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样备课的

下班,稍稍在办公室停留片刻,出校门时,已是晚七点过。 走在每日都要经过的林荫道上,一抬头,便撞上将落未落的夕阳…

下班,稍稍在办公室停留片刻,出校门时,已是晚七点过。

走在每日都要经过的林荫道上,一抬头,便撞上将落未落的夕阳。太阳它是在等我么,那一刻,光影里的树木,人物,都镀着一层金色,温暖又治愈。

想起最近一周的课都是由小朋友们来讲,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既让我认真弄懂了每一个知识点,也让我体会到了老师备课的不易”。于我,倒是很幸福地当着“学生”,同时“监督”着每一个讲课的小老师是否有偏差,每一个小朋友听讲是否走神,该做的批注是否来得及记好。

随便聊聊的图片

真是如朋友所说,这帮小朋友们绝对是跟谁像谁,你会发现他们上课的很多口头语都是我经常说的。图片这让人很是惶恐啊,以后得锤炼自己的课堂语言才行。“台前”的所有展示大家有目共睹,“幕后”又是怎样的呢?

所以,在改到常语昕的随笔时,我忍不住笑了,哈哈,这也太形象了,老师不就是这样备课的么?翻看参考书,挑挑拣拣,圈圈画画,批来注去,从时代背景到作者介绍,从诗句意思到写作手法,从名句赏析到表达的主旨……果然,深得我真传啊。

那么,常老师上课效果好何呢,可以去问问班里的小朋友啊图片

 

奋战前夜

作者:北冥思故

“付韦橙,常语昕……”你们过来,我愣了一下,确定是在叫我,不过我最近也没干什么坏事啊啊?就这样,我阴差阳错的被叫到了多媒体前,稀里糊涂就认领了讲解第一首古诗《采薇》的重任。

望着窗外不断更换的景色,我默默沉思着,脑袋里满是冯老师是怎么讲的,第一次讲课,要准备充分才行。诗意已经提前抄过,我又将目光转向注释,这也是个重点。我翻开了手边的参考书,挑挑拣拣,圈圈画画,不过是几条画在书上的线,放在当事人——我的眼中,却是一项“大事业”。

望了望空白的书页,我头一侧,发现了几支各色的彩笔,还能咋样,老老实实往上批呗,今天非与书大战几百回合,不完成绝不罢休。

此时,我多希望自己有三头六臂,让它变成一件小菜一碟的事,不需要什么高效的速度,我望着书上还有些稀少的批注,看来,还要再换个渠道。这时,妈妈手机上一个标题牢牢吸住了我的目光,“中小学课本资源…”我一字一顿念出来,忽然感到万分庆幸,自己还保存着这个网页,这是个多么正确的选择!批注+讲解,岂不是两全其美了吗?

练习语言的过程间,数不清出了多少错,妈妈也催了我无数遍把手机给她,我也觉得没啥大问题了,就给了她。进入核察环书,我随便挑了已经讲过的诗开始比对筛选,当阅读到某个词时,我一拍脑瓜,怎么把这个忘了,我特别想朝房顶喊一句“时代背景,你听见我的呼唤了吗?听现你就眨眨眼。”再次去问我的母亲大人要手机,却被无情赶了出去。

抬头看表,11点了。望着满书的批注,啊,又是忙碌实充的一天。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