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醉的铜钱草

人上了年纪,总想找到一种心理慰藉,哪怕是一株花,甚至是一株草,都有可能成为那个意象物。 那盆铜钱草是谁请回家的…

人上了年纪,总想找到一种心理慰藉,哪怕是一株花,甚至是一株草,都有可能成为那个意象物。

那盆铜钱草是谁请回家的,我从没打问过。但答案显而易见,不是女儿,就是女儿她妈,也就是我的老婆。

对花花草草一类的东西,我不是不喜欢,是懒得摆弄。我不是个勤快人,吃饱喝足了,习惯于往沙发里一窝,假模假式地捧着一本书或一张报,就能看个昏天黑地,就能窝成热带咸鱼。老婆贬损我是根发不了芽的木头,没有半点活力。

随便聊聊的图片

 

那盆铜钱草倒成了个例外。那天,我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家,正要往沙发里陷,突然,一盆绿油油的植物映入眼帘。不知咋地,向来对花草视而不见的我,对眼前这盆看似不起眼的小草,竟有了一种莫名的喜欢。这让我想起了和老婆相亲时的一见钟情。伴着会心一笑,我连忙俯下身子,仔细端详起这小东西来。拃余长的柄,上面顶着一片圆圆的叶子,翠如宝石,盈着瑞气。但凡草,都是喜欢组团的,这草也没什么两样,花盆不大,百余株密密麻麻挨挨挤挤的小草排列其间,像威武的士兵,傲然挺立。

起初,我并不知道这东西叫铜钱草,只是被它简约清爽的外形所吸引。老婆一句“钱串子”,把我拉出了迷蒙。还别说,这东西和钱币还真有点形似,大小适中,边缘上规则分布的齿痕和轮廓,也颇具钱的韵致。想来,铜钱草初生时,决然未做这般考量,而是人们主观赋予它的意象。于是,铜钱草也就有了某种吉兆。

铜钱草还算好养,最不怕的就是水,即便在水里泡着,根不朽,颈不弯,依然身姿绰约,光鲜亮丽,翠意盈盈。每天拿专门的杯子给它喂水,一如自己畅快淋漓的豪饮。对我这个吃饱不管晌的懒人来说,实属难能可贵。

依着喜欢随手拍的嗜好,那天,我把铜钱草精心梳理打扮了一番,拍了几张靓照,发到了朋友圈,立时引来点赞无数。一位相熟的朋友还发来一段文字说,属蛇的男人养铜钱草,会人财两旺。我是不屑这些说辞的,因为,我对钱没有太多的奢求,满足基本生活就行。不过,这毕竟承载着人家的美好祝愿,还是让我平添了些许悦爽之感。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好像是说男女情爱的。我对铜钱草隐约也有了这样的情感,每天下班的头一件事,就是凑到它跟前,仔细瞅上几眼。不看就觉得少了内容,心里空落落的。

公出两日,推开家门,我的眼光急忙往铜钱草那儿瞄,这一看不要紧,着实吓了我一跳。走时还水灵灵的“宝贝”,已是腰塌肚陷,全都躺下了。老婆怯怯地挪过来,红着脸说,铜钱草醉生梦死,寿终正寝了。

一个硕大的谜团,在老婆的述说中被解开。

我走那天,老婆炒了几个菜,算是为我饯行。知道我不喝酒,女婿自斟了一大杯。饭吃到一半的时候,一个紧急电话把女婿叫走了。老婆浇花时,错把女婿剩下的小半杯酒当成了废水。铜钱草不胜酒力,醉“死”花盆。

我哭笑不得的表情里,充满了对铜钱草的哀悼。可知,我从来也没对哪种花草如此上过心、动过情。

奇迹是三天后发生的。早已不抱希望的我,下意识转了一下头,意外发现了铜钱草挺起的腰身。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起死回生。老婆绷了几天的脸终于舒展开了笑颜,逗趣说,刘伶醉酒三年,这草不过才醉了三天。好像这出悲喜剧是她故意导演似的。

酒醉的铜钱草,点缀生活的热闹,飘散烟火的味道,真好!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