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条锦鲤

为了做观察实验,生物老师央学校买来了小锦鲤,放在水槽里暂养。水槽放到了办公室,室内好像一下子变得精致雅气了,室…

为了做观察实验,生物老师央学校买来了小锦鲤,放在水槽里暂养。水槽放到了办公室,室内好像一下子变得精致雅气了,室内人们也仿佛因有了这鱼儿而心情愉悦了。

两条鱼儿美得无与伦比。一条是新鲜的橙红色,一条是透明的浅红色,圆圆的鼓起的两腮,一吸一呼轻拨着细微的水流,两只黑黑的圆眼睛,新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世界,仿佛在欣赏自己的新居。背上的鳍,薄如蝉翼,柔如绢丝,连鳞都娇嫩得剔透莹亮。阳光照到水底,鱼的影子映在水槽的壁上,一片绚烂。

每个从水槽边走过的人,都要驻足观赏一番,鱼儿在清水里自由自在地游动,好像给每个人的心都注入了一缕阳光。

突然爆发的疫情,使我们被困在了学校。除了与学生的交流,没有其他的活动,日子是枯燥的,心情是郁闷的,还有无端的压力和焦躁。那天坐卧不宁,起身到水槽边看鱼。两只鱼儿从容而游,不由得想起了庄子的“鱼之乐”,鱼是快乐的,它不知道疫情,它记忆只有7秒,撇开这些不说,单看它在暖暖的阳光下、清澈的水里来往穿行,在这一方小天地、在它的整个世界里从容嬉戏,怎不让人心生羡慕!再次凝视它,感叹造物主对它们进行了如此精致的修饰,灵动,美丽,鲜活,娇嫩,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它们。低头沉思的当儿,同事的声音打断了我:“嘿!看鱼呢!”

收回思绪,原来不知不觉中鱼儿给了我片刻的安静和快乐!

随便聊聊的图片

庄子移情于物,说鱼是快乐的,我们也宁愿相信鱼是快乐的。

生活中一花一木,似都有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万物生灵能启迪人类的思想。战国时期一条出游的鱼引发了濠梁之辩,造就了一个哲学上的论题。而今的这两条鱼儿给很多人带来了快乐,使日子渐渐地细腻起来。

一物,一时,一份心境。

 

之后,两条鱼被拿去做观察实验,听说,是用纱布裹住身体,放到显微镜下观察尾鳍里毛细血管中的血液流动,想想就残忍,这么精致的物,怎么忍心去绑架它并施以“观”刑,“观赏鱼”终究没有逃脱被“观”的厄运。

想起了那只把巢建在室旁的低矮桂树上的鸟,托身非所、见辱于人,不禁唏嘘感叹。

 

从实验室回来的鱼儿,红色渐渐消退,不精致了,不娇嫩了,不美丽了。事物在生命初期的美全然消失,像灰头土脸的流浪者。像一个人,慢慢地被生活磨去了美丽的梦想,被世俗污染了纯净的心。

 

生而为鱼,生而为观赏鱼,幸耶?不幸耶?说幸耶,是因为它们那么精致纯净,给人们带来了欢乐;说不幸,是它们遭遇了被缚被磨损的苦难,变得失色掉鳞,不忍直视。

造物主造万物时,大概是平等的,在这里给它们一次幸运,就在另一个地方给它们一次劫难,不偏不倚,分厘不差。

 

过星期天了,担心两条鱼没人给换水而窒息。

 

两条惹人怜的鱼儿。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