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坝河风物传说

洋县金水镇所辖的草坝河,是有山有水地方。草坝河山绮丽,水秀美,人纯厚良善。笔者今日不说这些,单说说草坝河的风物…

洋县金水镇所辖的草坝河,是有山有水地方。草坝河山绮丽,水秀美,人纯厚良善。笔者今日不说这些,单说说草坝河的风物故事。

 

随便聊聊的图片

 

草坝河铁索桥西南面,有两个山头,一个叫“四郎庙”,一个叫“太公嘴”。如果您站在离这两个山头不远的铁索桥上,端详两山头,您会发现要不是河水隔开,这两个山头不偏不倚,正好连在一起。

断谷

相传远古时,河水并没有从这儿过,而是流经前湾,转后湾到草坝河口口上的。周懒王为赶撵龙脉,从“四郎庙”,“太公嘴”这里,挥剑将两山斩开,河水不从前湾、后湾绕那么一大圈子。龙脉斩了,河道也较直了(据说,周懒王斩龙脉后,祖坟上一夜间长出一根硕大无朋的茅草。当然,这只是民间传说)。

传说归传说,也奇怪,草坝河前湾“留鸡峁峁”半山坡上,有河里的鹅蛋石,跟着绕过来,相同高度的“垭口梁”也有鹅蛋石,到后湾相同高度的“湾湾”,不但有鹅蛋石还有河沙。

这是什么缘故?当然,只有考古学家方能揭开这个谜。

牛蹄窝

发源于佛坪县岳坝大古平流入汉江的河流,一路收溪纳水,到草坝河区域,形成水平如镜的“二里滩”,还有“龙家石巷”。这“龙家石巷”,原河石相连,多少个亿万年河石被水冲成了石槽,如巷道般,有落差的河水流落时飞珠溅玉,訇然有声,状观非常。

龙家石巷

 

就在“龙家石巷”下方,靠南侧岔水处,放鱼篓极佳,笔者小时候大人捕鱼带去那里玩,河岸的乱石中,有一块较平坦的大石头,石头上有一牛蹄印,颇感奇怪,问大人,大人给我讲了一段传说故事。

传说,当有了天地日月时,地上却是山多坝少。这怎么能行?太上老君便牵出神牛,套上铁耙,要耙些平川出来。太上老君在四川正耙得起劲,牛却挣脱缰绳,拖着耙向北跑了。太上老君随后紧撵。神牛拖耙跑时,耙角在汉中这里刮了一下,有了汉中、城固、洋县这块平坝。神牛还在金水镇滩背梁四湾留下一蹄印,下来就是在草坝河的龙家石巷留下一蹄印。

神牛一路疯跑,过了秦岭才被太上老君抓住。抓住神牛的太上老君,对神牛生气了,拽牢神牛,一口气耙了二十四耙,耙出了八百里秦川。

龟山盖

龟山盖是一个小山包,挨着108国道,属二里滩组。这小山包长得怪,像一只头朝北,尾朝南趴卧的龟。

提起龟山盖有一个传说。据传有一年一云游高僧到这里,看到龟山盖驻足审视良久,有绕龟山盖转了一圈,说出让人惊骇的话:“得赶紧收拾,不然时间一长,要出祸事一一龟会成气。”有人瞪大眼睛问高僧,“何法收拾?”高僧说:“不难,在龟山盖对面(前湾)建修两个榨油作坊就治住了。”笔者年少时听二里滩庞清贵(已谢世)讲了这个故事。庞清贵还说:“龟尾巴处的渠里,龟还拉有屎呢。”

龟山盖

传说归传说,两个榨油作坊是事实。笔者记事时看到前湾上油坊李四德家那里作废的榨油作坊。何存德家下油坊还在榨油,高高房梁上系根粗绳,吊丈余长的撞杆,撞杆是上好的圆木做成,撞杆头箍有铁箍。一根两丈来长合抱的圆木中间挖空,两头箍好,叫榨,结实的架子支着,用盆盆口那么大、一指宽的铁环,把炒好碾过的菜籽着干净稻草在铁环里包好,将铁环一个个立着放进挖空的圆木(榨)一侧,然后将硬扎木质加工成长条形的方楔一个个塞在另一侧(榨里面要塞实),榨底下放一木盆接油,跟着一人扶抱撞杆头,两人在后面拉拽推送撞杆,朝插在长条形方楔的中间的方锥形长楔上撞,油就被挤出来落进木油盆里。

大石牛

大石牛在草坝河前湾。前湾像葫芦形,7米多长,2米来高的大石牛横卧“胡芦口”路边上(因这块大石头酷似卧着的大犍牛,故人们称大石牛),一进前湾就能看到。说到大石牛,有段传说故事。

大石牛

传说早先有一年,离大石牛不远十几亩大的赵家坪,小麦长得特别好,农人喜自不胜,啧啧称赞。正当大家渴慕能得到好收成,祸事来了,这天早上有人发现小麦苗被啥吃了一大片。这是咋回事?昨下午还好好的。在人们纳闷,莫名其妙中,连着三四个晚上,赵家坪的小麦苗被吃个净光。小麦苗尺把深了,这一吃还有啥指望,人们悲愤的同时,解不开心中疑团—一是啥把小麦苗槽塌了?就算是谁家的牛晚上跑出来吃了,也吃不了这么多呀!况且没见牛蹄印……时隔几天的深夜,月黑风高,电闪雷鸣,大雨如注,听得“嘎叭”一声炸雷动地惊天。第二天早上。云敛雨去,艳阳高照,有人从大石牛旁边经过时发现,大石牛的头半边没有了。半边哪去了呢?一看,那半边在离大石牛几米远的路边上,棱角凸凹正好勿合。联想到小麦苗奇怪没了的事及昨晚震耳欲聋的炸雷,大家明白原来大石牛已“成气”,吃掉赵家坪的小麦。做了坏事,人不知天知,老天爷发怒了,雷劈大石牛的头,击死了“成气”的大石牛。真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只是来早与来迟。”

传说无从考证,大石牛和被雷击开大石牛的半个头确是事实。笔者小时读书放学回家路上,常同小伙伴扒在大石牛半个头上玩。一直到改革开放加强地方道路建设,拓宽路面,因碍事,大石牛的半个头才被众人齐心合力推入路外渠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