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过四月

日子在飞。 我似乎总是被时间推着向前走的,这不,一不小心,我又来到四月的末点。我昨天对芷涵说觉得自己是未老先衰…

日子在飞。
我似乎总是被时间推着向前走的,这不,一不小心,我又来到四月的末点。我昨天对芷涵说觉得自己是未老先衰,先衰就先衰吧!偏偏我又不甘心,会暗暗希望某个不认识的人与我聊起年龄,然后惊讶地:哦,看不出来呢。随便聊聊的图片

今天中午邹先生、芷涵、我一起去接安安。当安安看见我们的那一刻,满脸惊喜。从校园里出来的孩子们个个微倾着背,背着鼓囊囊的书包,让人心生无限疼惜。

中午小炒牛肉丝、蒜薹炒鸡蛋、清炒蚕豆、土鸡炖香干。芷涵说今天的牛肉丝有点辣,我有些惊奇:辣?这是我第一次听人说我炒菜有点辣。想来是她在学校的伙食很是清淡了。

饭后翻《红楼梦》的第四十一回,刘姥姥误闯进宝玉房间,在宝玉床上酒屁熏天,被袭人遮掩过去,默然一笑。起身,瞧见窗外枇杷黄了,油菜也黄了……光阴如电,望着这些属于夏收的景象,说不出心中是喜,是悲。

午后长觉,醒来去看池中小荷在清水中的倒影。雨后天光浅淡,凉风阵阵,池塘粼粼生波。池塘边的栀子花苞密密的,有的很小,有的却已鼓起来了。
栀子树翠色蓊郁,它照着碧水,真正好看的。
沿着池子慢慢扫着,就到了李子树那儿。仰头寻李子,看见一些青果藏在里面,明显地,它们比前几日大了一些。干净的果果啊!

天光中,群鸟争鸣。麻雀、喜鹊、乌鸫、白头鹎、鹊鸲们似乎也晓得四月是晚春,它们在最后的春光里追逐、嬉戏、求偶……

昨晚八点即睡去。很久以来我第一次如此早睡着——对此只有唯一的解释:昨天太累了。昨天与邹先生驱车接芷涵,在看见她的那一刻,想着去年送她到那里,到处空荡荡的,现在,那陌生的小镇,似乎到处都带着她生活的气息。

天又要黑了。
妈妈走过来,说,吃的什么好吃的?哦,这么多菜呀。又说,五一过后,我就准备砍油菜了。辣椒长得真好,还过几天,都快有吃了的。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