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儿

我们中国人的信仰——儒释道,在我们北方农村,过年时家家要祭神,“天地神”是最大的神,设在院子北墙的正中间,大都…

我们中国人的信仰——儒释道,在我们北方农村,过年时家家要祭神,“天地神”是最大的神,设在院子北墙的正中间,大都有小格子神龛,旁边贴有对联:“天高悬日月,地厚载群生”,横批“天地三界”,还有“灶神”“财神”“门神”……另外过年时还要祭“家族宗亲”。在人们的心中,这些神各司其职,护佑着众生的平安。母亲特别虔诚地信仰这些神,母亲心中的神还存在于日常。

随便聊聊的图片

记忆里最早的一次去求神,是随母亲在一个院子里,院子的西房是两层楼房,石头墙壁,石头走廊,其他的都不记得,只记得母亲、阳光、石头的走廊。长大后问母亲,母亲都说不出我记忆中这个地方,也说不出为什么去求神,但这个地方却是那么深深地刻在我的脑子里。

 

我小时候特别胆小,记得有一天晚上,不知道看的什么电影,回家后,看家里的角落都影影绰绰的,就像有魑魅魍魉一样,哭着嚷着不敢睡觉。母亲往一只碗里放了米,外面用布包住,哄我安静后,拿着这碗米在我的头上转几圈,小声说一些话,大意是期待我快点好起来。我顿感气定神凝,安然入睡。那时觉得母亲手中的那只碗好神奇,母亲心中的神真是无所不能!

 

那年姐姐突然高烧不退,在县里的医院,判不准病情 ,转到市里的医院,用药也不起作用,随即转到省医院,省医院时,姐姐已经浑身浮肿,脸上的皮肤好像被烧灼了一般,成了红黑色,一眼看去,根本就认不得那是姐姐,从腊月一直熬到过年,姐的病也不显好转,姐夫双眉紧锁,已经显得精疲力尽。母亲一直守在姐的身边,说,能好 !咱再想想办法,也许药没有对症呢!从大年初一开始,姐开始退烧,渐渐好起来了。出院后,母亲坚持要把姐接回我们老家中,在母亲的悉心照料下,姐身体渐渐恢复,各项检查基本上都正常。

 

姐姐的复原是一个奇迹,也许是母亲的真诚打动了神,得到了神的护佑。但渐渐地,我明白,母亲求的神其实是她自己,就像《康熙王朝》里孝庄说的那样,求佛不如求己。在生命攸关的时候,内心的那份不惧怕,那份坚定,就是自己心中的神。

 

那年春节,父亲因病住院,母亲身体也大不如前,母亲暂住在我家。大年初一的早晨,香烛点过,鞭炮放过,母亲坚持要去“天地神”前祈福,我牵母亲的手到阳台上,母亲跪在神龛前,小声祈祷:“给老天地磕头,老天地保佑我们全家平平安安……”我突然觉得,母亲心中的“天地神”一定已白发苍苍,慈眉善目,和母亲一样的苍老善良,能替人消灾解难……

我渐渐明白,母亲心中的神就是她美好的愿望。

我也渐渐明白,母亲心中的神,还是她对亲人的怀念。

“有家的地方就一定得有神灵​”,母亲坚持这样认为。

去年年底,父母搬到了哥哥装修好的小院,安顿就绪后,就一直嚷嚷着,必须得供奉神灵,院子里是“天地神”,厨房要供奉“灶神”,楼上是“财神”,自己的卧室床头供奉了“宗族家亲”。母亲说,家里请了神,就安定了,必须与神在一起。过年时,看着这些神龛前,烛光温暖,摇曳可亲。想像着我们姐妹们不在身边的时候,父母也许不会孤单吧!看看这些“神灵”,他们就会安心、会踏实吧!

 

唉!人不能没有信仰,信仰是什么?是一份执着,一份坚守。暂且这样浅陋地解释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