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年华,给予了流离

我生于村落乡野,非书香世家,居土砾小院,非亭台楼阁。我记事起,母亲便是白天种田,晚间煤油灯下,吱吱的纺棉。那时…

我生于村落乡野,非书香世家,居土砾小院,非亭台楼阁。我记事起,母亲便是白天种田,晚间煤油灯下,吱吱的纺棉。那时没有钟表,有月之夜,需看月亮的位置,可知几更天。有时夜间醒来,母亲依然没睡。或是纺棉织布,或者是在做针线。 尤其是冬天,天黑的早,我感觉我已睡了大半夜,母亲依然还在做着针线,有时是为了我们赶做棉衣,有时是为我们缝补鞋袜,我印象中的母亲,从未闲歇过。

随便聊聊的图片

母亲的一生很是坎坷,自幼丧父,年少家族落魄,从一个衣食无忧的富庶之家,沦落为食不餬口。好在外婆是一强干之人,带着母亲她们姐弟三人,度过了那段艰难岁月。吃过苦难的母亲,终生惜粮为简,从不浪费一滴油盐。

 

母亲常说,水要细流,方能持久。因此,母亲一生都节衣缩食,从不铺张浪费。寻常日子里,生活及其简约,有时一把青菜,拌入少许白面蒸熟,便是一顿晚餐,有时一个馒头,一棵大葱,也可吃得津津有味。鸡鸭鱼肉也吃,青菜煮水亦可,从无怨言。

 

直至晚年生活富裕,一样坚持素简。作为儿女,总想弥补母亲曾经所受之苦,无论衣物还是饮食,都想给与最好。可母亲总是说,衣物太多,已是浪费,今生不可穿烂,食物充饥即可,不可过多。不求富贵荣华,只需儿女双全。粗茶淡饭,家人皆安,胜过锦衣玉食。

 

每次母亲来我这里小住,饭食上总觉我太过于浪费,常责怪于我,看我丢掉的残羹剩饭甚是心疼。母亲常说:“饱汉不知饿汉饥”。没吃过苦之人,哪里懂得粮食的珍贵?母亲还说:“一米救心慌”!这些我没经历的,断然体会不到。

 

近日来,母亲从前的很多画面,总能浮现于眼前。比如幼年时,每逢过年,母亲都是白天忙于置办年货,夜间为们姐妹几人赶制新衣服。每当年三十的上午,我们都能从头到脚的穿上新鞋新衣,这是我幼年最为骄傲之事。因为我的同伴们,只有初一早晨才能穿上新衣。还有就是每当做了好吃的美食,母亲总是看着我们吃,我妹从小不喜欢吃肥肉,每次看到,就毫不犹豫的放入母亲碗中,母亲不怒不怨,温柔相接。

图片​
比如想起无数个夜晚,母亲田间劳作晚归时疲倦的模样,总忍不住伤感流泪。记忆中的母亲,从不惜力,家中大小事宜,皆由母亲操劳。尤其是农耕时节,母亲总是早出晚归。为了不影响我们的学业,下田之前便把早饭做好,每次我醒来时,饭菜已在灶台上放好,母亲已迎着晨辉在田间劳作。母亲一生虽目不识丁,但母亲说出很多富有哲理的话语,让我受益终生。

 

自十几岁起,为了寻求自己所为的理想,背起行囊离母亲而去,从此让母亲终生牵挂于我。如此算来,我与母亲相伴的日子,也就不到十年的光景,幼时不懂世事,成人之后,与母亲聚少离多。每次回乡,我都不愿提前告知,母亲一旦知晓我的归期,便会昼夜不安。每次离别,我从没勇气回头去看母亲不舍的目光,害怕深邃的情感,会穿透薄弱的背影,直抵忧伤的心灵。

 

每一次回家,我喜欢与母亲一起下厨烧火做菜,在做饭的过程中,有聊不完的话题。说说她的过去,我的现在,还有那些外面的世界。有时白日里说不完的事情,晚上与母亲同床而眠,还会说上很多很多,有时我亦不知自己已睡去多久,醒来时母亲还在对我说话,很是愧疚。

 

人世割亲舍爱,本让人痛心不已,更何况我是委婉心肠。此生此世,我再也见不到母亲那熟悉的面孔,吃不上她亲手做的饭菜,听不到她不厌其烦的诉说她的过往。每念至此,禁不住泪如雨下,万般的不舍,可我拿什么去换人世间的生老病死呢?明知病痛无可取代,富贵自有天定,聚散离合当随缘,可有几人能心情不惊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