札记

即便是乡下,也很少有这样窄,这么不好走的泥巴路了。 路从桥边连拐两个弯,向着堤边的农户。路的一边是水塘,一边是…

即便是乡下,也很少有这样窄,这么不好走的泥巴路了。

路从桥边连拐两个弯,向着堤边的农户。路的一边是水塘,一边是菜地。水塘没鱼。我们小时候有,现在没了。

水塘里的水发暗,去年村里请来挖土机挖了一下,说是清淤。清淤后的水塘比前些年深了一些,宽了一些,但水依然看起来脏兮兮的,前些天气温高,又闻到不好的气味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记得我们小时候村里的水塘都分给住在附近的村民了。大家在春天放鱼苗,平时在塘边割些新鲜的青草投进去,到过年之前就选个大晴天一起干塘、捞鱼、分鱼。那时大家伙去村里的水房拖来水泵,把塘里的水抽干,每家能分些白鲢、鲫鱼、鲤鱼、草鱼啥的——那天我们像过节一样高兴。

不记得是几时这水塘成了野塘,没人管了,彻底荒芜了。

菜地还好。老人们在家,把菜地侍弄得都不错。毕竟住在乡下,收入有限,日子久了,天天买菜吃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再说,现摘的菜蔬比买来的也不知要强多少倍。

婆婆的老屋,得走过这段泥巴路才能到达。那里,没几户人家。一家是半身瘫痪的LJ,一家是儿子媳妇都搬去小区的YP,一家是常年在外打工的XM,他大约已固定不会住在这里了,一家是婆婆。

这几日,村里在修边边角角的泥巴路。听人说,今年村里修路的指标有四百多米,这么大个村子,就这么点指标,通往婆婆老屋的小路要修,就得这几家人一起申请。

——可惜,弟妹去约他们一起向村支部反应情况,无人响应。

我前日去婆婆的菜地挖洋芋,看了看,发觉几家的大门都锁着。当时公公正在菜地给空心菜、苋菜淋粪。他单衣、短裤(肥大的),离他不远的田垄上有一大滩黑乎乎的粪水的印迹。

“哎,今日个见鬼了,挑一担粪,粪桶的系还断了,一担粪全泼地上了。我裤子也弄邋遢了。运气真不好。”

公公说给我听,言语里满是懊丧。

“您运气蛮好啊。这大年纪大了,还能挑粪。这菜园能摸就摸,不能摸就算了,您摔跤了可不是玩的。”我说,在蹲下来挖洋芋的时候又抬眼看见JM家门口、周围的青草野生野长,半人多高了。“JM他们屋里老没人,过年也不回来了啊。”

“他还回来做么子?老子姆妈都不在了,和媳妇又离婚了,一个儿子也在那边。”公公边说边低头淋他的粪水。

“不晓得是不是我们搞事不行?你看我们种的苋菜、空心菜还只这点子大,人家的长那么好。”

“人家肯定种得早。您种得迟,当然就小啦。再说,您这大年纪了,还能种菜、挑粪,已经很厉害了。我们现在只望您二老身体好,其它就别管啦。”

“嗨!你们几个伢真是太好了,没话说。”

“本来就该这样啊。”我笑笑,岔开话题,问:“JM家菜园看起来还不错,给别人在种吧?”

“嗯,小区里搬来的好多人没菜园,肯定是有人和他亲戚说了,然后就种上了。好像有几个人在种。种比不种好,荒着就糟蹋了。”

我仔细看了看,菜地品种很多,黄瓜、辣椒、洋葱、苋菜、空心菜、豆角、韭菜、红薯、西红柿、茄子……特别是那韭菜、空心菜,鲜绿绿、油光光,很肥,很欢喜的样子。

“是的,种着看起来都舒服些。您看这些绿,真好的。”

我说着,心里却还想着:若是这几家人齐心合力,一起去申请到修路的指标,该有多好。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