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亲的“传家宝”

很久以前就想写写我的父亲母亲,可诸多原因迟迟没有动笔。作为女儿,我虽然深深地爱着他们,钦佩他们,但总担心我笔下…

很久以前就想写写我的父亲母亲,可诸多原因迟迟没有动笔。作为女儿,我虽然深深地爱着他们,钦佩他们,但总担心我笔下的这些生活琐事不足以表达我对他们的全部情感。父亲母亲当了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他们虽然现在已经80多岁了,但是依然坚持单独住在乡下老家,依然坚持自己种菜劳作,因为,他们不愿意成为儿女的负担。他们这平凡的一辈子,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给我们后辈留下了值得永远铭记的“传家宝”。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一)勤劳善良,孝敬老人不吃亏

听母亲说,她和父亲是小学同学,他们的婚姻曾是五十年代我们那个小山沟里比较轰动一时的新鲜事了。外婆家和我们老家隔着一座山,她家开着一个染房一个豆腐坊,有四个舅舅两个姨妈,家境比较殷实。母亲在家里排行最小,倍受大舅的疼爱,所以小学上得比较顺利。1938年出生的母亲,读小学时还是班级的“学霸”,成绩优秀,还经常当宣传队的主持人呢!可是1947年底,在外读书的大舅突然间和家里失去了联系,后来又说被国民党强征入伍,再后来就断了音讯。紧接着外公也因病离世,二舅当家了。他说女孩子读书太多无用,就让母亲回家帮忙给他们带孩子,母亲哭闹着要上学,最后勉强高小毕业,再无缘上初中了。母亲说,没有继续读书是她一辈子的痛!

二舅家、三舅家的孩子,基本都是在母亲的背上长大的,所以,母亲说她的那些侄子侄女小时候对她这个姑姑比跟她们的父母都要亲。父亲和母亲虽然同学过三年,但他们真正熟识也是成年后参加公社的演出宣传队时候的事情了。父亲说,那时的母亲唱歌很好听,还会说快板,整天乐呵呵的,好像永远没有烦恼。也许,这就是父亲第一次对母亲心动吧!1958年秋天,没有经过媒妁之言,母亲嫁给了父亲——一个有三位老人、两个哥哥、两个姐姐的老实巴交的并不富裕的农民!

听父亲说,母亲年轻时也曾遭遇过非常糟糕的婆媳矛盾。奶奶是一位彻头彻尾的重男轻女的旧式家长,她嫌母亲一连生了三个女孩,就处处为难母亲。老妯娌三个轮流做饭,每人一月,可是每次轮到母亲时奶奶总是没事找事,一会说饭咸了一会说淡了,一会又说粮食放多了不知道珍惜,下一秒又叨叨着饭太稀了想把她老太婆饿死……母亲总是忍气吞声,顺着奶奶,以至于时间长了奶奶都觉得这样的无理取闹太没意思了,就只好作罢。母亲用一颗真心待人,后来日久见人心,所以在我的印象里,母亲和大妈、二妈的关系都还不错!也许正是因为母亲的勤劳和善良,所以爷爷、奶奶、太奶奶三位老人,最后一直都是父亲母亲照顾,养老送终的。村里有人说父亲母亲太傻,弟兄三个为啥别人不管三位老人,父亲母亲淡然一笑说,“没事,谁都会老呢!孝敬老人不吃亏!”我想,他们身上这种美德就算是我们的优良家风吧!它已传承……

(二)男孩女孩,自立自强是根本

四姐的出生,又让奶奶生了一肚子闷气。因为母亲怀四姐时有个算命先生路过,说父亲命里有九个女儿,这对于奶奶来说简直无法接受,所以四姐出生后小名就叫“九女”,足以看出父亲当时也渴望有个儿子了。拒母亲前些年回忆,说那时条件有限,坐个月子就是要一次自己的命!不但吃不好睡不好,还因为生了女儿得不到奶奶的疼惜。可是命运就是这样阴差阳错,以至于等到我出生时,上面已经有六个姐姐和一个哥哥了,我是最小的“多余人”!父亲看着哇哇坠地的我又是一个女孩,一脸茫然,不知所措。虚弱的母亲不忍心把扑闪着大眼睛、手脚有力蹬着、嗷嗷大哭的我扔掉,就说养着吧,大一点实在养活不了再送人。是的,大姐说,我在三岁的时候被我们村的驻队干部领养过三天,可是人家熬不住我天天不吃饭、哭闹着要找我妈的麻烦,又把我送了回来,母亲也只好作罢。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和邻居一男孩打架,原因是他骂我:“女孩多,是废物!一群女孩倒了锅!”我不服,狠狠地和他对打,尽管结果是以我的失败告终,母亲把哭成泪人儿的我搂在怀里,语气坚定地说:“男孩女孩都一样!我相信我的女儿们不会比他们的儿子差!”我似懂非懂地替母亲擦干泪痕,安慰母亲也算是安慰自己:“妈,您放心,我一定不会比男孩差!”那一年,我五岁。多年以后想起来,我骨子里的坚强、豁达、特立独行,不依赖他人,甚至有时被忽略了性别的“男人性格”都是源于童年生活的印痕吧!

(三)困难厄运,乐观面对莫动摇

记忆里我六岁那年,家里盖了新房子,那种窗台以下用青砖,以上及四周墙壁用土坯砖,房顶用自己烧制的黑瓦建成的房子。那年的夏天雨水特别多,当一家人还沉浸在新房子建成的快乐中时,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就把我们的梦击得粉碎。半夜醒来,伸手一摸周围全是水,连鞋子也飘了起来,我和哥哥都说像小船……父亲在慌乱中一骨碌爬起来,吆喝着我们赶紧起床,原来是房屋后面的山体滑坡,淤泥把房后的水沟全堵住,积水渗过土墙漫进屋里来了。那一段时间,舅舅家的几位表哥背着粮食来我家,冒着大雨陪父母亲和姐姐们一起开展“清淤行动”。天上暴雨不停,屋后干劲十足,真是人定胜天,经过一周的苦战,房后的淤泥被全部清理干净,可是父亲却突然间病倒了。茶饭不思、高烧不退,那时的家里简直一贫如洗,亲戚们东拉西凑了点钱送父亲去了当时的区医院,后来听母亲说那次差点我们就永远失去父亲了!父亲昏迷不醒三天三夜,母亲没有合眼陪了三天三夜,医生当时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可是母亲硬是不信,她一直在父亲的病床前絮叨:“孩子们还小,你得好起来!咱俩的命,阎王爷还拿不走!”当时的我还太小,只是把小纸船放在屋檐下的小水洼里,看着它被雨水浸湿、飘走,希望可以替父亲驱除病魔。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父亲居然奇迹般地好起来了。母亲又乐呵呵地说,“就是嘛,我就说阎王爷还不要咱俩嘛!”

 

(四)日子再难,求学路上尽全力

满七岁那年,我终于背上了母亲用碎布给我拼凑缝制的新书包,走进了梦寐以求的学校。为了补贴家用,我本来还要经历在家照看猪妈妈和小猪仔、给几头猪寻猪草的一年时光才能去上学的,可是母亲扛不住我渴望上学的目光,亦或是为了弥补当年她上不了学的遗憾吧,她咬咬牙说:“日子再难,孩子们还是要按时上学的!”因为来之不易,所以我倍加珍惜。当我把语文数学双一百的考试卷递给母亲时,母亲的脸上笑开了一朵花,她开心地对父亲说,“我就说嘛,我养的女儿不比他们的儿子差!”那一刻,我相信父亲母亲是幸福的!后来的岁月里,无论生活如何的艰辛,父亲母亲都是一如既往地供我们姊妹读书。尽管姐姐们后来还是都在农村,但她们两个高中毕业,其余都初中毕业,当时这在我们那个贫穷的小山村已经相当不容易了!直到1993年,我参加中考,诸多原因,最后仅仅因一分之差需要多交4800元的委培费。这对于当时的我家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我做好了放弃学业外出打工的准备,可是母亲捧着我的录取通知书,眼角却溢出了泪花,她毫不迟疑地说:“这个学,一定要上!钱的问题,总会想到办法的!”泪眼婆娑的我,看到母亲这样,默默地拿着镰刀去山坡上割龙须草了,也想尽自己的努力赚点生活费。是的,伴随着我的三年级学科竞赛“全乡第一”,六年级语数竞赛“全区第一”,我这个“多余人”在家里的地位一下子提高了不少。尽管那时家里条件很不好,姐姐哥哥们都在放学后要干很多家务活,可是因为我总考第一名的缘故吧,我的放学后时间最多就是拿着一本书去放放牛,或者作业做完了去打点猪草。姐姐们不服气,总说我是“放牛不割草,比做官都好!”那个暑假,母亲想尽一切办法,在各位姐姐、哥哥的帮助下终于为我凑齐了学费、生活费6000多元,我如愿以偿走进了“师范”的大门。后来,为了给我攒生活费,父亲上山挖药材、母亲割龙须草,养猪崽……

(五)学会感恩,踏实认真最重要

上中二那年冬天,天气虽然异常寒冷,而我却坚持每天绕着城固师范周边的环城路晨跑。说实话,这样既可以节省一顿早饭,也能锻炼身体磨炼意志,还能让穿着单薄的自己暖和整个早晨呢。还记得那个周日,刚刚晨跑回来,一舍友大叫着说有我的一封信。我迫不及待地打开才知道信是哥哥三天前写的,说母亲突发疾病住院,让我赶紧回家。我来不及多想,匆忙去车站坐车。那时的车真的好慢,辗转三个多小时我才赶到槐树关医院。看到病床上虚弱的母亲,我泪如泉涌。母亲强撑着坐起来,抚摸着我的头说:“傻孩子,别哭了!感谢这些医生,妈没事,就是胆道蛔虫,发病有点急,把你哥吓得怕我不行了。我才舍不得死,眼瞅着生活越来越好了,妈要好好活着,等着享你们的福呢!”后来,我才知道其实那次母亲的命算是从鬼门关强行拽回来的,可是那一刻,却被她说得这样轻描淡写!勉强陪了母亲一天,她就赶着让我回学校,还说学知识要紧,不能耽误!我只得恋恋不舍地返校。还好,医生说没引起肠穿孔,一周后母亲顺利出院。走上工作岗位前,母亲特意和我进行了一次比较正式的谈话。她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要参加工作了,这就是大人了,以后对工作要踏实认真!咱们是山里娃,一定要对人家娃儿们好!要把自己学的知识好好教给娃们!国家培养你不容易,要时时刻刻学会感恩!”母亲朴实的字字句句,对于19岁的我来说影响的确很大。二十多年的从教生涯,不管工作岗位如何变换,我都常怀一颗赤诚之心认真负责,兢兢业业不敢懈怠,这最重要的根源或许都是来源于母亲的谆谆教诲啊!

 

夜已深,絮絮叨叨了这么多,我居然完全没有了睡意。关于父亲母亲的往事,一件件情不自禁地浮现在我的脑际。是啊,人生就是这么奇妙!就像一个童话故事里说的那样:每个孩子都是天上的一颗耀眼的星星,她睁大眼睛在空中寻找,寻找那一对有缘人来做自己的爸爸妈妈!我想,也许若干年前,我就是那颗小星星,我选择了这一对老实巴交的普通人做了自己的父母。虽然他们没有能力给我提供丰厚的物质财富,但是拥有平凡的他们,我,此生无悔!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