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两则

监考 眼前是齐齐整整的少年。 我数了数,四十。 清一色乌黑的、密匝匝的头发,清一色十四五岁的年华。 我欣欣然无…

监考

随便聊聊的图片

眼前是齐齐整整的少年。

我数了数,四十。

清一色乌黑的、密匝匝的头发,清一色十四五岁的年华。

我欣欣然无目的地看着他们。不管目光投向哪里,都是一派繁华热烈、欣欣向荣的景象。

他们正伏案答卷——有人疾书;有人托腮沉思;有人正认真读题……

这让我高兴。这些使我高兴的少年的神情、状态印在我的脑海里,让我想起曾经的自己。

这时,不知何处,桌椅滑动在地砖上发出了声响。我抬头向前面望去,眼睛却瞟见靠墙边的、戴着眼镜的男孩正不好意思地小心地把桌子归位。映在我眼里的他,他的那张脸,眼睛、嘴唇、鼻子,很难分别叙述——不,眼、口、鼻、眉和前额,都集合在青春,且还恰恰冒出一颗颗小痘痘。

 

丢石子的小男孩

 

碧色的湖面漾起一层层水波,显露出好看的涟漪。湖面上方,有白色的大鸟掠过,短促的、清亮的叫声随着大鸟迅速向左拐弯。

小男孩与老妇人站在湖边。

男孩笑着,捡起一颗颗石子或是小土疙瘩往水里丢。他也想试着打水漂,但他显然太小,还不会,那些丢进水里的石子只直直地沉到水底。

起初,老妇人只是漠然看他,看湖水,过了一阵,她应该开始想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她家里一定还有很多事等着她去做。)

“走吧,不玩了。”老妇人边说边拉小男孩。

“不嘛。不嘛。”小男孩挣脱老妇人的手。他捡起地上的石子,丢进水里。

水纹绵延不绝。

“好啦,你已经玩了这么长时间了。”老妇人再一次催促,这一次,她拖起蹲在岸边的孩子。

“我就不。就不!我要玩!”小男孩只管蹲在地上,秤砣一般。

老妇人有些不耐烦,她用力拽起孩子,往路边拖,“你不起来,是不是要我用棍子请了?”此时,她蓦然回头朝我看看,然后无奈地笑。

我仰望天空,天空高邈,湛蓝,一想到这儿,就觉得归心似箭的老妇人是多么傻气。一个两三岁的孩童,怎经得住碧水的清澈和石子的顽皮?正因为如此,我也没有走过去劝劝身旁的小男孩与老妇人一起回去。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