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虞美人纤纤细腰

农人的菜园子是舍不得种不能吃的花草,但除虞美人。 虞美人太美了,珍惜土地的人心甘情愿赊出点地,种上几棵虞美人留…

农人的菜园子是舍不得种不能吃的花草,但除虞美人。
虞美人太美了,珍惜土地的人心甘情愿赊出点地,种上几棵虞美人留看。
他们不懂虞美人的文化底蕴,不知虞美人的典故与传奇,不知红色的虞美人是虞姬的鲜血所染,更不知古时多少文人墨客为之赋诗赞歌,只看上了虞的美貌。
虞美人与罂粟是亲姐妹,都有着绝色美貌,另世人为之爱慕。两者明显的区别在于,罂粟体内含毒,茎粗无毛。
而虞美人心地善良,她的美不仅在于拥有与罂粟般美丽的容貌,更体现在“舞草”这个名字。我迷醉于微风吹拂她秀气的身段,纤纤细腰,风情万种。
再不爱养花的人,却愿意在田间地头,房前屋后,种几棵虞美人。
要种虞美人,必种妖艳的纯粹的红色。

随便聊聊的图片

四月到五月,菜园子胜似花园了。芫荽花开了,碎白里透着淡紫的烟,轻飘飘的,云儿般轻灵曼妙;茼蒿花,小向日葵的样子,拥成片开出菊的韵致;萝卜花,白的,粉的,紫的,多彩多姿,洋气地赛过二月兰;菜花是不用说的,那儿一片金黄,这儿一片金黄,比阳光还要亮呢;大葱,花剑直挺,高举绒线球样的花朵,素洁憨实,也很有气场。在这一群朴素清纯的蔬菜花里,偶见绰约几枝曼妙的虞美人,鲜红鲜红,似霞似火,奔放,潮流,而热烈。
早年,奶奶的菜园子也种一片红色的虞美人。菜园篱笆边紫楝树花开,蚕豆青青,蒜子抽薹。我跟着奶奶去园子里摘蚕豆,扚蒜薹。看到篱笆边摇曳几棵不认识的“蔬菜”,老得快开花了,摇晃着无数朵刺毛毛的花苞。
引起我兴致注意她。
细柔的绿茎,竖着温暖的茸毛毛,风情地若少女的杨柳腰。细茎上坠着同样是布满细毛的绿蕾,娇羞地垂着,弯出优美的弧度。逆光看泛着朦胧的光晕,月辉般温柔神秘。我陶醉地看着,奶奶的蒜薹盛满小蓝子,楝树下又落了一层紫花时,青绿玲珑的花苞裂开细长的小口,露出里面质如红绸的花瓣,欲欲含羞,精致得如女孩的樱桃小口。只是抬头看了一下天空的云,一只鸟从云朵下飞到楝花间,再低头,花瓣伸出来,像清纯女孩扮萌的鬼脸,伸着红润的舌头,俏皮可爱。只听蚕豆地传来奶奶不满的唠叨:“你爷爷种的花,不能吃不能喝占地方!”像是能听出奶奶对她的不满意,花瓣呼啦冲破萼片,抱着团蜷出好看的红。当我帮奶奶扚好的蒜薹送到紫楝树的阴凉下,再薅些野草盖好。回头发现红红的花瓣舒展开来,日光落在花瓣,光洁轻柔,透着轻薄的瓣能看到反面紫楝树模糊的影子。这时花瓣底端还叮着青绿的萼片,瓣子有点皱不能完全舒展,初夏的风从紫楝树的枝叶间吹过来,悄悄吹落了萼片,花瓣缓缓地完全舒展开来,抬头挺胸,窈窕生姿。

 

回到家,我们坐在过道里剥蚕豆,风从门口吸溜来,浑身带来菜园的草木和泥土的气息弥漫,爷爷眉开眼笑地问我:“虞美人花开吗?”啊,那花起个女人的名字,贼美。奶奶又唠叨开了:“后个我就把你那花拔了种晚豆角!”爷爷朝奶奶吹胡子瞪眼,他手里剥好的蚕豆狠狠丢筛子里。两老人嘀叨吵起来,在我看来很有趣,可他们很较真都气得难受。
我时不时去菜园子看看虞美人。
虞美人的花瓣好薄呀,如绸如纱,红如凝血,水般透明,风丝来,花瓣轻轻颤动,像少女翕动的红唇,令人痴迷。看着看着,在我眼皮子下,花瓣瓣,随风曼妙地飞落,像新娘的红头盖,被新郎含情脉脉地揭掉,羞涩地甜蜜地露出青绿的蒴果,开始了生息之旅。
虞美人的浑身上下,都生得极美,青青蒴果顶端螺旋状,精细匀称,大自然真是巧功妙手雕琢,令人感叹。
还没等蒴果成熟,花期正盛,仿佛红云逗留篱笆,灵动多姿。奶奶真个拔了虞美人,扔在园头小路边,爷爷气鼓鼓地捡起来抱回家,一个一个摘了蒴果,放太阳下筛。
有回,奶奶吃了隔夜的剩菜,闹肚子腹泻。爸爸不在家,爷爷不送她去医院,不慌不忙地,取来檐下风干的虞美人蒴果,丢锅里煮水,盛碗里喂奶奶喝。奶奶边骂爷爷老不死不送她去医院,边服下虞美人煎的药水,时间不长便好了。
后来奶奶的菜园子,每年不用爷爷操心,她腾出地种几棵俊秀的虞美人。她知道了虞美人的嫩果晒干煎服可治腹泻,而鲜花煎服或与茶同泡,可治咳嗽。
爷爷有咳嗽的毛病,每到虞美人开的季节,喝奶奶虞美人泡的茶水,夏天不再咳嗽。
爷爷奶奶因鸡毛蒜皮的事吵闹一辈子,我觉得他们是在真正地相爱过日子。他们把传奇的虞美人,播种出人间烟火的美与暖。

有一年五月份回老家,看到父母居住的小区,不少单元门口种有虞美人,妖艳,轻盈,装扮着烟火居民区。
我因此对小区里的人产生了别样的好感,爱美爱生活的居民,处处创造美。
也是那次回家,与同学相聚,住在梅家,突然天降大雨,天地昏暗,雷雨交加,透过玻璃窗,再透过雨帘,隐约看到对面楼房的墙跟,晃动着一点红。
细看,那是一朵红色的虞美人花,在风雨中不屈地飘摇。雨点无情地砸向娇艳的花朵,晃动着猛然弯下,又晃动着猛然抬起,随着雨的节奏重复着。
那滴着雨水的鲜红,像
一缕阳光,温暖了我雨天沉寂的心。我有些纳闷,虞美人的花瓣,不禁风吹,容易飘落。雨中的虞美人,抱紧花瓣,能牢固地防御着风雨的侵袭,这是为什么?
我带着疑惑,后来查阅资料,原来是:“风是保护她,雨是伤害她。”意思是风吹落花瓣助蒴果成长,而雨摧残了花瓣蒴果也得残,所以雨中的虞美人花瓣发挥母性的力量,保护着她的孩子。
虞美人的种子细小,容易播散,轻风便可吹走,又随遇而安,所以我常在草地上发现野生的。
初夏迎着和煦的风,蹬着单车去上班,路边麦冬丛,虞美人特有的妖红,掠过眼眸,停下来回过头去看,一棵红色的虞美人,花枝窈窕,鹤立鸡群。
刚走一段路,看到金鸡菊花丛里有不一样的花枝摇曳,停下来近了看,原来是几棵虞美人隐在金鸡菊花丛。黄色的已枯萎,鼓出莲蓬状的蒴果,围一圈蛋黄的花蕊,一片未谢的梅黄瓣子,像黄蝶的羽翼,欲飞欲停,旧情未了的样子。还有白色的,刚拆开花瓣,纯白,一尘不染,像一朵月光落在翠玉的叶茎,皎洁,清宁,惊艳到我。发现还有很多小苗苗,打算夜班时挖两棵回家栽。后来又路过那里,没见到野野吹过虞美人的细腰,像每天见面的熟人突然消失。又近了看,原来绿化工人刚拔过草,虞美人被当做草薅除,还有几棵小苗躲过一劫,但是一堆大便卧在嫩绿的叶上,我差点吐了。一想到“一朵鲜花插在牛粪”,鲜花离不开粪的喂养、呵护,又为这几棵花苗庆幸。
如今因为除草剂的使用再也见不到野生的虞美人。
今天黄昏,偶遇人家门口一棵红色的虞美人,夕阳深情地吻着柔柔的花瓣,风吹过青绿纤纤的身段,像盛装的新娘……
惹来几分伤感,想起著名的古诗《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
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