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棵芒果小树

到了南方,见过好多垂垂挂挂的芒果树,每到五六月份,南方的大街上,到处是一嘟噜一嘟噜挂在树梢上的芒果,似乎它们不…

到了南方,见过好多垂垂挂挂的芒果树,每到五六月份,南方的大街上,到处是一嘟噜一嘟噜挂在树梢上的芒果,似乎它们不是为了收获果实,只是为了装饰这个城市。深圳的深南大道上,芒果便是一道风景,人们也并

不为了这些果实就去阻挡车流。

这些果子的命运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说它好呢,是因为它们可以寿终正寝,长到自然掉落;说它不好呢,是因为它的价值就只体现在观赏上,作为果实,不能不算是一种悲哀。

随便聊聊的图片

也有收获的,果园里的自不必说了,那是金灿灿的芒果集散地,在收获的季节里,金山高耸,香飘万里。在没有太多车流的偏僻路边,汽车尾气还没有污染到它们,它们也不属于哪一个农场主或家庭,于是,人们纷纷举着长长的竹竿,很巧妙地摘取下来,收入囊中。但路边的果实多是以观赏为主,据说都是闻起来香味浓郁,却是核大肉少。

每年的中考和高考季到来,就是芒果成熟的季节。印象深刻的是还在顺德的时候,一中实验学校的校道旁,就是芒果树的天堂。每年春天,带着学生在校道上练习中考体育项目,一场一场春天里的细雨洒过后,那些芒果树的花,就纷纷飘落下来,学生跑来跳去的路面上,就是层层的碎花被他们的脚步踏过,被一阵阵风一样的身影带着翻飞起落。

然后,忽悠一下子到了考试的那一天。

还带着孩子们去德胜学校参加中考。大巴车带他们考试回来,坐在车前座的我,被那一树挂得好像叮铛乱响的果子惊呆了。高大的车座上,恰与它们平视,那泛着油光的垂垂挂挂、挨挨挤挤的青色果实,一下子就扑满了怀抱一样,直撞到眼前来。一团一团的,把树枝压得弯下去再弯下去,气都喘不过来一口的样子。

监考的那些日子,都是我们满校园捡芒果的时候,草坪上,水沟旁,一捧一捧地捡回来,仿佛都是宝贝。

 

这一棵小树大概是三四年前栽下的,不到二尺,就在教室前面的草坪上。让人吃惊的是,二尺来高的一棵小树,那年就曾经挂了三个果子,小小的果子实在不起眼,直到它压弯了那小小的枝条。孩子们用木棍把它撑起来,让它得以喘息。但不久,不知是因为雨水过多还是实在因营养不够,它们凋零了,孩子们着实是失望了一阵子。

一年又一年,它从未失约,挂上来的果子越来越多。不记得这是第几年了,反正现在的它还只到我的腰部,枝条上的小果子,从支楞着翘首而望,到慢慢俯下头去,至今大概有二三十个挂在上面。日日走过,我就日日欣赏它一番。

真是不虚此生!

 

因为在它旁边的那一棵,同样是芒果树,也是同时栽种,长得比它高大了许多,却从未见到它的枝头挂上果实,似乎是开花的时候也未见细小的花簇被它举在树梢。

品种不同?不知道,找时间去问问生物老师。(这要是让我奶奶看到了,肯定会说:这棵树揍活,那棵树不揍活。她说的“揍活”就是勤奋努力的意思)

是不是也如同在同一所校园同一个班级的学生,成绩却千差万别?

 

距离高考还有20天,一脸疲惫的学生,心里更加焦虑,连走廊上那块小黑板也没有了让人热血沸腾的艺术特色,直白而焦躁。

不知道如何安顿他们的心情,还是来安慰自己吧,勤奋努力也好,不勤奋努力也罢,20天,人生最怕来不及,但是,谁又敢说:那棵高大的树,指不定哪一天(哪一年),突然就不能果实累累了呢?

紧张地期待着。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