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百味,不过山中一只瓦罐里的味道

山中原本就清静,现在进山的路封了,出山往左或是向右都有关卡验码,除了关卡热闹点外,长长的山路上冷冷清清,就像淙…

山中原本就清静,现在进山的路封了,出山往左或是向右都有关卡验码,除了关卡热闹点外,长长的山路上冷冷清清,就像淙淙流淌的溪水忽然间断了水似的。

 

一切都好平静。好在我已习惯了山野生活,平时读书写作累了,便到园子里拨拨杂草,小狗们在我身旁跳跳蹦蹦。一会儿功夫,看看堆积了许多杂草,草坪更好看了,居然很有成就感。园子虽小,连拨草这件小事情做起来都有种上瘾的感觉,更别说修剪花墙、栽种莲藕、码砌石墙了。当然,我偶尔也会去一些无须要验码的地方走走,随手拍几幅图片,写一则短文,发给那些困于城中家里的旧友故交们看看,逗乐他们一下。

 

捡石头

 

早晨,我踏着九华峰上洒下来的金色阳光,到茶溪谷捡石头,以圆我在何园筑石头拱门的愿望。

 

捡着捡着,见溪水中有个不同寻常、仿佛有光的石头,便涉水去捞了出来,甚是惊讶。凭我曾在石油地质单位工作十几年的经验分析,此石非石、似玉又异于玉。便将此物拍照片发到我大学同班同学群里,随发的还有我在溪水中捡石头的视频,在溪水中洗涤衣服的江南女人们笑声溢满的画面。

随便聊聊的图片

未几,有同学回复:“此乃天上人间至真至纯之宝场,生成时间在一亿三千万年以上,聚集了天地之日月精华,已经是人间稀世之物。据砖家初步估计,市场价格目前在 2.3亿元左右。”更有同学拿浣纱女逗乐,起哄解封后约定来此溪水中,也在这样的早晨一起结伴到溪水中洗衣服。寂静的同学们群里忽然热闹了起来。

 

扯了会溪水中洗衣服的事情,话题落到我手中的那块石头上了。我留言道:“鹅的天啦,做梦也不敢想的好运居然落在我的身上了,难怪十年前我在岳西明堂山里遇一奇人,非要给我测字算命,他称我命中有三亿元的财富。我不信,他掷骰于地,掷地有声说,‘我不收你钱,他年若发达了,你再来还愿。’我当时一笑而过,未曾想到今晨梦圆九华。”华南师大文学院硕导王汉文教授话里有话:“砖家是研究砖的,不是研究玉石的,他说的不算。更何况这个砖家是研究写作的。”有位叫黄维富的江南诗人敲边鼓:“石家,不是砖家”。

 

山中溪流间一块石头让困于城中家中的老同学们早上一乐,已是很好的事情了。我还要捡石头,也不想让这些八杆子打不着的老同学耽误更多的时间,便在群里留一句话:“刚才石板上一个洗衣服的小妇女站起身来抬眼看了下我手中的宝物,说‘你捡回去压腌菜挺好的’。”

 

菜价

 

早上我喜欢去附近的露水集市上转转,这些日子公路两旁的饭店和集镇上的酒店都歇业了,店主们不再去集市上买菜,摆摊卖菜的人比买菜的人多了许多。

 

买菜的人虽然少了许多,菜价也未见便宜,可能是这山间农家自产的菜原本就是地板价,卖得掉就换几个钱,卖不掉就带回去喂猪养鸡。我花6元买了5根莴笋,外加一堆新鲜的莴笋叶子。再花5元买了一堆新蒜头,莴笋拌蒜头,半天时间即可食用。这莴笋叶子洗净开水焯一下,切碎凉拌也是味道好极了。

 

 

我顺手记录了当日九华山茶溪露水菜市价格(斤):

野生黄鳝33元,鲫鱼5一15元,泥鳅18一20元,活鲤鱼3元,猪肉9元(连皮带骨头),4只土乌龟35元(约2斤重),放养在池中。豌豆5元,苋菜3元一把,韭菜2元,莴笋1元。

 

真正原生态的绿色生活并不是以金钱的多少来衡量的,水好土好种子好,自然而然生长的应时菜蔬,便是老天恩赐我们的美味佳肴。我所在的九华山中土地多是石质风化而成的,砂粒土壤中富含有硒等物质,水更是砂石竹根缝隙间渗出来的水。原本喝惯了城里自来水泡出来的茶也未觉得不好,喝了几年山泉水泡出来的茶,有了对比才有伤害,顿觉得自来水泡茶真有些糟塌了村姑们辛辛苦苦采摘的好茶叶。难怪我到黄石坞看九子兰香名茶制作过程时,茶厂负责任人施世祥先生告诉我当地流传一句话:“黄石坞的茶黄石坞的水,出了黄石坞就见了鬼”。一样的茶不同的水泡出来味道就变了,联想到我们从乡村草田埂拥挤入城,成了都市钢铁森林巢穴里的窝居者,衣着越来越光鲜,好端端地道本分的人后来味道都变了。

 

 

这段时光里,更加寂静的山野间溪水声响仿佛更纯粹更动听了,还有鸟语花香也入耳入心。行走其间,即使半天无与人语,也是很奢侈的。现实生活中不是我们太贫穷,而是我们太贪心了。人人都将心底里那么一点点“贪”汇集起来,便形成了猛兽般的洪水,不仅毁坏了大自然的平衡,也毁坏了我们的原本该有的生活模样。我们之所以苦累、奔波,之所以听不见鸟语、闻不到花香,大慨都缘于内心的一个贪字。

 

瓦罐

 

新年初始,我路过江北庐江黄屯古街时,花10块钱买了只瓦罐带来江南山中,居然成了暖心暖胃的宝物。

 

每次差不多也就将10块钱左右的骨头装进瓦罐,灌满山泉水,置于炭火炉子上,这木炭是去年冬季我焚烧园子里枯枝死树时从灰堆里捡出来。我转身去忙乎别的事情,不经意间忽有诱人的香味飘来,沁心入鼻,我与我的狗狗们都开心起来了,它们已先于我循着香味坐在磨盘旁,磨盘上置放着炖骨头的瓦罐。

 

 

干活间隙先从瓦罐里倒出一碗纯骨头汤,将豌豆或是海带、蚕豆、土豆装入瓦罐内继续炖。慢慢喝了碗里的汤,仿佛能听见细雨润物的声响,顿觉神清气爽,又添了许多力气。

 

微火慢炖,这瓦罐里的汤味由初时的浓郁肉香,演变成了需要眼耳鼻舌身去细品的味道。从容之间,从地里掐几根小葱洗净切碎放进碗里,慢慢将瓦罐里的清汤倒入碗中,由小葱香味打头,随后百味袭来。这时候需要找把椅子坐下,稳稳地端住碗,让自己沉浸在幸福的味道中。

 

这样的时候,总有种微醺的感觉,醉与不醉,全是自个儿的事了,给幸福添加许多想象也不为过。有一点大约是不会置疑的:人生百味,不过山中一只瓦罐里的味道。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