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恋歌

五月恋歌   父亲继续用细竹给豆角搭架 三根一组,锥形 这是五月的上午,薄晴,微风 枇杷黄了 桃子又…

五月恋歌

 

父亲继续用细竹给豆角搭架

三根一组,锥形

这是五月的上午,薄晴,微风

枇杷黄了

桃子又长大了一些

 

在五月的窗前

栀子长得很高,花苞

翠绿的身体,有从记忆深处颤动的白

带着些微的欢喜

在夏日的马尾辫上

 

更接近于白云。哦,它让我想起

从前的我也很可爱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们都是认真生活的人

 

早上的爸爸精神头比下午明显要好一些。他在菜地梭巡一番后继续给黄瓜、苦瓜、豆角搭架,这次他用的细竹,与他以前插进菜地的旧竿一起绑了,看起来美观又牢固。妈妈说,你爸如果走我前面了,我是不会做这些的。到时候,我就种点不搭架的随它去。

 

菜籽的颜色越发往黄里转。

立夏一定可以砍了。

妈妈望着菜籽与爸爸说。

爸爸点头,说,这几天晴。趁天晴砍了好。菜籽不能太老了砍,要不然,糟蹋了划不来。

 

李子今年结的有点多,好几根枝子压得垂下来了。桃子还小,可我今天看见被风吹落的一个,有兵乓球那么大了。

这里掉了好大一个桃子,可惜了。

我大声说与妈妈听。

妈妈走过来看桃子,又抬头看桃树,说,这也没法,到时候还不是看老天给我们几多吃就几多。

 

中午,我与芷涵、安安一起逛街。她们俩在“外婆米线”吃面,又去“冰雪蜜城”买冰淇淋,在“余味中点”买蛋糕、蛋挞……后又买菠萝,还排队半小时买到酸奶大麻花。

芷涵说,我怎么全是买的吃的?

我说,你难得回家,还有你妹妹毕业季,一直抓得紧,难得放松,再说,她也是爱吃的人,她和你一起,也是沾你的光。

到底是节日,街上的人比平常还是多了很多。

 

下午回来,给妈妈炒牛肉火锅,她说我炒的芷涵、安安喜欢吃。我说,不是我炒的好,是她们习惯了我做饭的口味。

妈妈今天的菜式很丰富:春卷、蒸肉丸子、鸡爪、鱼块、扣肉……满满一桌子菜,我感觉还是清炒的莴笋最好吃。妈妈还是老习惯,喜欢准备大鱼大肉给我们吃,我现在却是最喜欢吃新鲜的蔬菜了。

 

晚饭后与从武汉回来的阿姨一起散步,她聊到她的儿、媳,说现在的年轻人在大城市工作压力大,生存压力大,又说现在两个孙子,媳妇的产假马上到期,得上班了,她一个人忙不过来,姨夫得过去帮忙了。

 

想想,我们都是认真生活的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