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成是生活的常态

昏天黑地的睡了一觉,醒来,已是五月。 一年多来,好像再忙,每日都会随手记下几粒小字,或编辑几篇小朋友的文字,再…

昏天黑地的睡了一觉,醒来,已是五月。

一年多来,好像再忙,每日都会随手记下几粒小字,或编辑几篇小朋友的文字,再不济,也会放上几段我爱的书摘文案。

所以啊,这断更的一周,足以说明,是真的没时间!

随便聊聊的图片

四月二十七日,封闭通稿的第一天。

晚十二点前发了张深夜灯光下工作的图片:一间不大的屋子,每人面对一台电脑,手边摊开N本的参考资料……朋友说“这架势,像特工组”。

忽然就有了满满的画面感,忍不住笑了:哈哈,还真是。没错,这是一项大工程:编写作业设计。规范地说,是“河南省义务教育阶段基础性作业编写”,由郑州、许昌,濮阳,济源分别承担三到六年级其中一个年级的编写任务。

 

 

其实这个任务是从学期初就开始的,先是梳理教材上的知识图谱,然后编写习题。而要完成的这些都是在正常的教学时间之外,所以这期间经过线下线上的无数次会议,一稿二稿N稿的无数次推翻重建,现在,终于到了最后的通稿环节。

依然是一个一个单元的过,一个字一个标点的审核,题干如何表述更简洁准确,阅读语段如何能既考查内容又练习表达,有时一道题甚至会讨论上半个小时,所以进度极慢,所以只能尽可能的压缩吃饭和休息的时间,所以常常是楼下一遍遍的催促饭菜要凉了,大家才极不情愿地停下手里的工作。

白天的时间不够,晚饭后立刻投入“战斗”,最常说的话是“怎么又到吃饭的点儿了!”“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发现晚上十一点过后,脑子已经不清醒了,每个人都是头昏昏而眼蒙蒙,且因坐了一天双腿双脚都是浮肿的,遂改变“战术”——第二天早六点开始。

 

 

 

第一轮通稿结束,题型和表达基本确定,我们笑称只是拿到了新房的钥匙,因为还是毛坯房啊,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精装修”。

因为我们编写的是三年级的作业,要求就是活泼有趣。所以,各种大大小小的边框插图,各样形形色色的思维导图,每一个装饰小画的位置颜色、卡通图片的动作表情,都要仔细斟酌。明明只是语文老师,却偏要做“美工”的活,且还要精益求精。

于是,一个“胡萝卜先生的长胡子”,小娟一段一段的粘了将近半个小时;一个“小溪淙淙,流向河流;河流潺潺,流向大海;大海哗哗,汹涌澎湃”的思维导图,从草稿纸上的手绘到电脑上的成品图,晶晶用了将近一个小时。为了找到更多合适的边框和配图,所有人买了稻壳会员,只要有需要,群里哗啦啦就会发上一大堆。常规图,鱼骨图,饼图;加边框,加底色,裁剪;调色板,取色器,项目符号……真的是每天都在get新技能。

康康说感觉这几天,审美都提高了好几个档次。

 

全程封闭在酒店里,全身心只做这一件事的时候,会发现,思维的碰撞真的很重要。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用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可总是局限在一个圈子里跳不出来。可当一群人在一起的时候,每个人都在思考,都在发表见解,彼此影响又彼此帮助。所以午饭后收拾好了行李,退了各自的房卡,仍留下了一间会议室用来继续工作。

不知不觉又是到晚九点多,可我仍然选择步行回家,因为感觉太久没有好好走路了。当我拉着行李箱独自走在黄河路上,看着明亮的灯光,来往的车辆,还在工作的挖机和铲车,还有那些为工程早一日竣工的修路工人们,想到我因步行先行离开时还在工作的小伙伴们,心里满是温暖与感动:他们,都是最美的劳动者!

 

 

 

 

回到家,再次交换检查审阅,直到在一审的时间节点前完成八个单元的打包上交,才总算是松了口气。然后,便是各种的困,昏天黑地的睡,梦里都是哪里的拼音又掉了一个g,哪个插图又动了位置,哪道题又出了错图片

 

周国平说“未完成是生活的常态”,只是想用这些图文记录下这段“并肩战斗”的日子,当然还会有接下来的二审三审,但请相信,以梦为犁,才会乐此不疲。每个时代都会,悄悄犒赏勤奋的人。

劳动节快乐,致敬每一个努力的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