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波疫情,上海输了吗

疫情封控一个多月了,具体也数不清有多少天了。   每个人的神经和精力都被透支着,既无聊又无力,既无奈…

疫情封控一个多月了,具体也数不清有多少天了。

 

每个人的神经和精力都被透支着,既无聊又无力,既无奈又无解。于是有人用跳操打发时间,结果感觉身体被掏空;有人用炒股打发时间,结果感觉身家被掏空。

随便聊聊的图片

所有的选择,都是自我选择,既要承担风险,也要承担后果。有人说,很多选择是自己决定不了的,只能去follow,那说明:这对你来说不是一个选择,放在你面前的看上去是一个选择题,而你得到的只是其中一个选项。

 

当我们有一天老去回顾自己的人生之时,希望每个人都真真正正地拥有过一些选择,而不只是拥有过许多选项。年轻的时候,选项是父母给的,年老时,选项是孩子给的。一生追求一张又一张好人卡,可惜它们的功能主治是:满足他人,不良反应是:委屈自己。

 

个人在做选择,组织也在做选择,城市也在做选择。

 

上海这波疫情防控,让全国人民看了不少笑话,一方面是因为确实有很多可悲、可怜、可笑、可气、可叹、可恶、可恨的事;另一方面,看别人笑话,本身就是一个笑话,连奥密克戎都觉得好笑:老子是个病毒,不分地区的,能不能对我放尊重点?

 

我本来已经在被删掉两个视频以后,决意不再为疫情发声,一来:人都封了,号别再封了;二来:咱也不是什么专业人士,又没什么影响力,没有必要当公知,公知至少得是个知识分子,自己算不上。

 

今天还是想说点话,从一个人与自然的角度去说几句。说得不对之处,尽请批评。

 

今天我想谈一谈道法自然。

 

老子在《道德经》中最经典的这句话,大家都熟: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我不知道大家是如何理解的,最近我在家里隔离,就总是不时想起这句话,突然就有了自己的理解和一些想法,仅限于个人言论。道法自然,古人智慧所在,前人之述亦已备矣,我们且来探讨一下。

 

人之于地,渺小如尘埃;地之于天,渺小如尘埃;天之于自然,渺小如尘埃。而这些作用于人的,作用于天地的,作用于自然的“道”,是什么呢?

 

是:规律和规则。

 

人在这个世界上,工作和生活,努力或放浪,奋斗或躺平,只是一种人生态度,可以选A,可以选B,而不管是A还是B,都只是一个生命体在这个星球上存在过的展现形式,就像一部影片的进度条,不能拖快,不能回放,也不能暂停,但它一定会完整播放到结束,有的影片长一些,有的影片短一些,有的精彩至极,有的拖沓无聊,有的中规中矩,有的戛然而止。

 

而它们毫无区别,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一部影片而已。

 

不管你把人生影片过成诗歌还是小说,浪漫还是惊悚,关心它的人总是寥寥无几。而我们,还是要认真地过完此生,演好这出戏,因为这是我们作为主演出演的唯一影片。

 

在人世间,要按规矩来,要按规则来,这是Rule,你不遵守规则,就有人来捶你,有的人不怕捶,要和规则对着干,这并没有毛病,反而恰可能是一出好戏。可是这部影片早晚要落幕,这是生命之锤,终极之锤,重锤之下,无人生还。可惜的是:世上的人大部分在生命之锤落下之前,早便被生活捶得服服帖帖,就像王小波所写:就像一头泄了气的牛。

 

那人法地,也必然被地所法。人与世界,相互作用,但人类当人当得久了,就常常忘了自己也是动物。在天地之间,人类还渺小得很,在自然规律面前,人类与蝼蚁,本无二致。

 

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在天地之间,就要遵循自然界的规则与规律,当我们把眼光洒向天空,洒向太空,应该是极度的谦卑。大刘在《三体》中说: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未向尘世外看上一眼。多么经典的一句话,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只是活在了人法地,甚至是地法人的这一层级,从未把自己置身于宇宙洪荒,真的向月亮,向太阳,向天河,向太空中都称不得是永恒的天体们致以过敬意。

 

自然只顾庇护我们,我们却未必敬畏自然。

 

在地震、洪水、火灾、瘟疫以及所有的自然灾害面前,100多亿年的时间里,地球上所有的生灵,从来能做的便是:面对并和解。而自然也是如此宽容庇护的,遵守规则,尊重规律,遵从天地之道,便是顺应。

 

顺应,不是投降,是和解,是接纳。这是我所理解的道法自然。

 

不知道从哪一天起,我们开始坚信:人定胜天。《哪吒》这部动漫片把人搞得热血沸腾,都在宣称:逆天改命。

 

要不要逆天改命?要不要努力?

 

当然要!但你要知道:我们人类所有的努力,都是停留在人法地的阶段。我们要通过自己的奋斗,我们的努力让我们的人生更精彩,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那我们改掉的是父母给我们的出身,生活给我们的挑战,劫数给我们的考验,这一切的一切,是我们此生此世在这个星球上的“地命”,是宿命,当然我们要努力,因为:人法地,地也尊重和回馈每一个努力的人。地,即我们生活的世界。

 

但是,我们作为动物,作为天地间的生灵,当我们把目光洒向尘世之外,洒向太空的时候,更应该想起那句:天命难违。这是所有物种对自然的尊重与敬畏。

 

地球上的物种进化到人类,人类自称是高等动物,而这个高等,到底高等在何处?大脑吗?直立行走吗?表里不一吗?难道6500万年前的恐龙在当时的时代,不够高等吗?

 

个人认为人类确实是高等动物,因为到人类这里,和既往所有动物的最本质区别就是:虽然不会飞,但是已经开始飘了。

 

尤其是工业革命以来的两三百年,或者说大航海时代以来的五六百年,人类已经越来越不尊重和敬畏自然。人类学着把夏天变凉,把冬天变暖,上天下海无所不能,看上去很高等,但其实极其低等,对于自然的伤害和破坏也是史所未及。

 

如今面对着任何物种任何年代都会遭遇的瘟疫,我们同样需要从《道德经》中戡寻些道理。

 

我们要分清:哪些努力属于人法地,哪些努力属于违背道法自然。

 

一定程度的隔离,防范,个人防护,及时救治,这都是极应该要去做的事,认真积极地抗击疫情,从医疗条件到科学防护,当下的我们人类和历史相比,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战胜了所有的疫情。努力做到能做到的,努力改变能改变的。

 

我们也同时要分清:哪些是自然的规律,是我们应该不可违背,需要顺应的。

 

道法自然,和解与接纳。

 

回到上海的疫情,这次疫情防控,功过事后有人评说,但肯定是被国人看了太多的笑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波防控确实是输了。

 

但我们用道法自然来看:疫情不会只有一波,疫情还在不断变异,这是自然规律,人类要活下去,病毒也要活下去,自然庇护了人类,同时也庇护了病毒。自然让病毒与人类和解,人类便不应该试图退出这一场谈判。当我们的目光看向更加长远的未来,不止是聚焦在这一波新冠疫情的话,上海或许不但不会输,还可能是最早取得最终全面胜利的地区。

 

因为和解与接纳,才是真正的道法自然。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