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

两只斑鸠立在晾衣架上你唱我和,此起彼伏。 我蹑手蹑脚走过去,还是被它们发觉,小东西也不急,只悠悠飞到三五米开外…

两只斑鸠立在晾衣架上你唱我和,此起彼伏。
我蹑手蹑脚走过去,还是被它们发觉,小东西也不急,只悠悠飞到三五米开外的柿子树上。不敢再往前,又怕惊扰了它们,只悄没声地摸出手机乱摁一气,回到屋里,点开再看,发觉斑鸠看不清楚,一棵树的绿倒是不错。

离柿子树不远,妈妈蹲在地里敲着菜梗兜根部含着的泥巴。
“你是在作无用功。”爸爸边用锛起着菜梗,边说。
“拖到门口不要力气呀?我把泥巴弄掉,人轻省一大截。”她头也不抬,继续着她手里的活计。

随便聊聊的图片

菜地里细竹搭的架还没爬上藤蔓。
那些黄瓜呀,豆角呀,丝瓜苦瓜的叶子,还过些日子就会把架遮掩得严严实实。
我喜欢在苦瓜架下穿过,特别阴凉。我也喜欢苦瓜的香,那种苦苦的,又含着微香的气息,很特别。苦瓜花很好看,小小的黄花,一朵一朵,挤在一起,开放着,萎谢着,如若结果,那也只是正好相遇。

忽想起夏日的阳光从苦瓜架的缝隙漏下,那些苦瓜叶在射来的光线里是那样的神奇,它们带着明亮,无遮的地方窝着的那点明晃晃的光,让我老想抓住它。我也喜欢那光透过我的指缝。我把指缝闭得紧紧地,可光还是会透过它们。

我记得那指缝是粉色的,这让我开心,是说不出来的开心。我不停地看着,听到蜜蜂在菜地里嗡嗡的声音,会突然一惊,回过神来,沿着苦瓜架下的沟垄走出去。阳光猛烈地扑过来,整个世界都惊醒过来了。我像是走进了另一个世界,我想急于逃开它,跑了起来。我跨过一垄韭菜,又直接把栀子花树扒到一边,跑进屋檐底下。这时,我又处于一片阴凉之地了,我用手抚摸着我摘来的苦瓜,听到了自己那不安的心跳的声音。

这莫名地出现,让我想起那些静寂的日子和年少的清晨,尤其是那粉红的指缝。想起低啸而过,随日光飞走的年华——想起这一切,却还不够。还得有回忆,回忆那许多个无与伦比的细节,回忆浑沌的青春期和少女流动的血液。她无声地活着,轻柔而苍白,然后,在某一天,写成细碎的文字。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