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感

一、 中午吃饭, 发现客服和我今年同是本命年。 只是人家是24,我36. 大了一轮。   昨天, 弟弟来我家吃…

一、
中午吃饭,
发现客服和我今年同是本命年。
只是人家是24,我36.
大了一轮。
 随便聊聊《军港之夜》的图片
昨天,
弟弟来我家吃饭,
问育婴师多大年纪了。
我说40左右吧,和我们差不多。
弟弟说,对哦,你都快40了。(他35岁。)
对于年纪,
我总有错觉。
以为自己还是24岁。
 
可真让我回到24岁,我愿不愿意?
仔细想想,我还是喜欢现在的年纪。
我的24岁,只剩下青春,其余真的一无是处。
而36岁,才让我渐渐的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模样。
 
大家都叫我田伯光。
可我真名叫廖卿。
但是,我更喜欢田伯光一些。
为啥?
因为田伯光才是真正的我。
一个认真生活,认真工作,认真要求自己的家伙。
 
而关于廖卿的记忆大体都是不堪的。
比如:贫穷、失败、逃离、漂泊、懦弱、薄情…
在我24岁到33岁的十年之中,
我把廖卿活成了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模样。
连照个镜子都会嫌弃自己。
 
只是有一天,
我一定不再用田伯光的名号,
因为
我需要将廖卿重新再活一次。
那一天应该不会太远。
 
我想,
那才是和自己真正的和解吧。
 
二、
知鱼晚上还是有些吵。
要抱抱,
抱着就能睡,一放下就醒。
俊爷老说我。
说我让知鱼养成了坏习惯。
现在她基本都不能将她哄睡了。
 
我是怎么想的?
能抱抱就多抱抱吧,毕竟以后大了也抱不着了。
就像我们家廖阔,现在要抱抱他?
他会觉得矫情,有些不好意思。
再说了,多抱抱以后孩子也能多些安全感。
 
我记得小时候,父亲总是抱着我和弟弟,
一条腿上坐一个。
妈妈就在旁边笑呵呵的看着我们仨。
父亲当过兵,是海军。
每次给我们兄弟俩唱歌都是《军港之夜》
这首歌都成了我和弟弟的催眠神曲。
如今回想起那个旋律都会觉得很有安全感。
 
以前,
廖阔还小的时候,我也会唱这首歌哄着他睡,
现在,
轮到知鱼了。
我总是在她闹的时候,一边抱着,一边唱着。
不多久,就会在我的怀里睡着。
有时候,她还会浅浅的一笑。
那笑,足够抵消所有熬夜的辛苦。
 
去年,
俊爷生日的时候,
我带她去看房子。
我想买一套房子给她做生日礼物。
其实,
在此之前,我们看过很多套,都不太满意。
她生日的那天,
我们又去看了一套。
一眼就看中了。
为啥?
小区在一个大大的江湾边上。
让我有一种特别安全的感觉,我也想将这种感觉传递给她。
我想,
应该是那首《军港之夜》的旋律在冥冥之中为我们做出的选择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