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魔幻现实

兮姐,大庚金,天蝎座,世界500强企业高管,是小离的好友。五年前,她俩在一家红圈律所的一次行业分享会上认识,还…

兮姐,大庚金,天蝎座,世界500强企业高管,是小离的好友。五年前,她俩在一家红圈律所的一次行业分享会上认识,还记得那时小离一眼望过去,脑中闪现的就这几个字:“大女主,御姐范儿,气场强大” 。但感觉略不好亲近。

随便聊聊的图片

熟了之后,跟她分享当初对她的第一印象,她笑得开心,说:就知道是这样的,很多人都有这种感觉,但是你现在知道了吧,我不是你们想得那样难以亲近,工作上确实是冲锋陷阵勇往直前,但生活中的另一面,你看我烧饭做菜也都很在行的吧,玩起来说话聊天都很直率也很有趣的吧。小离当然表示万分认同。

 

 

喜欢看她的朋友圈,往往看得乐不可支。一年之中,有一半时间飞来飞去,因此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她自己的笔触写出来,就特别有味儿,怎么说呢,就是十分典型的大庚金风格。人要跟她死磕,那就妥妥地废了,她斧钺挥动起来,对方不死也落个伤残,但如果你用乙木的柔和去化解,那便是另一番“乙庚合”的祥和景致了。她身上的那股劲儿,可谓是让人提神醒脑,小离不具备这劲头,所以才一直欣赏和羡慕。

 

这个特殊的封控期,小离看她一直活得滋润不说,还有余力去帮助身边的人,朋友圈里分享的点滴也十分有趣,特别是看到下面的这则“恐怖故事”,差点笑昏古去,所以请她赐稿,顺便再记几则,她慨然应允,交过来的时候,还谦虚地说:“感觉像学生交作业哇”,令小离莫名飘飘然。

 

 

引子

恐怖之夜

 

讲一个昨晚我经历的恐怖故事吧……!!!一定要看到最后!!!一定!!!

 

差不多快12点,洗好澡吹好头发准备上床睡觉。

 

关了灯以后,酝酿入睡……

 

刚躺下就隐隐约约听到头顶的墙有声音,由远及近,再由近及远,像指甲划墙,从这边到那边,然后又慢慢地划回来,开始以为是隔壁养了猫狗,晚上睡不着抓墙,但听下来不像是很多爪子乱抓的,是有规律地忽远忽近……

 

周末白天看了好几部恐怖片,于是我就想,隔壁这家好久没声音了,难道墙壁里藏了尸体?还是隔壁被绑架了,用手指甲划墙给我传递信号……图片图片图片

 

想到这里我汗毛都竖起来,裹紧被子,再听,好像是床底下?瞬时头皮都发毛了,壮起了胆子、开灯、掀床单、往下看,一气呵成……

 

床底下空空如也,啥都没。

 

我又一动不动地听……慢慢地,划着划着……我突然往墙角看去……图片图片图片是它!小龙虾!挥舞着钳子在移动……

 

于是,我想起来,昨天下锅炒的时候有几只蹦了出来,我以为都抓回来了,没想到是这个漏网之虾。

 

其实它的钳子有点烫红了,但是依旧以顽强的意志坚持到今晚,而且还活蹦乱跳的(其中一只是烧完菜在厨房发现的),我决定把它养起来,陪着我一起隔离……所以,兮姐也是个有宠物的人了!

 

取个名吧,“虾坚强”,凭借它不屈不挠的精神,躲过了高温油炸和大火烹烧半小时的折磨,避开人类视野,并且成功地造成了人类心理上的恐惧,创造了在2022上海疫情期间,在上海人眼皮底下成功逃脱免于像它上百个弟兄姐妹作为奢侈食物被灭亡的奇迹!!!bravo~~ʱªʱªʱª (ᕑᗢᓫ∗),写这个时候,正好吃一个榴莲冰淇淋压压惊!

 

不知不觉已经在家封闭了49天。不评价疫情防控措施,不痛骂那些投机黑心商家,就以一个普通的上海人视角,来说一下这49天中身边亲历的小故事吧。

 

几乎是多数大都市人的通病,即使是对门而居,早出晚归的,彼此也都不熟悉,基本上没什么来往。突如其来的疫情和封禁,让你的生活突然变了样子,除了在身边的家人,接触最多的反而是以往距离你最近的陌生人,那就是你的“团长”和那些邻居“团友”。

 

 

1

鸡 翅 叔

 

邻居男,50+,姑且叫他鸡翅叔(后面故事会解释原因), 听口音应该是包邮地区的人。

 

刚开始沪上鸳鸯锅封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要封多久(我们小区是从3月15日开始封的,那时业主群里讨论就是对清明节后解封并没有抱希望,事实证明也是理智的判断),小区有几个邻居组个团,最开始是从鸡蛋和牛奶这些张爸爸说增加抵抗力的食品开始采购。因为本人从小到大从没断过奶,每天早晨的早餐就是牛奶鸡蛋麦片,所以一开始就狂买了很多牛奶。

 

有天,业主群里有人问,哪里能买到牛奶,家里急需。我那时候也没多想,可能以为是家里有小朋友什么的,需要喝牛奶。直接在群里回,说我有,如果急着要,可以分你12瓶(一箱24瓶)。

 

这位鸡翅叔在群里问我多少钱,我回:“算了,都是邻居,你急着要我送你好了”。然后这位鸡翅叔,在群里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地回答说“不可以!” 然后就看到了微信上好友申请过来了(注意,这时候在群里的人看起来是他需要牛奶,我好心转让,他也会给钱)。他在微信上告诉我他住几号,因为我们住的刚好是小区的一南一北,所以约好两人在地下车库往中间走碰头。从加微信到给到他手12瓶牛奶,只字未提钱的事,他给我说,“我有面瘫,需要营养,所以我才要牛奶的”。我也没在意,从开始最初就是我想帮一下邻居,钱不钱的无所谓,谢不谢的也不重要。

 

之后也没什么联系就过了两三周,突然有天,这鸡翅叔给我发微信,问:“你需要鸡翅么?我有两包,一包35。” 我傻乎乎地以为他是要谢我,连忙回:“不用了,我晚上在家乐福社区集单买了。” 他问:“多少钱?”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但还是说“47.8。” 他马上回:“我的比家乐福便宜,才35。”

 

我这就明白了,大叔,敢情你是买多了砸手里了,然后找我这推销来了,不打折不说,还说原价给我,亏我还以为是“我滴答你,然后你打算哗啦哗啦我呢”。这大叔不按套路出牌啊,不哗啦反而来划拉我来了。我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想骂人的冲动回了一句,“我送你的12瓶牛奶都要80多块呢,我不差这十几块钱了。”

 

事后和几个朋友说,大家都说我太实在了,不该一下子给他那么多,有的给我说,你就应该直接问他要牛奶钱。

 

 

2

东北大哥和他温柔的太太

 

跟团买鸡蛋,团长是隔壁小区的,不能过来,我第一个去取,所以就顺便帮她发鸡蛋。

 

发鸡蛋过程中遇到的人也是五花八门,形形色色。

 

有个爷叔过来,看着那一板鸡蛋不高兴地问我:“小姑娘,侬哪能不准备个袋子啊?”

我:……

 

过一会儿有个阿姨来领,看到了鸡蛋不高兴,“唉哟,侬这个鸡蛋哪能不是土鸡蛋啦,不是我不要的,这个不好吃的……” 哇啦哇啦说了一堆。

我说:“阿姨,我不是团长也不是卖鸡蛋的,我也是来领帮忙发,你要么问问团长去。”

阿姨又说:“我没带手机,你给我找团长”,在我忙着给一堆人发鸡蛋做记录的时候又要帮她联系团长,最后团长无奈,把她的三板鸡蛋都给退了。

 

因为我领鸡蛋,顺便把和另外一个邻居拼100块单的大葱送给她,我的购物车就放在旁边,然后一个大哥过来,问我,“你卖葱么?” 我告诉他这也是我买的,他就说,你能不能高价卖给我,一根葱10块钱,我说我也需要葱,不是钱的问题。他在我这边商量了半天,说东北人烧菜没有葱,太难受了。我这人脸皮薄,就说,“我这个葱是给和我拼单的邻居的,我家里还有两根葱,没有那么新鲜,等会我给你吧,不要钱。”

 

这东北大哥欣然答应,等我发好鸡蛋回去拿葱给他,他太太来和我碰头了,还给我带了香蕉和橙子,温温柔柔的一个大姐姐,也问我加了微信。

 

然后有天我这边多了一颗大白菜,就问这个大姐姐需要么,送给她,她说等她过几天包了包子给我尝尝,我于是吃到了美味家庭手工大包子。

 

因为给我送包子的时候知道我楼下阳了,我们不能出楼,所以她还问我,有什么需要她帮忙的。我想想那帮我遛遛车吧,这姐姐就和她老公东北大哥下着雨跑过来拿车钥匙,帮我在地下车库遛了三圈车。

 

 

3

老阳人一家

 

他们一家三口是我们小区比较早发现阳的,被转走的时候在业主群里求助,说孩子高烧39度,一直昏迷,因为是疫情开始,都没啥准备和经验,所以有些好心人给拿了退烧药和零食什么的,我家里正好有个Bayer绿管的增强型泡腾片,交给了保安希望能有点帮助。

 

然后他又在群里说转移得匆忙,没来得及拿行李箱,想借两个行李箱,我想起来家里还有个新的,没用过,然后也拿出来擦擦又交给保安给他送去。

 

 

后来,我从各种途径知道他家孩子都成年了,一家三口全阳。等他们治疗好了回小区,也特别给我打过招呼,表示了感谢,还给我看了很多隔离点的照片,告诉我他和他太太在隔离点也做了很多的好事,帮助年纪大的人。刚好我楼下邻居也阳了,他就说,如果他们需要什么心理疏导或者隔离点生活指南,他很愿意帮助。

 

可是没想到过两天,群里一堆人在指责他们全家装可怜骗吃骗喝什么的,说什么在群里发的求助语音,中气十足,听不出来有毛病,然后又被群主踢出了群。

 

我没精力时间去细究谁对谁错,但是阳是真,发烧是真,需要帮助是真就好了。在这个时候很多人的情绪绷到顶点,只是需要个理由来爆发下。

 

 

 

结语

兮姐的体悟

 

49天里面细细碎碎的小事特别多,都说疫情是一场照妖镜,人性的善良自私都无所遁形,我更愿意看到美好的一面。

 

那些半夜挨家挨户送东西不赚钱的团长(比较下平常的价格就知道了);和我以物易物的邻居(一桶洗洁精换了4罐比利时白啤,其实她说也没那么急着要);也有说需要盐,我说白送她不要钱,但是知道我是阳楼,就找借口不要了的人;还有不知道样子的可爱的顺丰男神,给我送到生鲜后,发个消息说:“嘘,低调,使命必达!”。

 

最要感谢的是远在北京的朋友们,我1/3的物资是他们126(晚12点早6点)起早贪黑在山姆、叮咚和盒马上帮我抢到的,有个真的用上了筋膜枪。还有“豪”无人性投喂的各位大佬们,让我过上了肉蛋奶海鲜蔬菜零食饮料不愁的日子……

 

虽然有那么多铺天盖地的负面消息,但是这一场疫情让我体会更多的是感恩,感恩那些无私付出的大白和志愿者们,感恩父母身体健康,感恩那么多人的关心和偏爱,一次次的暴力投喂,感恩自己有良好的生活习惯(2020年没有疫情之前家里就84消毒液,滴露常备,还有各种生活物资的储备)。

 

盼望疫情快点过去,我们都能重返抱怨堵车、去网红店排队、肆意运动、享受自由的正常生活!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