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中的诗意

“我去菜地那头的沟里看看今天有没有收到鳝鱼和小龙虾啊。”邹先生说。 这是我在煮水饺的时候的事。 菜地里,红薯、…

“我去菜地那头的沟里看看今天有没有收到鳝鱼和小龙虾啊。”邹先生说。

这是我在煮水饺的时候的事。

随便聊聊的图片

菜地里,红薯、韭菜、茄子、黄瓜,还有辣椒、西红柿、豆角生机勃勃的。荷叶也长大了不少。栀子花快开了吧。昨天我去看的时候发觉很多的花苞鼓涨鼓涨着,那绿中也带着些许白了。

 

“再收像前天那么大一条,你们就可以炒一盘啦。”妈妈看着他走远的背影,大声说。

水饺在锅里咕嘟咕嘟响了一会儿。我侧身揭开锅盖,一股子白汽冲了上来,我等那白汽散开,顺势将手里的半瓢冷水倒下去,迅即,水不再翻滚。

我再一次盖好锅盖,把煮水饺之前掐来的空心菜洗净,沥水。空心菜嫩幽幽的,是今年的头茬。

“不知今天能不能收到?”我心想:“才星期二,收不到也没事,还有好几天呢。”突然意识到离周六还远,我不禁笑了。

 

“都转来啦。收到没?”是妈妈在问。

“才几个虾子。哪天还去买个大毫子,说不定可以多收一点。虾子也好吃。”邹先生答。

我从厨房里探出头,见邹先生拎着个水桶在田沟里一步挨着一步往前。地里刚种了黄豆芝麻,他走得很小心。一个男人那么小心翼翼地走路,那样子看着就有些滑稽。但他不远处的苞谷,亭亭地立着,其神态另有一番清心悦目的情趣。

 

我又往锅里再一次加冷水。等的间隙,我站在门框边凝望着苞谷。苞谷很高了,它叶上闪烁着的阳光吸引了我——那是一种浅黄透明的亮色的呈现,很招人喜欢。

“苞谷长得好快。”

我自己的心情,完全变成这苞谷的心情了。今年以来,邹先生一直处于失业状态,我很少能有明澈的心情了。

 

现在我对这样的生活已经非常熟悉,不觉得怎么样了。可能是眼前的植物让我感到了踏实的气味。不知怎地,我眼睛里竟有了一种模糊的湿意。我转头吸了吸鼻子,又深深吸了一口气,把淘洗盆里的空心菜丢进锅里。

 

“饺子马上就煮好了,你洗手了来吃。”我一边说一边把切碎的蒜末放进碗里,又倒了一点生抽,白胡椒粉。

我开始盛。

白色的水雾袅袅霭地我的眼前飘浮、上升。

我嗅到了小葱的香气。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