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鸣嘤嘤

想起鸡鸣   早晨,与爸爸一起收拾篱笆边的野草。我用镰刀割,爸爸用钉耙耙,妈妈在一旁择藜蒿。 “要是…

想起鸡鸣

 

早晨,与爸爸一起收拾篱笆边的野草。我用镰刀割,爸爸用钉耙耙,妈妈在一旁择藜蒿。

“要是喂些鸡子鸭子还不是不要刨,它们吃都不够吃。”妈妈说。

想起当年满院鸡鸭。当年公鸡立在树上,喔喔叫着,仿佛威武自得的将军。

当年一家鸡叫,先是隔壁家的,接着是我们这一整条边的,再接着全村的公鸡都叫起来了,真正气势恢宏。那种庄严气象,仿佛春秋战国黄钟大吕之交响。

随便聊聊的图片

姑妹

 

中午,与邹先生一起去婆婆家。

公公生日,姑妹忙活着。

清洗胖鱼头。把买来的羊肉火锅装钵里。给排骨淖水。削萝卜皮。洗青菜……这里,我插不上手。我站在旁边,我成了一个倾听者,观察者,一个客人。

 

公公

 

公公八十大寿,给他包一个红包。老爷子缩着手,不知怎么办才好?我硬塞到他手里,这才接着——转手,他递给了婆婆。

千万别看不起这乡下的老头,他会车工,会修理各种小物件,会给果树剪枝,甚至他还懂一点《易经》……感觉没有他不会的。

今日看见我家废弃的自行车,被公公整理得焕然一新,停放在门口,闪闪发光。

 

鸟鸣嘤嘤

 

午后,阳光下,绿意汹涌。望着发亮的香樟树、桂花树,让人觉得自己也会被融化成那样的新绿,冲一冲人到中年的颓然。

 

“鸟鸣嘤嘤。”(《诗经•小雅•伐木》)四周都是鸟鸣。寂静泛滥着,那浸透着急促与喜悦的鸟鸣声,让绿茵茵的树木总是充满期待。

 

看见麻雀,灰扑扑的。小小的麻雀,歇在离我们不远的枝丫间,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我喜欢麻雀的声音,细碎温切,欲言又止,时时刻刻想与我絮叨些什么……

 

阳光下

 

阳光下,我家的菜地、油菜地,我的父亲母亲。

母亲早上把一些桑树苗割去。她说:“前不栽桑,后不栽柳,两旁不栽鬼拍手(杨树)。”

妈妈门前已有两棵橘树,两棵桃树,两棵李树,两棵香樟,一棵桂树,一棵栀子树,一棵枇杷,一丛月季,一丛菊花。

“栽枇杷树也好,枇杷茶可以治咳嗽。桃树可辟邪,李子开胃,桂树、栀子、香樟都好香。月月红每个月都开花,菊花过年的时候最好看。”

我的弟弟,揉了面,发馒头。他很少说一句话,耐心地等着面团发好。

后来,灶屋,柴禾熊熊,蒸着两屉白面馒头。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