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晚风清凉   仅仅一小会 青瓦上漂浮的光,就飞了   几只麻雀在盘旋 除此之外 几棵水杉树…

晚风清凉

 

仅仅一小会

青瓦上漂浮的光,就飞了

 

几只麻雀在盘旋

除此之外

几棵水杉树上的细叶子,在纷纷下坠

 

晚风清凉

父亲拖着中风后的左腿,扫落叶

 

嗯!他又站了起来

此刻,他站在院子里

接受衰老与笨拙

 

随便聊聊的图片

 

人生

 

迎面而来的青年白净、挺拔,茂密的头发浓黑如漆。

“哎呀,这是菊子的伢,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和她长得好像的。嗯,还是有一点点他爸爸的影子。”

旁边与我一起走路的人叹道。

菊子早去了。

但我至今还记得她去的那天闹哄哄的情景。

她本来是健康的女人,忽然的离去,使人感到既可怕又惨然。

(这里涉及人家的是非,不谈。)

 

后来,她孩子的爸爸再婚,再育。只是好景不长,那男人从楼上摔下来,腰椎以下部位失去知觉。再后来,男人的再婚妻子带着他们的孩子离开。

某一年,男人的姨给他买了轮椅。男人本来是爱笑爱玩的人,那时的他也才三十多岁,就自己摇了轮椅出来与闲居在家的老人一起打打花牌,聊聊天。

 

我那时偶尔回来,看见过他,但他已和从前完全不一样了。

他的肌肉刻印着饱受疾病折磨的痛苦影子,头发和胡子有些长,脏兮兮的,看上去怪可怜的。只是仍然一心一意想活下去的我们,虽是想着人生无常,也多少带有少年时代的性情。但是,从他外部萌生的颓然的征候,自是和健康时的意趣迥然各异。在那一刹那里,我是再也找不到他与菊在一起时的影子了。

 

“咧他爸爸一直瘫在床上,以后他爷爷去了,还不得他来侍候啊。咧也是个遭业的伢。”有人接着说,“倘若他能活到六七十岁……”

没有人往下说了。

 

我的眼前,那男人憔悴的样子一掠而过,还有他形销骨立的双颊,蔓延的头发和胡须——不管怎么说,这些本不应该是属于他的。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