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全是静止的

除了鸟鸣之外,听不见其他的声音,在这下午时分里,一切全是静止的。 左眼不知怎么了,一觉醒来感觉难受,像被什么咬…

除了鸟鸣之外,听不见其他的声音,在这下午时分里,一切全是静止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左眼不知怎么了,一觉醒来感觉难受,像被什么咬了一下,又像是眼睫毛掉进眼睛里,就以此为藉口,不想写,更不想看书。

闭着眼睛,我躺在床上,听叶广芩。主播轻柔的声音传来,叶广芩的文字里有很多跳动的细节,让我觉得有一种朦胧的快乐。可是,当我关掉喜马拉雅,心中很快又无端地升起一层疲惫与落寞来。

 

我静坐在屋子里,电饭煲里煮着白米粥,一碗蚕豆和洋芋炒好了放在木桌上。蚕豆有些老了,是我在电磁炉上煮了一会再烩炒的,烩炒时我加了几根韭菜,香。洋芋是今年的新鲜洋芋,嫩,很快就炒好了。其实,洋芋我一般用肉炖一炖了吃,但今天是稀饭,就清炒了。

 

屋里光线很好。是梅雨季快到了吧?屋子在上潮,湿润润的。我把前后门全部打开通风,眼睛却落在门前的那丛月季上,看得深远而入神。月季比前几日开得灿烂,像一个人的盛年。

 

布谷鸟近了又远了,声音正从我看不见的某处传进来。初夏又一次来到村里,来到我的家。菜籽越发黄了——再过些日子,它们就该颗粒归仓了。嗯,现在无仓可归,它们通常是一收起来就被三轮车拖走了。

 

就在前一天,妈妈和爸爸说把菜籽地的中间腾出一块地方铺上塑料布打菜籽。

“免得弄得门口来,直接在地里打菜籽更简单。”

妈妈望着菜籽,若有所思地说。

 

爸爸在菜地里转了一圈,又挑起了他的水桶。他几乎每天都从头到尾地在菜地走一圈,像默默地抚摸自己的一生。

 

屋子里更亮了些。太阳出来了,说好的雨大约会等到晚上再来。昨晚就下雨了,很大的雨。我今天早上起来,看见屋子里灌进了水,它们从地砖与门的缝隙处来,泅开长长的一块,水汪汪的。我不再像以往,每逢屋里灌水,都会怀着莫名的不快。我只是平静地拿起拖把,很快地把地面收拾干净。

 

经过许多场雨之后,我才渐渐明白,我们是躲不开雨的。无论是淅淅沥沥的雨,还是噼里啪啦的雨,都会落在我的岁月里。就像现在,窗外的云厚了起来,阳光被挡在云层后面,雨似乎又赶来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