛昌的汤包、肉包、小馄饨和菜肉馄饨。

被封控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没有了对缺乏食物的恐慌感,因为各种团购正如雨后春笋般陆续出现,另外京东“自杀式”物流挺进上海,这两天通过各种视频和消息,也看到很多人收到了京东快递。

经过一个月的苦战,上海确实正在向好发展。

政府将资助符合防疫条件的愿意返乡的异乡人回乡,符合防疫条件的企业也可以陆续复工复产,另外很多医院也开通了更便捷的就医渠道……

虽然每天确诊的人数仍然居高不下,但是上海动起来了,让人有了一种终于可以大口喘气的希望。

面对目前的奥密克戎,总有一条既能兼顾防疫,更能兼顾民生的路被踩踏出来。

想想被封控初期,争抢物资的那种恐慌,从未有过,小到个人,大到政府,谁也没想到上海会一刀切式地封城,当上海都全域静态管理之后,民生物资由谁来调集分配绝对是个大问题。

封控前上海2500万人每天的吃喝拉撒,都是靠精细的市场来运作,就像人体的血管一样,有大的,有小的,更有很多毛细血管,无一不在政府的监管下靠市场的自由地正常地运作着,而当一切突然停摆之后,血管就无法流动了,才导致各种缺粮少菜的恐慌。

就像有个视频说的那样,从没想到在盛世的2022,在经济体量占世界第二的中国,在GDP全国第一的上海,人们会恐慌挨饿。

这期间如果仅仅只靠政府救济发菜,显然不行,只能去通过各种渠道买菜,而小区里的各种团购也就应运而生,这段时间家里负责买菜的人真是比平常上海还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看群盯网,抢菜等菜,紧张中掺杂着热闹,热闹中还带着恐慌……

这共同的经历,过多少年之后,回想起来应该也别有一番滋味,或许从此也让很多人生出了囤东西的后遗症。

其实非常感谢这一时期出现的各种团购,不仅满足了生存的需要,也增添了生活的乐趣,据说以后要拍一部电影,宣传画都做好了,叫《我的团长我的团》。

随便聊聊的图片

最近这两天我们小区居委为了安全考虑,暂停小区团购,团长们终于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相信这次疫情过后,社区团购也将是一种新的购物模式。

最后再请大家欣赏一下网络高手的小漫画,放松一下,准备迎接未来虽不确定但仍旧美好的生活。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