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最美好的爱情

其实,大多数人都不愿意承认 这辈子没遇到最好的爱情 我们所遇到的,不过是跟别人一样的规则 欢喜、冲动,或者连这…

其实,大多数人都不愿意承认

这辈子没遇到最好的爱情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们所遇到的,不过是跟别人一样的规则

欢喜、冲动,或者连这也没有

只是符合世俗逻辑的结合

 

然后过上跟天下人,几乎毫无二致的日子

哪怕这不是你想要的,但却必须面对的人生

而那些用心极深的爱

好像多半都是不自量力的

 

卑微而倔强的爱

到底还是卑微,宁愿为一个人低到尘埃里

然而,得到的还是尘埃

 

而舔狗的结局

多半也不过是被发一张好人卡

 

这天下从来就是只有势均力敌的对手

而没有切实对等的爱情

 

爱情的天平

从来都是倾斜的

 

总要一个人爱另一个人更多

似乎才是被世间常态所允许的

 

 

人都是哭着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然后努力地想去得到笑

这没错

这也似乎被视为生存与生活的意义

 

然而到最后你会发现

那是一个无比昂贵的标签

 

因为总的计算起来

人一生的苦累和心酸,总是大于快乐

 

快乐,快乐,就是一件很快的事

 

 

人这一辈子,找一个陪你的人

也许并不难

 

但找一个懂你的人

那不是件太容易的事

 

门当户对

三观相合

已够难以成全

 

何况两心相悦

 

就像被一撕两半的树叶

你很难再在这世界上找到完全契合的另一半

 

不将就

是一个人的自由和孤独

 

将就

是两个人更深的孤独

 

这世界就是这么不讲理

 

就像

你跟他讲的是爱情

他跟你讲的却是道理

 

这世间

若所有的爱情都能用道理讲清

那就没有爱情了

 

有了爱情

所有的道理好像都是讲得通的

哪怕离经叛道

 

没有爱情

所有的道理都显得万般苍白

哪怕所有人都说,应该那样

 

而最好的爱情

是需要一些运气和勇气

也需要一些坚持的

 

儿子垚垚三周岁零六个月,不小心在幼儿园被传染了,感冒,一连几天都不见好,吃药、打针,用偏方,各种方法都折腾了,最后还是不得不去医院挂水。

米东,周妍两口子心疼又心急,都恨不得自己替垚垚生一场病,好歹别这么折腾孩子。

两周多岁的孩子,吃药、打针已叫他们两口子每次都像“战斗”,连哄带强制的,挂水更是不容易。米东双臂紧紧地搂着儿子,双腿还得夹住儿子不停蹬踹的小脚;又紧张、又害怕、又担心,每次都被折腾出了一身汗来。

好在儿子折腾得没力气了,渐渐放弃抵抗,慢慢安静下来。

周妍下了班,匆匆赶来医院,手里提着饭盒,示意米东换她来抱儿子,好让米东赶紧扒拉两口饭。

米东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吃一口饭,但米东有些为难地说,别换人了,一换保不齐又惊醒了儿子,一闹腾,跑了针,或者回血,又得叫护士重新扎,再受一茬儿罪。

周妍觉得米东说得也有道理,可是也得吃饭呀。

最终俩人商量了一个办法。米东还抱着孩子不放手,周妍打开饭盒,拿勺子喂饭给米东吃。

米东一开始有些难为情,周妍竖起眉毛嗔怪,口气坚定“害什么臊呀,一家人。”

米东这才张开嘴。

周妍像喂孩子似的,一口一口地喂着米东。

一个大男人只能强忍着,生怕被人笑话。医院里的护士们瞅见这一幕,投来惊奇、羡慕的目光。

这温暖的画面,大大地写着:世间最好的爱情,莫不如是。

红尘俗世里的饮食男女,也许很少有那些轰轰烈烈、耀眼的爱情,但最好的爱情,也莫不是,喜欢时,为你花开,相爱时,像两个孩子。花开时,深情不知疲累地忙碌,采花粉、酿花蜜。花落时,人老了,蜜也吃完了,你们飞不动了,再也没有酿蜜的资本和力气,但你们还剩下曾经装过蜜的罐子,两只就够了:一只用来装盐,给你生活的必须;一只用来装糖,满足你偶尔撒一下娇的贪婪。

最好的爱情,就是到最后能得到这两只罐子……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