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   李森林   羞,这篇散文想了好几天,怎么才能把羞答答地难以开口,或欲言又止的羞,写…

 

李森林

 

羞,这篇散文想了好几天,怎么才能把羞答答地难以开口,或欲言又止的羞,写得细致入微。

 

女孩子长到一定年龄,看见一名男孩子向她走来,猛然低头,羞答答地躲着走,按说她已经长大了,知道男孩子女孩子该是怎么一回事?

 

她是一位40岁的乡下女子,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长相俊俏。那一天的中午见到她,她从蔬菜棚子回到家里。说起今年的青椒,她是喜不胜收,最贵的时候每斤青椒买到一公斤14元钱,今天摘了半天青椒,摘到中午,略作休息。具体点,她把长长的秀头,用清水柔洗梳理,干干净净地迎接下午的劳动。

随便聊聊的图片

春天。午后。远山近树,绿意点点,风动白云变得可爱,她大大方方地站在门前梳理湿漉漉的黑发(很软的黑发),一边和我交流今年的菜价,一边说着付出终有回报的大实话。她神情闲适地和我交谈人生如歌,岁月如河的话题时,迎面,发现她孩子的大伯朝她走来,她托着湿漉漉的头发,一个急转身,从门里走了进去,我傻傻乎乎地站在原地,等了半天,她,再也没有出来。

 

羞,该是女人最美的时刻,“花要半开,酒要微醉”,说的也是这个羞。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