瞅 . 羞

瞅。从妻子白桦口里说出的时间是在刮着风的平川,风,是那样的熟悉。 昨天中午,我从平川国道重车下行位于水泉镇的7…

瞅。从妻子白桦口里说出的时间是在刮着风的平川,风,是那样的熟悉。

随便聊聊的图片

昨天中午,我从平川国道重车下行位于水泉镇的750变电站,看见今年春天的第一水,汩汩流淌,知道旱平川的大灌水,过来了。今春第一水,是在麦苗“起身”的半月之后,麦子胡麻开始生长期的第一次灌水。傍晚回家,气温骤降零摄氏度,妻子在厨房生火做饭,说是大灌水到了,劝她不要受到水的干扰,好好睡觉,她果然高枕无忧,呼呼大睡。为了操心水位,夜间,我在墙外的白杨树下观察水的痕迹。

 

天亮后,妻子上跑下串,地里渠外的穿着棉袄,来来去去地转。平川的沙尘暴不同于别处的沙尘暴,它从广袤无垠的腾尔格沙漠长驱直入,夹杂颗粒干粉嗖嗖地呼啸而至,弥漫天空,让春天,一下子回到残冬。看起来,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只是一厢情愿,过多的我们,常常会面对突如其来的坏天气。如何在坏天气里,找到生命的甘冽和情趣,才是首当其冲的。妻子桦,就是一位能够把坏天气变成好天气的乐观女性。

 

瞅,使我写此短文的灵感。中午浇完麦苗地,她短暂地休息片刻,又在地里看庄稼,观果树开花,赏桃花落红,暮色渐浓,她从风里回到家里,满脸尘土,难掩劳动后的喜悦!她一只手里提着苦苦菜,另一只手伸到我的眼前,“瞅,两个螺丝帽,草丛里拣得”。

 

“瞅,两个螺丝帽,草丛里拣得”。

 

我突发灵感,如此恶劣的天气,两个螺丝帽,就能让妻子白桦童眸清澈,蓄满光亮,看来,不要因为坏天气,我们就要放弃追求好天气的心情。

 

向妻子白桦致敬!感谢她的好天气!

 

轻松、美丽、漂亮、自在、纯真,尤其珍贵,你有吗?瞅。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