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父亲的一生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土坯老房子,从房子倒塌前,修修补补,至今住过四、五代人了。父亲去世时,我最小的弟弟那时才七岁,…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土坯老房子,从房子倒塌前,修修补补,至今住过四、五代人了。父亲去世时,我最小的弟弟那时才七岁,房子归属自然后来是母亲和小弟用有。母亲二〇一八年冬季去世后,小弟一直在外打工。二〇二〇年雨季,几间房屋彻底倒塌了。盆盆罐罐都塌坏了,总之屋中的一切无一幸免!栓棒木檩条只能做柴火。在一个被塌坏的抽匣里发现一个红本子,拂去上面的尘土,细看,是父亲的残废证,见物生情,父亲的影子在脑海中闪跃!

随便聊聊的图片

小时候喜欢听父亲讲他参加打仗的那些事儿。父亲是国民党时拉去当兵的,不久就和日本鬼子干起来了。一次战斗在山西,仗打到快要结束时,枪里已经没有子弹了,他们三个人对付一个日本兵。日本兵拼刺相当利害,拼搏一上午,硬是没有输赢。三个人成三角形势,周旋半个小时都没有打到日本兵,突然用一个眼神好像三个人默契的领悟到了什么,那天刚下过雨不久,拼到一个水滩旁边,三个人会意,转正面一个方向,加紧突刺,此时日本兵只有招架之功,无还击之力,招架,后跟,仰倒掉入水滩,三人顺势生擒,日本兵叽哩呱啦喊着什么?反正我们听不懂。

说到日本鬼子,父亲总是咬牙铁齿,非常愤怒的样子。因为我们汉中洋县人在那时没有见过日本鬼子,特别是年轻人农村人,对日本人在中国的所做所为一闻不知。 八十年代前生产队都是集体干活,锄草时全村老少都一起干。休息时大家都围着父亲,特别是孙子辈的,七嘴八舌,喜欢问这问那,很想听父亲讲述打仗的那些事尔,半大小孩子最爱听。又一次父亲讲了生擒日本鬼子前的一件事。

那次、日本鬼子在山西屠了一个村庄,烧杀抢夺,无恶不做,他们赶到时,日本鬼子撒走了。发现一位姑娘气息淹淹?他们几个中国士兵给姑娘穿好衣服救活后才知道姑娘被十几个日本兵轮奸,命在旦夕。从次后他们对日本鬼子恨之入骨,所以日本兵拚刺再好,也敌不过中国人的满腔仇恨!一九四七年父亲投诚刘邓大军太岳军区八纵队三营七连,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从此参加革命,参加了解放山西运城的战斗,仗打的非常、凶,十分急烈,到黄昏时一颗炮弹落到身边什么都不知到了。醒来后是夜间,四周一遍漆黑,自觉的腿上疼,站不起来了。一摸血糊糊的,才知腿上受伤了?周围静悄悄地,无人应答,于是就无方向的爬,遇到几块土包就停下来。天亮才看到是个乱葬坟地!三天四夜昏了过去,后来醒来趟在屋里床上。听说是山西老百姓把他救回,送到军营的!

小时候看到过父亲大腿上50、60Cm的伤疤,讲到两块伤疤,父亲说永远不会忘记的军医也姓宋,恩情太重了。具体名字我现在忘记了,当时炮弹皮钳入大骨和小骨中间夹缝里,手术非常麻烦,药品也极缺,用绳子把他捆在木板上,宋军医才说:目前有两种方案,我简单方法是将这一条腿锯掉,能保住你的生命…父亲脾气爆燥,勿等说第二种方法,他就大骂宋军医,骂不绝口。等到无力再骂的时候,宋医又说第二种方案,你要能忍受,很痛,时间也要得长,才能将两块弹片取出来,忍不住时想怎么骂就怎么骂,只要你有力就有气,有气你就骂!有可能将你痛死,能活着你会是个健全人!最终他的忍耐力特强。在骂不绝口的形势下宋医生为他成功的做完了手术,一笑解千仇!后来宋医经常看他,问长问短,按父亲说,“骂宋医生骂的实在难听,人家始终没有怪他,大气,凭良心说,现在我还算健全,多亏这样好的医生!不过遇到天气变卦时,父亲总是腿疼的难受!经常吃生三七和铁棒垂药物,或抓到土蟹蟹搭白酒解疼。

汉中得到解放后父亲才回的家,当时家中只有祖父祖母二人,两间破房。大伯父一家土改后到黄东弯居住,听说还有个小叔也被拉兵,始终杳无音信。

父亲是共产党员,没有文化,退伍回家之后一直担任生产队组长。按他自已说的,曾在县民政局报到時,领导和组织给安排工作?可干不了?就想回家种田。干劲可大了,处处以身作则,不怕苦,不怕累,埋头苦干,对上级织的任务工作不折不扣,积极恳干,在群众中有着很高威望。组织和领导经常表扬。曾记得家中侧面墙上贴满了他的奖状,小时候我们也感到光荣!

每年夏收和秋收后,要交公粮。父亲总是严格要求村民把粮食选的干干净净的上交国家,交好粮,交干净粮。还说,给解放军人民子弟兵交好粮是我们的责任,更是良心!那时要求每家生猪呀,鸡蛋呀及时足额给国家上交。说句不改露底的事?每年端午我们小孩子和祖父祖母每人一颗鸡蛋,父亲和母亲都舍不得吃?每年春节初一初二能吃到肉。小时候有个童谣现还记着:初一初二还罢了,初三初四就差了。前两天生活好,后又开始正归包谷拉拉,稀饭。父亲要求我们家样样要带头。父亲吃饭很快,三抛两咽,大忙天,饭碗一放,前脚出户后脚还在屋里,忙喊出“上工了~”吃饭如此之快,有时家中开玩笑说“是不是贼惗来了”父亲说:是在国民党部队逼出来的,国民党部队大灶是士兵吃的,火夫饭刚做好,当官的缺德,抓些生谷放进去,这样你三挑四挑,吃饭时间有限,吃不上就饿肚子。集合去迟了乃个鞭子!另一个方面要时常准备打仗,很多时饭刚端到手,战斗打响了,那还顾的上吃饭,生死一舜间。

父亲在领导农业生产上有很多方法。那时生产条件差,资料也很短缺,可是在我们生产大队,第一个建起了米面加工厂,方便了群众生活。一九七四年拖他侄儿在宝鸡市买回手扶拖拉机,压花车,耕地用上机械化,也是第一!买拖拉机时只给侄子说:“这是你给宋家村群众帮忙哩,好事”就这样一言了事!几个人吃喝住由侄子全包,一文不给!那时做饭全用柴禾。吃饭也是人们第一件大事,每年有很大一部分劳动力得去北山秦岭上去收柴禾?那时我才九岁,逢星期天去收柴。于是,利用冬闲时组织集体到南山买坡砍柴,化小钱能备足全年柴禾用量,柴砍好后,利用汉江河,用船载运往龙亭镇龙嘴岸边,再分到各家各户,这样省钱,省时,化算多了!又是一个寒冬腊月,当满载柴火的一艘船,船老大喊着号子,响彻汉江河道!宋家村人做起纤夫,沿江逆水而上,虽然纤夫们满脸汗珠,但能看出满载而归的喜悦,当船行走到黄金侠,正是上滩时候,船老大的喊号声急楚用力,可用的上声斯力竭一词形容!“叫老子哩!!!快加劲呀~不用劲呀!舟不动呀!”这时不管船老大如何声嘶力竭的叫喊,甚至叫骂,船就是纹丝不动,戈浅了!最危险的是,船头俱水上涨时间长了,纤夫们后续无力了,水冲船而退,会造成打船!船打破,成为太工舍船客舍货,这在汉江河有发生的。

汉中汉水两岸的人都知道!夏秋两季涨水,洪水大涨无边。滔滔激流冲两岸,淹庄稼毁良田。冬春季水无源,趟江过不用船。漕河客货亱夜忙,就怕滩坎戈浅!正直腊月,秦岭山间冰冻,汉江河水小,深浅不一,载重船行到浅水处(也就是坎)会戈浅,如果没有经验,往往造成不谌设想的局面发生!就在大家心惊肉跳的时候,船工将一根早准备好的木棒,插入船头一个园形孔洞中,稳定了船,防止船头转身和到退。第二计是让人下去背船?哇!哇!冰冷的江水,沿江岸边刀锯银错锁着水岸,岸上霜白耀眼,船老大一言出口,所有人身颤心寒。眼看一场大难即将临头,刻不容焕!这时只见父亲二话不说,脱掉棉衣!告诉船老大“你指挥我们下”扑咚一声跳入冰冷的江水!这以下感动了所有人!接着村里的年青人也一齐跳下去!有宋继庆,宋继孟,宋继森,宋继祥,宋森,宋怀荣,宋怀玉,宋怀德等。此时船老大含着眼泪又喊起了号子“水下面,有勇士呀!拉纤的呀!要用力呀!一鼓作气,别松劲呀!拉过坎头,好歇气呀!——!”

经过一个多小时左右,大家齐心协力,背的背,岸上拉的拉,把不希望的船硬拖过了滩头!说也奇怪?此时此刻风从下河括了上来,船老大高兴的喊出!所有人赶快上船!船工老二快准备挂篷!这篷其实就是船帆,帆字同翻字是同音字,船老大很计违的,任何人都不准说帆字?谁说了就会打耳光!那时我才十四岁,有这样的好眼隙!欢蹦乱跳向船上跑去。水下背船的人一个一个拉上船,船老大不住的点头弯腰召乎他们!见到父亲更是尊敬有佳!等大家都上了船,一切准备好了,船老大从船仓抱出一罐秦洋大曲白酒,具有三十斤,首先斟了一碗,含着高兴的泪花双手捧着送给父亲!同时扑咚一下跪在父亲面前,作揖告谢,还口口声声念叨“你是活仙人,是我的祖宗!——”父亲酒到嘴边,没顾的喝赶忙把船老大扶起,口里想说什么?但上牙打着下牙,啥也说不出来!此时我到读起了毛主席的一句诗“天若有情天易老,人间正道是苍桑”那种不太宏大的场面,在当时我认为真能感天动地!当船挂起风帆,两位船工手执竹镐,货船自动航行,梢工喜悦的号孑歌声!“太阳一出照江面,风尔吹去浓雾散,苍天给咱上河风,总位座船不拉纤,大家座稳我把舵,争取明天到洋县!——”此时大家真的高兴,一个个说叨,苍天有眼。这一年腊月此件事传到村里,人人都目瞪口呆!裂齿将舌,赞不绝口!

那时父亲经常以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家庭每个人。有一年夏收时就发生过一次家庭矛盾?大概是星期六,父亲到公社开会了,正是收割麦子的时候。那天放学回家,母亲对我讲:对面坡上捆麦,人家孩子都去捡麦穗向回家拿,你也去捡,!于是给我准备一只篾笼。我去的晚,但看到捡麦穗的人很多,有些大孩子早去的已经捡够而归。我很笨,东凑凑西转转,只捡那另散掉落的麦穗,很长时间才捡到少半笼。突然有人说我父亲开会回来了!吓的拾麦穗的人四处逃散!父亲回村后不知听到了什么或看到了什么?急冲冲的向地里跑来,看到我也在,经直赶到我跟前,夺过笼子,一脚将一个好好的篾笼踩成了扁扁?非常凶恨的大声叫:“谁让你带头向回家捡麦穗的,这是集体的!你们其它人都把捡的麦子放下!不准向回家拿。”看到父亲的凶恨举动,当时就把我吓哭了,哭着向回家走去,还怕挨打,坏了的笼子也不敢拿走!回到家,见到母亲哭的更伤心,上气不接下气,连话都说不出来。,后来我断断续续说了原为,母亲也很生气!连着好几个晚上也没做饭,收工后父亲回家,把那只蹋坏的篾笼带回来了,一看冰锅冷灶,问怎么没有饭?母亲没好气的回答:没粮食了,都别吃饭了,水缸里有凉水,喝去吧!全村的孩子都拾麦穗拿回家了,你怎么管的!你能的很,还将咱家瓜娃的篾笼蹋坏,——。父亲回答:“我就是要蹋自家的,我是生产队干部,好事要带头,这事不能让你们参合”一边说一边找火柴准备将蹋坏的笼子点燃。母亲见状干紧夺回去,母亲是个非常勤俭持家的妇女!家中里里内外啥都干,老少十几口人,縫缝补补,缝衣做饭,放线织布,绣枕做鞋。后来将坏笼子摆弄成原状,用破布片裱糊,装面粉都能用。由于母亲的巧手及能干,父亲从来不在母亲身上发脾气!

一九七六年,父亲突然倒下了,住洋县医院二月多,确病半身不遂。父亲的病家中始终没有放弃过,困难再大,变卖家中所有东西,想尽千方百计,能拉的拉,能借的借,按母亲的一句话叫“借钱借的人断路稀的”!家中其它人一分钱也不敢乱用。这里举一个例子,一次访问到谢村有个老大夫看此病看的好!于是我用一辆人力车把父亲拉上去求医,那年月到处都是土路,非常难行,其它姊妹都小,读书,我是老大,求医买药基本上是我。宋家村距谢村大夫左震旗家有六十多里,大早天不亮从家走,晚上天黑能赶回家就不错了?那日医生找到了,病也看了,药品也拿到了,但身上分文不剩!走过洋县城时我告诉父亲现实情况,父子二人还算互相凉解?共赴患难,无话可说?走到吳家山开始上坡了,姓曾的家门前路特别陡,我用尽全身力气,浑身已经汗流夹背,正在一步一步向上爬着,父亲叫唤!本来有病之后语言不清,半坡上我也不敢停车?车也停不住呀!倒退下去是很危险的!可是父亲急了顺车向后溜了下去,正好给我来了个狗吃屎!向车后一看把我吓坏了?车子一顺,赶紧去扶父亲。原来父亲是心疼我,觉得二人一天水米勿进。难以拉他上坡!此时看到儿子满脸的汗嘴上的血,心疼说了三个字,“歇会吧!”歇了一会,我扶父亲上车,父亲执意不上,向车侧走去,用那只好手抓住右车邦,让我上坡!父亲始终是个好强的人!我们都当过兵。就这样二人坚强不屈的同路而行,慢慢的爬上坡!

一九八一年父亲病逝!两个共产党员走了一个,当下两间土改时的房屋“现在倒塌了”,还留下一笔不小的外债,供子女偿还?小弟宋天君至今房屋倒塌,无家可归?但老父亲给我们留下了永垂不朽的品质!革命战争中,他跟着共产党英勇战斗,不怕牺牲,打过日本鬼子,打过将家王朝,解放全中国参加了,受过伤是光荣的战士!社会主义建设中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已,勤勤恳恳,积极恳干,无私无畏,尽心尽力!正如毛泽东主席讲的:一个人能力有大小,只要他做过一些有益于人民的事,他就是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人。父亲的形像永远建立在我们心中!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