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去如风也罢,往事都付云霞

放学路上,乔同学问我:“老师,你也当过学生吧?”“你说呢?”我忍不住笑了,周围的一群人也都笑了起来。 我知道,…

放学路上,乔同学问我:“老师,你也当过学生吧?”“你说呢?”我忍不住笑了,周围的一群人也都笑了起来。

我知道,就是想确认一下。那你一定听过这些全天下老师都一样的经典语录吧,例如“你们是我教过的最差的一个班!”“我在办公室就听到你们在教室说话的声音了!”“看我干嘛,看黑板啊,看黑板干嘛看书啊,看书干嘛看我啊!”……

给我讲这些的时候,乔同学用他一贯的夸张的绘声绘色的语调,还真是像极了老师!我一边笑,一边听他们几个继续吐槽着老师。没错,因为我也曾经当过学生,学生生涯中谁还没给老师起过外号呢,谁还没称呼老师“×哥(×姐)”呢,可是如今回忆,那些记忆中老师啊,却都是可爱又可敬的,即便被唤作“×哥(×姐)”,也是满满的亲昵感。

随便聊聊的图片

 

(二)

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拒绝了给所有小朋友写毕业留言的请求,让我觉得自己颇有些“冷血”。

一方面我实在不忍心“厚此薄彼”,开朗外向的孩子可能会直接拿给老师写,而有些内秀文静的,永远是一幅怯生生的模样。给哪个小朋友写,或者不给哪个小朋友写,写得多抑或写得少,怕他们期待,也怕他们失望。当然,还有“懒”,我说老师好忙的,一摞作文常常是从这周改到下周,天天从办公室搂到教室再从教室搂到办公室依然没改完;还有各种的常规材料需要完成上交,还有不定时的会议要开通知要传达。当然当然,最最重要的是,真正的情谊是放在心里的。

我说我教的第一届学生我只比他们大四五岁,他们的孩子也许现在都是小学生了,那些写在纸上的句子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发黄,变淡,但情谊在心里,却并不曾遗忘。

没想到引起一片哗然,后来和小朋友聊天才得知,他们用自以为的数学常识计算了一下,嗯,比一年级的小朋友大五六岁,莫不是我十一二岁就开始当老师了!哈,这脑回路!

 

 

(三)

处理两个女生之间的小摩擦,无非就是小敏感小细腻撞上粗枝大叶和无所谓。于是那些不经过大脑思考的伤人的语言便会脱口而出了。

都是我爱的孩子,叫到跟前,给她们讲“拔钉留痕”的故事。你看,你在墙上钉下的钉子,即使取下来,还是会有痕迹。就像我们发脾气的时候,语出伤人的时候,即便当时不以为意,但在听者那里,就像钉了钉子,造成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所以啊,恶语伤人六月寒,我们要学会控制情绪,更要学会爱的表达。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而我们有缘成为同学,成为师生,那该是有多大的缘分啊,我们不是更应该珍惜彼此么。

两个小姑娘眼里都有泪光闪烁。

 

 

(四)

每年的五月十二日,都是一个绕不开的日子。

每年都会跟小朋友们说起,只是当年还未出生的他们,如何能想象当时的泪与痛呢。只能用图片,用文字,用故事,用数字——

69227人遇难、17923人失踪、374643人不同程度受伤……

如今14年一晃而过,汶川大地上满目疮痍的景象,历历在目;当年屏幕前的哭声,仿佛还在耳边萦绕。

恰好读到新华社的一篇推文《这群你牵挂了14年的少年,变样了!》,给小朋友讲那些面对突如其来的苦难少年们,没有就此低头,他们在伤与勇中重新出发,用乐观与坚强书写人生。

同样是少年,对比他们,我们确定还要每日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斤斤计较吗?确定自己不因每日虚度的时光而感到悔恨吗?

(点击阅读《风吹铃儿| 坚强与重生,犹如祖国一样》)

 

其实,只不过是相伴六年,人生漫漫长途中的一小段路。欢笑也好,误会也罢,N年后真正记得的能有多少呢。

村上春树说,树中夏婵,婵下秋花,花里冬眠。写尽一世繁华,藏于咫尺天涯。来去如风也罢,往事都付云霞。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