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遇见清凉的井栏边草(凤尾蕨)

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我都不由自主地先寻看花草。 目前的工厂,周边除了厂房还是厂房,绿化贫瘠之地。 但无论有多枯燥…

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我都不由自主地先寻看花草。

目前的工厂,周边除了厂房还是厂房,绿化贫瘠之地。

但无论有多枯燥的环境,我都能够找到令人陶醉的风景。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先是欣喜地发现大门口保安是养花之人,屋里屋外摆满了花草,甚至保安厅墙根生着小清新铜钱草,有可能是盆栽的铜钱草自落墙根繁殖。于是每次遇见保安,自感亲切。再是愈加欣喜地发现,车间外空地上摆了不少盆花。多是绿植,还有些木本花木,七里香,贴梗海棠,垂丝海棠等。

看来这里有不少与我同类爱花之人。

我常在休息时间,去看那些深情的花草,想碰见花草的主人。想象能成为花友,工作之余交流花草,岂不悦哉。

初春,清晨,乍暖。

如水的晨光温柔地洒满厂院,我捧着两盆肥嘟嘟的多肉(送老同事)踏着遍地春光,快活地穿过大门檐下一溜排花草,远远地看到厂门口,做车床的漂亮女子披着明丽的晨曦,正给花喷水。呀,原来她就是那些盆花的主人。我想应该是遇见了知音,便加快了脚步走近她,热情地,毫无顾虑地:“啊,这些花都是你养的!”

她眼皮翻了下,扫我一眼,冷冷地,又低眉专注地浇花。

从此我再见她时,也装作没看见。

我开始更加沉默。

其实在当下的环境里,孤独的不止自己,还有女子亲养的花草。比如一盆喜阴的水竹芋,被扔在强光下无声无息地死去。

渐渐地我对那里的盆花失去兴致,因为我在附近发现了不少野草。大门槛跟傲立一棵朴素的蔊菜;车棚边爬满纤纤猪秧秧和诗情的野豌豆;围墙边舒展一丛软枝嫩叶的枸杞和一株开紫花的刺儿菜;女子那盆病怏怏的变色木盆边空地上,野旋花如今开了朵朵粉花儿;配电室前挺几茎青翠的芦苇,青衫翩翩……

那些野草和和气气,亲切温暖,如故人。

这里四处都是噪音,机油味,生铁味,不管环境多么压抑,这些朴素的野草,认真地生长,不在意身处何方,依然保持田野的干净自然。

只要有空我便去看那些野野的花草,拍个图发个圈或揪片叶闻闻草青味,或发呆地看,再灰暗琐碎的日常,都被角落里几棵不起眼的野草熏陶地明丽起来,枯燥乏味的工作,还有絮叨浅薄的同事,可爱了,生动了。

图片​
我不喜扎堆,蜂拥。吃饭铃响了,同事们一窝蜂奔向餐厅,我慢腾腾地跟在后边。同事一脸蔑视:“一看你就是慢性子,吃饭拿面(公司每天发一桶方便面)都慢慢的,能干什么活!”

我就反问她:“慢性子和急性子,哪个好?”

不喜欢争抢,做事就慢吗?

她斜眼撇嘴:“当然急性子好!”我对她无语,我以为人一生的经历和修为都是为了磨出沉稳的慢性子,这才是最终的成就。

为了生存,我决心改变自己,努力融入与我精神层面不垂直的人群。

午饭罢后,从餐厅出来,门旁有片清凉的薄荷,顺手掐两片叶泡水,同事们在不远的檐下洗碗,说笑声飘过来,似乎染着我掌心的薄荷味,亲和而动听,充满人情味儿,我已经习惯并适合了这里的一切。

边向车间走着把两片薄荷放唇边嗅,目光四散,呀,看到女厕所镂空的窗上,砖缝隙钻出好几撮翠色凤尾蕨。最近我们读书群正发动“蕨”类观察活动。在我意识里,蕨生在幽深的野山林下、崖缝、溪边,平原地区不好见到。每天看到群友们轰轰烈烈分享各种蕨的绝美,只有艳羡的份。

没想到,蕨缘来了。

蕨,最古老的植物部落。

植物专家说“蕨类,在简单中创造了另一种丰富多彩的变奏”。

你看,这几棵凤尾蕨,生于厕所的窗上,依然透出蕨的独特气质。像是平日里看到的女子,无论穿工作服还是礼服,工作中还是烛光晚宴上,都有与众不同的美。

底端不育叶片近乎莲花状,绿葱葱一丛,挺出简洁的羽状能育叶片,形态唯美,英姿清秀。看上去简单的叶形,简单的翠绿,其实读了群友的观察文章去了解真相,它的演化精彩丰富,一点不单调。我很遗憾,迷恋植物,又不能专业地科普常识。

这口镂空窗,蹩脚境地,因为蕨的点缀,空灵,沉静,低调,幽深,像古老的园艺建筑雕饰。我每次路过,眼眸掠过鸟羽般美丽的绿影,心里无比舒服愉悦,庆幸自己,再糟糕的环境都能遇见诗和远方。

愈惊讶的时刻又来了。

午休时,路过保安室,我是看挂在窗口笼子里的鸟,撇见窗沿的砖缝一棵碧翠的凤尾蕨。像崖缝般的砖缝里,倔强地挤出星点茸茸青苔,清瘦的凤尾蕨轻颤着立于苔上,透出孤清的秀气,令人为之一振。这扇窗对着正门,对着车水马龙的交通要道,所有的员工都得从窗下进出,真正逃脱不掉的喧嚣之境。我再次被它生存的环境惊住,不食人间烟火,又能够融入嘈杂之地,默默地演变蕨的美。

怪不得它有个接地气的名字——井栏边草。这个名字,有丰盈的画面感,也透出股幽幽的清凉感。

对呀,做人,得学学这些生于僻静处又躲不过市井周遭的井栏边草,低调安静,泛着醉人的绿光。原来要想别人看着顺眼,先要看别人顺眼。

像井栏边草那样,置身周遭,持住蕨的清凉品质。

我在新的环境已经生存快半载。

谷雨了,草木深了我去看角落里的井栏边草,又见女子低眉浇花,那些花草绿得像夏了,我不自觉得笑了:真美!

 

 

更多蕨美

一堵蕨妙之墙(来自草木有语公众号,大家最好关注,你们肯定会被吸引)

草木人间* 沧海桑田,孤独的蕨

 

最近很忙没时间写文,发些最近拍的图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