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溪湾的紫藤花开了

半个月前,我们相约去了花溪湾。那时的紫藤仍是一架架枯枝,花蕾仍在孕育之中。向导李总说,再过半月这花就开了,那时…

半个月前,我们相约去了花溪湾。那时的紫藤仍是一架架枯枝,花蕾仍在孕育之中。向导李总说,再过半月这花就开了,那时你们再来赏这美丽的紫藤花吧!

随便聊聊的图片

“叮咚…”,今天早上,李总发来十多张紫藤花的图片。我还未急细看,他随即又打来了电话。他说,紫藤花开了,整个花溪湾成了紫色花的海洋,快回来赏花……

花溪湾在我的老家汉台区汉王镇,那里是几年前李总在镇“银汉文旅公司”执牛耳时,策划打造而成的一个文化旅游项目。位置紧邻汉王镇街,是流转汉王村三百余亩土地,依旱坡地势而建,以花为媒,分四大片区,按不同季节栽植应季花卉,形成“春夏有草有花,秋冬有果有绿”的美好景致,使这一湾风景成为汉中主城区的后花园。

汉王镇历史悠久,观其名,必与大汉王刘邦有关。这里,曾是刘邦在汉中时的行营,也是演兵之所。相传,刘邦一日巡营至此,当晚北山突降暴雨,一时山洪倾泻而下。兵营外,猛烈的风雨声中,传来老百姓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天塌啦,救命啊,救命啊……刘邦闻此,但见不远处河道内乱石穿空,恶浪滔天,闪电之间有房屋木架随急流翻转,老百姓哭天喊地之声不绝于耳,震得大王心如刀绞!他即令随从拿来兵器,拉弓上箭使出全力,将一支支利箭射向前方,最后又执一把宝剑斩向恶龙。刹那之间,河道上浪头跌落,声止浪息,天空之上一片明月跃然而出。老百姓见状跪地叩首,大呼:苍天在上,救我者乃天子也……后来,当地百姓为感谢救命之恩便在村中建庙祭拜,改干沟河叫“惊邦河”,改镇名为“汉王镇”,相沿至今。

汉王镇既然是龙脉所在,必有花草相伴。“花溪湾”的建成,填补了干旱丘陵地区少有似锦繁花的空白,同时也引来了一拨拨投资汉王的建设者。这里,惊邦河自北向南纵贯其间,一条东西向的通道花棚掩阳,“党史”“法制”知识挂牌相间其中,花田分区有可供采摘的黄花菜,有村民自食用的葱花蒜苗,还有观赏花卉牡丹、秋菊等。沿惊邦河两岸塑有擒龙宝剑,战鼓擂台,二十四节气文化画廊,以及农用绞水车景观等。远处空地上还设置有漫步太空、网红情侣桥,众人划大船,和大型藤编鸟巢、彩虹滑道、秋千和小木亭、观花台等。去年又引进了紫藤花,沿着游人步道搭架而成,建成了汉中最大规模的紫藤花观光园。

仔细端详李总发来花溪湾紫藤花照片,那紫花串串,自三四米高处垂挂而下,如瀑如练,好不壮观。静观其花,尤如镶嵌在绿叶间的紫色宝石熠熠生辉,整个紫藤花的长廊恰似一条游龙随风起舞,活灵活现。那白色的紫藤花如脂似雪,润泽着我的双眼。这个疫情之下的暮春初夏,汉王镇花溪湾成了紫藤花的主场,是紫藤花的世界,是紫色的龙腾盛世!

紫藤花,是一种攀爬长寿的树种,其树至少要长十多年方才开花。紫藤花花语是:沉迷的,执着的,缠绵悠长的爱!据说,日本现存一棵世界上最古老的紫藤,树龄近一百五十年,可谓紫藤家族的“老祖宗”了。每到春夏之交,古藤勃发新枝,千万串花朵缠绕在藤蔓上垂挂下来,宛如人间仙境,令人流连忘返!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