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中的温暖,一去将不在有

母亲终于走完了她的人生之路,安详的睡去。我们母女的缘分亦已尽,从此我们将天地之隔,永不相见。 都说每个人在世间…

母亲终于走完了她的人生之路,安详的睡去。我们母女的缘分亦已尽,从此我们将天地之隔,永不相见。

随便聊聊的图片

都说每个人在世间的一切,皆是灵魂轮回的一个片段,如果我与母亲的母女情缘未尽,来生是否还会相逢?千里之外的我,祈祷着母亲来生一定记着我今生的模样,如若遇见,一定要叫着我,我还愿意做您的孩子。与您春日共养桑蚕,秋季田间采棉,冬日的夜晚,在煤油灯下,伴着您吱吱的纺车声入眠,

 

天堂那边,我想外婆是否会扶栏翘首期盼,好像母亲出去玩耍久久未归一样,焦急而欣喜的迎接着母亲的归来?母亲亦会象孩童般投抱入怀?不然母亲的表情,是那般的安详,仔细观察,感觉还有点嘴角上扬。圣经旧约中说到:“草必枯干,花必凋残,因为耶和华的气吹在其上”。母亲半生信奉基督,应真的是得主永生,重回天堂。

 

很多时候,我不知道母亲的一生是幸运还是不幸。母亲年幼丧父,少年家族破败。从一个吃喝无忧的富家女孩,沦落成为了一日三餐,不得不求助于他人之人。我幼年时常听母亲给我描述,她记忆中的外公,是何等的威武与帅气!母亲说,她的记忆里,外公每次从外面回来,都是骑着高头大马,腰间挎着盒子枪,身穿呢子大褂,头戴礼帽。我虽没见过如此装束之人,但想象着能骑高头大马,是否如现今的宝马奔驰一样的阔气!

 

年幼时去外婆家玩耍,还能看到我的堂外婆家,当年的富豪痕迹。房屋上有雕刻精美的图案,门前有我们两个幼童也抱不住的大红柱子,青砖黛瓦,光滑细腻的实木桌椅,还有我堂外婆那个设计精美的大木床,是我和那个表妹在此玩耍的地方。几十年来,此款床榻再未见过。

 

外公每次回来,都会给母亲和外婆及小舅和大姨他们母子三人带回很多稀罕之物,母亲还说,她的奶奶一生都很讲究,家里主仆分明。尤其是每逢过年,吃饺子时,必须是硬皮饺子,如果饺子皮面和的软,一口下去不如意,便直接倒掉,重新再做。我不懂硬皮与软皮有何区别?母亲说硬皮饺子吃着不粘牙,皮滑馅软,饺子皮面软,吃着糊嘴粘牙。后来我自己成了家,试了试母亲的说法,果然是不同常日做法,可想而知,母亲幼年时过的是何等富裕的日子。

 

少年的母亲,因时代动荡,家族破落。不过因此也躲过了批斗土豪劣绅时的一劫,母亲亦算是幸运的。十七岁时嫁给了父亲,且父亲当年亦是风流倜傥之人,在外有体面的工作,还有让母亲终生自豪的是,父亲对母亲的爱怜,她的同龄人无于可比。母亲说我们的左邻右舍,于母亲年纪相仿之人,都挨过夫家的皮肉之苦,只有父亲,无论我的奶奶如何抱怨母亲的不是,父亲终究没有抬起过手。在所谓的“闹饥荒”之年,他人都吃尽了青草野菜,因为父亲,母亲偶尔还能吃上白面,所以母亲应该是幸运的。

 

母亲说她受了我的奶奶很多的刁难,好在有父亲的庇护,少受很多婆媳之间的纠葛。我们常日里听得最多的话就是母亲说,她“坐月子”时,父亲不在家,我的奶奶如何克扣父亲给她带回来的白面鸡蛋和糖。母亲天生性子刚烈,从不对任何事情服软,包括她“坐月子”。我奶奶不让吃的东西,饿着也不说,因此落下了“月子病”。所以母亲一直都在告诉我们,她要是百年以后,绝不进我们老黄家的祖坟。

 

都说上帝是公平的,为你关上一扇门,便会为你打开一扇窗。也许是母亲的一生经历了太多的磨难,晚年享尽荣华。晚年的母亲,可谓是日子顺风顺水,儿女孝顺,爱人体贴关爱。尤其是父亲对母亲的关爱,象是热恋中人,行走牵挂,吃喝不忘。父亲觉得好吃的东西,必定少不了母亲。父亲每次外出,回去时,吃穿用,都要给母亲带回。记得有一次父亲来我这里小住,走时父亲说我这里的剪指甲刀好用,因为母亲需要,提前几天就放好,以防走时忘记。

 

母亲晚年是幸福的,因为父亲对母亲言听计从,母亲的话如圣旨,父亲无条件遵从。儿女对于母亲亦是似哄孩子般的哄爱,母亲在我们姐妹们面前,亦是百般的任性示娇。母亲晚年亦是不幸的,眼睛失明长达五年之久,且最后卧床不起,受之大罪。我在千里之外,不忍问母亲近况,每一次的视频,皆是揪心难忍,似百蚁噬心。

 

母亲于我有如日月山河,浩荡明丽,恩深似海。我愿来世结草衔环,以当还此深恩。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