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宗老豆腐

这天,我又像往常一样去单位附近的一个小早点铺吃早餐,因为嘴馋的我实在太喜欢吃那里的“老豆腐”,味儿出奇的好、正…

这天,我又像往常一样去单位附近的一个小早点铺吃早餐,因为嘴馋的我实在太喜欢吃那里的“老豆腐”,味儿出奇的好、正宗,像是祖传。卖“老豆腐”的是一对老年夫妇,铺子虽然不大,但却收拾得干干净净。来这里吃“老豆腐”的人络绎不绝,几乎每天早上都把老两口忙得不亦乐乎。身为常客的我,一来二去的当然就和这老夫妇混熟了脸。当然就得到照顾,每次都是给盛了满满的一大碗,佐料也放得分外的足。有时候忘记带零钱了,就留到下一次一块儿算。

随便聊聊的图片

找好位置坐下后,一抬头看见了原来单位的一个同事,便叫过来一块儿吃。“怎么样?这味儿不错吧!我几乎天天来这里吃……”我对朋友说。“是不错,味儿真不赖!”朋友满意地答道。

吃完了结账,两碗10块钱。我一掏兜、竟全是50、100的。那老汉一看,就随口说道:“下次再说吧。”朋友忙过掏钱过来,被我阻拦了。“找吧、找吧。”我极力地把那50元钱举到那老汉的面前。老汉麻利地从兜里抽出四张十块的递到我手里,我连看都没看就直接塞兜里了。

可是等我上班前去单位附近的那家小超市去买烟时,从那四张十块当中抽出一张递给人家,女老板仔细瞅了瞅、又摸了摸,本来我没在意,这都是她的习惯动作,可却听她说道:“麻烦您再换一张吧。”我便明白怎么回事了,接过那张钱仔细一看,果真是张假的。

坐在单位里,整个上午我都郁闷得不行。不只是为那十块钱,而是感觉自己被愚弄和欺骗了。这么熟,怎么可以这样?

女同事小李听了我的抱怨和唠叨,笑着说道:“王哥,不懂了吧!这叫‘杀熟’,有些人就是专拣熟人‘宰’,因为熟人都有麻痹思想,最容易上当受骗……”听了这话,我像吃了苍蝇一样腻歪。

从那以后再不去那家小铺吃早点了,尽管自己还那么怀念那老豆腐的味道。两个星期后,不经意地发现,那家小铺竟然关门了。我心里暗自解气:像他这样开店,早就该关门!

可是一个月后,陪母亲去县医院检查身体,刚走出医院大门,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叫我。回头一看,竟是那卖老豆腐的老两口。

老汉搀着老妇走上前来。“这么长时间没看见你了呀!”老汉笑了笑说道。我心说,你也知道呀!这辈子都不想再见你了。

“对了!有个事儿。你最后一次在我那里吃饭,我找给了你一张十块的假钱。”老汉一脸不好意思地向我说道。“啊?”我故意惊讶了一下,心里说:你原来知道呀,但没说出口,却说了一句:“是吗?这事儿我早忘了。”其实我心里记得真儿真儿的。

“那回不是你一个人,是你和另外一个人。你们吃了十块钱的,你给我一张50的,我找给了你四张十块的,可那里面有一张是假的。你走了老远我才想起来。那张十块的假钱是我老伴收的,递到我手里时,我才看清楚。当时我还骂了她几句。那十块钱我没往钱盒子里放,而是随手塞进了裤兜里。人多一忙就忘了,可巧你那天早上又拿了张五十的,本来想让你下次再算,那天有你朋友,你执意要算,钱盒子里没有整票,我就顺手从裤兜里掏。等你走出去老远,我才想起来。本来以为下次你再来的时候还你十元钱,可你却一直没来。今儿总算碰上了……”说着,老汉从兜里摸出好几张十块的来,挑了一张最新的,双手递到我面前。

“其实也不怪我老伴儿,不该骂她。那阵子不是收假钱就是找错钱,起初还以为是年岁大了,眼花,最近一查才知道是得了白内障,说得做手术……”

攥着手里的那张崭新的十元真钞,我心里的滋味儿有点复杂,倒好像不是那老汉欠我十块钱,而是我欠他十块钱……

老汉说,他们老两口年岁大了,老伴儿又得了这个病,不打算再干下去了,要回了乡下老家。还说如果我还想吃老豆腐,就去城东一个叫同仁居的小餐馆,他把他的手艺传给了他的一个侄儿。

我说:“一定去,一定去!”我想,我除了去尝尝那得了老汉真传的徒弟做的“老豆腐”正宗不正宗,还要品品他的操守品行是不是也能如这老汉……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