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峡狂想曲

1   这个星球本是水做的,“地球”只是我们给家园起的乳名,在浩瀚的宇宙视角里,它是一滴蓝色的水滴,…

1

 

这个星球本是水做的,“地球”只是我们给家园起的乳名,在浩瀚的宇宙视角里,它是一滴蓝色的水滴,悬浮着,转动着,孤独着,流浪着。

 

试着用一滴水的思想去找寻一条河流的前世今生。我们从海洋出发,找到了江河入海的大陆,找到平原与高山,找到河流的支脉,找到了洞穴,找到泉眼,找到溪流。我们化做一滴水,带有寻根问祖般的介质,在日夜兼程的文字里逆流而上,我们找到了汉字,找到了纸张,找到了汉族,找到了汉水,找到了故乡,找到了自己。找到了祖辈耕耘的土地,找到了一滴水以露珠状栖息的原乡,找到了一条河的史诗。

 

带上虔诚与遐想,去映像一条河的千年岁月。

随便聊聊的图片

2

 

洪荒之年,天地浑沌,海陆倒置,雷鸣电驰之夜,大地轰隆颤抖,一声响彻星际的巨响中,华北板块与杨子板块激烈碰撞,大地隆起两座山系,亿万年后人们称其北边的山系叫秦岭,南边的山系叫巴山。两座山系之间撕裂开一条裂痕,一朵积雨云随西南风而来,走过巴山,细雨绵绵,撞上秦岭,大雨如注。

 

秦岭、巴山的千万条褶皱形成一个巨大的收纳容器,丰沛的雨水滋养着它们合围的盆地。从此这里气候温润、物产丰富、土地肥沃。随即有四方黎民相继迁来,汉中盆地成为可媲美江南的鱼米之乡。至此,朝代更替,时光流转,古老的汉中成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汉江从汉中盆地西南部的宁强而来,一路脚步轻盈,一路柔情万种,一路收纳着秦岭山谷间南来的河流,又收纳着巴山间北来的河流。这一段汉江在积蓄着能量,这一段汉江怀揣着对天汉大地的不舍和依恋。

 

过了龙亭和万春之后,江水开始加快了脚步,继而开始助跑,翻滚、跳跃、惊涛骇浪间尽显劈山断谷、一泻百里的不羁个性。这里的汉江是少年,有滋润万物的馈赠,有吞噬土地家园的狂荡,不可预测,不可驯服。这里的汉江,是成熟的青年,张驰有度,决裂又勇敢,奔跑出巨浪,舒缓、喘息出滩涂。千帆过尽,他有托举的双臂,他是载体,木舟、铁船、码头、通达过往与未来。

 

从历史的基点出发,我们的足迹曾与万千条河流相遇,我们都有属于自己最亲近的一条河流。它可能只是一条小溪,而故乡的范畴,就是梦中河流所淌过的地方,它是故乡的灵魂,是认知的原野。

 

黄金峡,就是故乡与异乡的临界点,是千百条故乡河流的集合地。去黄金峡,就能找到一条汉江的历史与过往;去渭门,就能找到黄金峡的史诗,听得见那激荡千年的乐章。

 

 

3

 

在渭门村的渡口久久地伫立,悠悠汉江水以舒缓的身姿而来,很快就占据了视野所及。河岸滩头,白沙如玉似缎,平添着属于河床的那份洁净、原始之美。河洲之中,绿草茵茵,牛羊点缀其间,复古着乡村该有的本色画卷。河畔之上,村落依河站立,旧舍、新楼、小街、店铺错落有致,在宽阔的汉江面前,河流的表相不再是依偎着村庄,它更像是这片土地的主角,千百年来,村庄与乡民做了河流的守护者,他们坚毅地从岁月深处而来,生生不息至今。

 

寻找黄金峡,就去渭门,要驱车走公路,不走水路,必须星夜兼程才能赶上那远去的岁月,还有那快马扬鞭走失的时间。

 

与渭门相遇,就去暮色里的古渡口走一走,天空高远,江水舒缓,村落幽静,碧水云天倒映着远山,水鸟的鸣叫,低频的桨声,从宁静的江面而起,落在江面的宁静中去。移步登上那过渡的小船,大胆一些,站在船头上去,宽阔的河面是你的中心舞台,船舷两边的波浪是你潇洒的衣袖。从此岸去彼岸,再调转船头回来,人生的多少来来去去都仿佛在这一瞬间上演。

 

渡口,是思想走向无尽原野的起锚地,来看渡口的人,都能找到你想要的那部分失去。古老的渡口懂得每一个过客的心思,将那份远离喧嚣的宁静之美做为信物,人与渡口持有一份约定百年的缘,此后一别,互致思念。

 

去渭门,就去看看渭门渡口,或是白沙渡,走上小木船,笨拙地划几下小船,听一听桨声,那声音和来自汉朝、唐朝、大宋年间的同频。

 

如果江面只剩下你和老船工,这一帧画面,与大明一位乘船去长安赶考的书生相似。登上马达轰鸣的机动船,看时代的划痕打在千年渡口的波澜上,苍凉又唯美。

 

去黄金峡,就到还珠庙的峡里喊几声拉纤号子,身体要前倾,脊背可以弯成弓,向一条母亲河的峡谷俯首不是懦弱,而是敬仰。如果觉得时间带走了黄金峡什么,就用方言和俚语喊几声,面向奔袭而来的汉江水,声音要尽量粗犷,大山会回应你几十声呐喊,那声音有羽箭的穿透力,有青铜一样的质感。

 

用双手去寻找河岸岩石上的指印,用细腻的指纹解锁祖辈的苦涩。

 

在河滩的沙子上画一个船队,丝绸、粗布、皮革、生漆、白银、胭脂满船,这些可几笔带过,帆与纤绳要用粗重的线条,拉纤人的身影,用铁锤和钢钎凿在巨石上,不用凿姓名,多少祖辈的脚印和迁徙都曾到过这里。在船头装上盐巴,有等同汗渍的咸,船尾盛满茶香,等同巴山的四月清风。

 

如果你所幸找到一条拉纤的小径,可以展开无限的遐想,整条汉江都是你的思想通道,满河的石头都是你可用的文字。

 

 

4

 

黄金峡的善是水做的,是船、是舟,人们可以将这些高高地托举、可以心口相传,可以承载千年;这里的恶是水做的,是漩涡暗流,可以一石激起千层浪,万夫所指、万劫不复。

 

九十里黄金峡是一部故事典籍,是一部教科书。孩童、村妇、长者、船夫、舵手、太公、僧侣、纤夫、商贾、渔夫、铁匠、木匠、放牛郎…………人手一本。

 

懂得一条汉江,就能懂得这里的过往与今生。那些皇权法典都标榜在锦书上,而黄金峡的子民却把人情世故、礼仪忠孝、处世之道、仁义道德、善恶因果、历史风云、英雄、贼寇、智者、愚昧、宽广、狭隘…………都写在一条黄金峡谷里。

 

古往今来,如果那些石窟是有型的信仰,有绝美的线条,有斑斓的色彩。皇宫、雀台,琼楼玉宇有权贵的威严,而黄金峡的故事却是粗犷的,棱角不经雕刻的,不带丝毫含蓄娇媚,直接又直白地镶嵌在这片土地上。在黄金峡里,每一座山都有神话赋予的名字,象形又逼真,抽象中带给人浮想的留白。那些神话直抵人心,又随意潇洒,那些故事串联着历史,又与地理人文环环相扣,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遥相呼应。

 

 

5

 

二十四个望娘滩,是汉江上游沿河儿女对故乡的再次凝望,是聚集在一起的留恋、乡愁大集合。淌过故乡的河流,每一滴水与人都扮演着人水有情、人水有恩。用“一江东去千帆尽”的惆怅表达这份不舍显然是苍白的,轻描淡写的,这样不够深刻,这样不够大胆,必须让一江逝水流年化做一条蛟龙,三里一回头,十里一摆尾,风起又云涌,这样才配得上汉江的汹涌之气势。

 

二十四处白雪滩,二十个故事,是船工、水夫的航标,是男儿与惊涛骇浪、与血泪生死角逐的斗兽场。是女子柔情似水、贞洁忠情、彰显慈爱伟大的宣讲台。

 

一条黄金峡,装下故事万千,世间善恶人情都囊括在内。千百年来,九十里黄金峡是一块大铣床,不断淘洗,不断沉淀、不断翻滚,不断雕刻,不断筛选,不断取浊留清,不断发酵,不断去繁就简,把幽香迷人藏在了繁华之外的深闺之中。

 

在这里,朝代更替,苦难与荣华随风而去,只有一条河供人们瞻仰与歌唱,供人们呐喊与舒缓情感。

 

6

 

黄金峡的神话缔造了传奇,放大了喜悦,抚慰着苦难和疼痛。神话是高悬的利剑,惩治邪恶和贪欲;神话是救苦救难的百草药,支撑起精神,疗愈着病痛。

 

挡住河流向西的山是玉帝的玉印和天猫,那是天理昭然,神圣不可违背。

 

屋后的大山是天庭下凡的五佛,与佛共居一片山河,灵气、仙气、景致就不言而喻。

 

救下白龙公主的哈号,得到了万能宝珠,化身蛟龙,痛别慈母与家乡,那是勇敢的化身,是一条河流与平凡人的伟大置换,河就是人,人既是河,时间加持着覆水难收的自然法则,人们遵循着、顺应着。

 

搭船的十个乞丐,得到员外船主的斗米之恩,变化成十尊金佛,平民就是佛,佛既是平民,平凡蕴藏着崇高,崇高来源于平凡,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佛。

 

富家千金莲花女,钟情于忠厚、勇敢好助的穷小子翁子。救命之恩,千里寻觅,千里汉江姻缘一线牵,跨越了地域,跨越了门当户对的俗理,跨越了世俗,歌颂了传统爱情的纯洁与高尚。爱情是凄美的,殉情江水、点石成金,化人为石,凄美又悲壮,叹息中寓意出千古绝唱,故事虽然独立,却紧紧依附在古往今来人们的大众情感上,只有悲壮和残缺才是美的另一种至高诠释。

 

 

7

 

当一条河流奔袭到时代的前沿,时间总是张开推陈致新的巨手将一切变幻。

 

飞速的车轮淹没了江上渔火与桨声;飞驰的高铁将千里马抛在疾风之后。快与慢在交织着,对峙着,人们在飞速的时代齿轮上飞转,用喘息的间歇去回味一条河流带来过的慢时光。

 

如今,汉江和九十里黄金峡端坐在时代面前,供人们临摹与书写,辉煌与落寞,闪烁与暗淡都是执笔者的墨彩。历史过往像是一个笨拙又可爱的老人,总是在时代的“广场”诉说着曾经的辉煌和美好。

 

一条河流回归到万千滴水的流淌通道,脚步归属于原始却日夜奔流不息。如同万里长城失去了防御外敌的功效,但是失去置换出了伟大与永恒,失去升华出了信仰与文明,犹存的珍贵,供人们永久的赞叹与传唱。

 

如今,站在黄金峡的山谷中,昔日黄金水道的辉煌已经散尽。走近锅滩渡口、渭门渡口、白沙渡,渔船都上了岸。只有那:一人、一船、一渡口的萧条景象映衬着这里的美丽与宁静。走在渭门的小街上,老人、留守妇女和儿童成为守护河流与这片土地的主力军。萧条与寂寥复制着中国万千农村的现况,让人的思绪不禁触及到乡情与乡愁,还有关于一条黄金水道的美好过往。

 

但是,文学与乡愁不该是负重的,不该是带压迫感的,失去不是放大的疼痛,所有的失去都在孕育着一个更美好的新生。所有的寂寥与萧条都是美的另一种呈现方式。

 

8

 

如果你有闲暇时间就来黄金峡,就来渭门吧!

 

在雪白的沙滩支起帐篷,等千年之前的那个黑夜降临,点起马灯,撒开渔网,捕获亿万年的星辰。

 

举起火把,骑上黑骏马,相送一程日夜兼程送荔枝去长安的差役。如果他们在唐兴寺里交接带着露珠的荔枝,就请他们在渭门的河洲之上席地而坐小饮几杯,荔枝当主食、荔枝酿的酒,荔枝摆出的子午道地图,还有关于荔枝的爱情和皇权故事。

 

如果有人醉了,就告诉他们真相。千年后的神州景象,人们足不出户,马不行千里就能吃到新鲜荔枝;人们不再舟车劳顿,纵然置身千里之外,也可一日抵达长安。

 

去渭门,就在渡口对岸的河滩摆坛设宴,邀请黄金峡里最后一个太公坐上席位,很快就有汉口的王员外、莲花女、翁子、和四方神仙入座。

 

话说那王员外,不住十堰或襄阳,为何家住汉口?

 

原来,黄金峡的先民在编著传说时早有了深远的伏笔。那汉口即为千里汉江之尾,黄金峡为汉江上游,那船头摆三支长篙的崇高船帮礼节;逆水千里为女寻救命恩人,替妻还愿的王员外不仅家财万贯、还深明大义。赞美了汉口王员外,就赞美了千里汉江所有的沿河儿女,这样的神话与传说真是神来之笔。

 

人们的思想是无形的双手,千里汉江是一首千年之歌,黄金峡人是这首歌的谱曲者、起唱者,领唱者。这些美好或略带凄美的传说故事,彰显着汉江沿河儿女的情感和精神家园。每一个故事,每一滴汉江水都收纳着万千故乡,代表着一方文明的基点,是中华文明一块耀眼的个体。

 

 

9

时光飞逝,大浪淘沙,黄金峡是一个硕大的洗床,筛选、淘洗出了黄金一般璀璨的过往。也筛选出更加珍贵的一江清水穿秦岭、济渭水。一滴水又回归到生命源泉的属性,肩负起滋养大地的神圣使命。

 

黄金峡是一部史诗,装着一条繁华水道的兴衰史,装着商贾、船队的财富,装着沿河子民的血泪情仇,装着寻常百姓的爱恨离别,装着神话与传说。不久后,它将在高峡平湖里沉睡,使人们不再拥有。那时,黄金峡的名字将镶上黄金一般金贵的外衣,在这些流逝中,不可得中,只有站在时代的面前,远远地看着,在远去的回望中变得更加珍贵,贵成金子,贵的金光闪闪,似一道光,通达到每一个人的心灵故乡。黄金峡啊!黄金峡!它的名字已实至名归,那一片山河故里就更加美丽灿烂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