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随想

  桑树青绿   渠堤上有一排桑树,五月的桑树青枝绿叶、枝嫩叶肥。树是青绿的,枝间初挂的桑…

 

桑树青绿

 

渠堤上有一排桑树,五月的桑树青枝绿叶、枝嫩叶肥。树是青绿的,枝间初挂的桑椹是青绿的,桑椹逐渐发紫,逐渐变黑若墨水将要滴落。有村姑在树下尝果,染紫了嘴唇,当然还会染紫了舌尖和喉咙,还会染紫了心呢!阳光如瀑,从桑间透射,这时候村姑也染了一身青绿,变成了又一棵五月的桑树。

也许只有五月的桑树,才配得上“只此青绿”这个艳词,连同五月的村姑,才添得了《千里江山图》。

燕子

 

燕子是神鸟。

紫燕剪柳,燕子身轻如箭,漂亮的尾巴,如闺秀灵巧的剪刀。

燕子黑翅白肚,歇在电线像黑白键盘的音符,飞在空中像黑白相间的诗行。

燕子识亲、认家。到南方一段时间,五月归来,如同游子返回故土老屋。“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燕子衔泥筑巢,不论华厦陋舍,不分尊卑贫富,只选吉祥人家、合睦人家、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劳动人家与之风雨相处。“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记得“文革”上山下乡,修了几间低矮茅屋,燕子来仪,在我肩头飞,与我喜相处,在草棚上辛苦忙碌,夫妻恩爱,生儿育女。

燕子是神鸟。燕子没有麻雀的刁钻并且贪婪于庄稼人的粮食和种子,也没有那些大鸟的孤僻和凶悍。燕子是保护田园捕食害虫的益鸟,是带给庄稼人亲情和快乐的天使,是庄稼人的儿女,陪庄稼人唧唧我我,年年月月,朝朝暮暮。

朋友

随便聊聊的图片

五月你好!

“诗和远方”的贾军、旭天友寄来五月的问候。

在五月,这问候有点像季风,像燕语,像小桥的流水哗啦啦,像五月的飞花轻轻舞。

如此便有了对友人的如此回复——

让我们高举石榴花的酒盅,酙满五月的阳光,将心情击浪,让心中的焰火燃烧!

让我们将我们的歌加入五月的歌,将我们的诗添入五月的诗,将我们的画连成五月的画。让我们手挽着手,一起奋力在五月,炫美在五月。

让我们将我们劳动的鲜花和果实,缀满五月的枝头,向大地作证,向蓝天报告。让我们以我们的年轮和风采,成为五月的词语,成为五月!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