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葱油饼&权力寻租

今天是我们小区封闭管理的第四十天。   葱油饼   自从又买了一袋面粉之后,就敢大胆地尝试…

今天是我们小区封闭管理的第四十天。

 

葱油饼

 

自从又买了一袋面粉之后,就敢大胆地尝试各种面食了。

 

前天下午刚弄到一些小葱,剪了叶子,带根的葱白不舍得吃,种起来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记得小时候,母亲烙的葱油饼很香很好吃,何不就把这些小葱叶烙进葱油饼里。说干就干,网上又查了一下葱油饼的做法,再回想一下母亲做葱油饼的情景,胸中也就有大半竹子了。

用酵母发酵上面粉,等面发好之后,葱叶切碎,放油盐,搅拌均匀,揉面,切剂子,擀薄,摊葱油,卷起,再擀平。

 

醒发一会,取电饼铛,打开电源,放饼,一通操作,几分钟后喷香的葱油饼就出锅了。

娃说很好吃,直接吃个葱油饼就饱了。

 

权力寻租

在封闭的日子里,虽然人不出门,但是各种群聊,不管是大群还是小群,从清晨到深夜,都没有消停的时候,团购买东西,互通信息,纯发泄性聊天等等,反正热闹非凡。

几个人的小群里,有朋友说他们小区又发物资了,这次还是发的清美,貌似很不错,我们小区估计也快了,就是今天明天的事。

这个时候发物资是最能抚慰人心的一件事,上次是清美发的,这次也是清美,我以为是清美捐赠的,然后说解封以后要多买清美豆腐。

但有人说应该是政府掏钱的,即使清美采购,那也得感谢清美有自己的渠道和物流,解封以后还是要买清美的豆腐。

后来又有人说,这种要跟政府有关系才行啊,广告费都省了,这一语道破我很多疑惑。

 

由此我想起一个经济学术语叫权力寻租,如果物资真不是清美所捐,那么这里极有可能会出现权力寻租行为,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京东的物资进上海难,即使进来了,还要被挡在最终的100米外,难道真是动了某些人的奶酪吗?

权力寻租是指握有公权者以权力为筹码谋求获取自身经济利益的一种非生产性活动的经济学术语。权力寻租则是把权力商品化,或以权力为资本,去参与商品交换和市场竞争,谋取金钱和物质利益。即通常所说的权物交易、权钱交易、权权交易、权色交易,等等。像物质形态的土地、产业、资本那样,在这里,权力也被物化了,转化为商品货币,进入消费和财富增值环节。权力寻租所带来的利益,成为权力腐败的原动力或污染源。

一个充分自由的市场,由于政府管控行为少,所以出现寻租的可能性就小,而目前封闭的上海是个极不自由的市场,所有的东西都要经过政府审批,那么政府就有相当大的权力,这就给权力寻租的滋生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这同样也可以解释上海目前的各种乱象丛生。

封闭前,大商业和小商业自由流通,不用通报,也不用靠政府发证;封闭后,成为保供企业才能流动,要流通就得找政府,否则就只能干瞪眼,看别人赚钱。

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这个困境,还是要有开放的市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