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笑脸、月亮及其它

绝色   两条黄鳝是邹先生在田沟间用毫子收来的,纯野生。里面还夹杂着小龙虾,不多,但够一浅盘。加上一…

绝色

 

两条黄鳝是邹先生在田沟间用毫子收来的,纯野生。里面还夹杂着小龙虾,不多,但够一浅盘。加上一个辣椒,几根韭菜,一个独蒜,一片厚生姜,真是不要太好吃。特别是红艳艳的虾球与韭菜的绿配着,真是人间绝色,勾人食欲。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笑脸

 

妈妈、幺婆背着手,站在田沟里与德英伯妈说话。德英伯妈的手中还握着锄头,那明亮的锄头边边闪着冷冽的光。在她们的旁边,豆苗的绿带着静笃、喜悦。而这几个老妇人,站在自己的天地里,脸上的笑容仿佛是这世界上最美的花。

白鹭

在送安安的路上,看见一群白鹭在一块水田中央起起落落。它们洁白的翅膀扑闪着,颤动着美丽的光泽。我指给安安看,并告诉她,我小时最爱这样的白鸟。那时乡下稻田多,每到夏天,就会看见美丽的白鹭立在稻田之上。时隔多年,我还能清晰地忆起白鹭在稻子的映衬下,给我如诗如梦的感觉。

月亮

浅夏日,又值月圆,一个人默默走着,看树冠上的月亮。月亮并不明朗,与身体幽暗的部分暗合,而一颗星就在旁边,它淡淡的影子也正可形容我真实的心境。

内心的声音

当我安静下来记录的时候,就能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那声音里混杂着我来不及回望的童年、少年及又远又近的中年,它们与风一起奔跑在单行线上,有着莫名的兴奋与愉悦。我混杂其中,直到自己成为一种声音,一种文字,这是我最放松、最静谧的时刻,也是我感到放松与安稳的原因。

小荷

与小朋友一起看荷。
“小荷才露尖尖角”,有小女生这样说。
“你们就是这小荷。”我说。
他们就笑。
想起我们小时候,放假后整日泡在荷塘摸鱼捞虾。现在的他们自比不得旧时那么放纵,但孩童的纯真、新鲜仍如从前。于是,与他们在荷塘周围徘徊复徘徊,只觉得喊他们离去是一种罪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