瓮子石和莲花石的传说(二)

莲花委屈地蹲在小瓦滩一块光洁、平整的大石头上,双手抱腿,头颅深埋,浑身颤抖着哭得一塌糊涂。她本想坚强,可不争气…

莲花委屈地蹲在小瓦滩一块光洁、平整的大石头上,双手抱腿,头颅深埋,浑身颤抖着哭得一塌糊涂。她本想坚强,可不争气的眼泪却大颗大颗地落下,象断线的珍珠一样滚落一地。她之所以泪如泉涌,只因为刚刚和瓮子的一场对话……

 

她知道,她擅自离船上岸,是想去找大恩人瓮子,当面感谢他的救命之恩!她想对他说:她要出一笔钱财让瓮子分给他的船帮生死兄弟,以表达她的慰问之心、感激之情!她还想……可让万万她想不到的是:刚走出不远,就被乱石滩中的景致所迷惑。

随便聊聊的图片

 

小瓦滩的清晨,流云飞渡,烟雾弥漫。白龙石、金蛙石、还有那块黄金峡里最美的小沙坝,亦真亦幻,宛如起伏的云海。周围的山坡上,一树树、一窝窝正在烟雾缭绕里含羞开放着的山桃花,伴着哗哗地流水声,若隐若现,像极了捉迷藏的小姑娘。灰蓝色的烟雾,将整个小瓦滩的清晨装点的宛若人间仙境。

 

“哇……好美呀!”莲花陶醉了,喜悦的心情使她脱口而出。她决定带给瓮子一个意外的惊喜……

 

前方,大瓦滩,瓮子正在率领着一伙人更换船用装备。获知莲花再次无视船帮规矩,又偷偷只身离船上岸的消息,立马撂下手中的活儿,带上两个助手急忙向小瓦滩奔去。

 

高山峡谷,云雾缭绕,正是饿狼、毒蛇、猛兽出没的最佳时刻。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万一遇上,该咋办?只要一眨眼的功夫,后果将会不堪设想!这种悲惨的事情,在黄金峡里,他是见多了。

 

他知道,在黄金峡里行船,除了要与24条望娘滩殊死搏斗,还有雾霾、大风、打雷、下暴雨、突发洪水、滑坡滚石、毒蛇猛曽的突然袭击,这些都是随时可能发生的事,也时时危机着船员和乘客的生命安全。为了预防和应对这些不安全的事故发生,更为了船只能在绝岸夹流中快速摆脱危机,船帮定下铁规矩:非必要,任何人一律不准离船上岸!

 

瓮子越想越怕,脑海里不停地闪现出莲花可能遇到的各种危险。此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即找到她。可在乱石滩的一阵狂奔中,莲花真正出现在他眼前的那一刻,他愣住了。聚集在他心中的万般焦虑和着急,瞬间演变成了一腔怒火……

 

原来,向来受宠的莲花女,正抱着一束鲜艳的山桃花,在那块云雾缭绕的小沙坝中翩翩起舞。依旧一副为所欲为、我行我素的样子,脸上洋溢着一种青春动人的微妙。

 

瓮子的突然出现,她高兴极了!急忙从怀中抽出那束山桃花递过去:”瓮子哥哥,你看,这山桃花开的多美呀!来,送给你!”瓮子不语,冷峻的脸上多了几份不可抵御的森严。他伸手接过山桃花,重重地抛出很远,花瓣委屈地撒落了一地。

 

 

“瓮子哥,你别生气,其实,莲花小姐她根本就没走远,我一直跟着她……”

 

“你给我闭嘴,滚到一边去,我看你是伤疤没好就忘了疼!”

 

从瓮子和小顺子的对话中,莲花弄明白了,少帮主是冲着她来的,是要拿她兴师问罪的。于是急忙双手抱拳道:

 

“少帮主:我想先做个解释!刚才我离船上岸,是特意想去见你,说说你和你的兄弟昨天救……”

 

“我没功夫听你解释!”瓮子愤愤地打断她的话,继而严厉地说:“你听好了,现在我说两件事!”

 

“那你先讲,我洗耳恭听!”

 

“第一,虽然你手里有唐兴寺的宝物小胡芦可以畅通汉江流域,可那并不代表你想干啥就能干啥,船帮规矩你必须尊守!”

 

“那第二件事呢?”

 

“第二,我决定再留两个人和小顺子一起伺候你!现在我当着你的面授权给他们,如果你再不听劝阻,擅自乱跑,绑起来!!”

 

“你……”

 

瓮子厉声厉色,说完扭头走了。

 

刚刚经历过一场被土匪帮绑架过的莲花,再次被”绑起来”这三个字给深深地刺疼!

7

回想昨天在锅滩街上被人用布条塞住嘴巴,蒙着眼睛,捆绑着手脚扔进轿子的那一幕,她浑身都瘫软。可眼前的瓮子,当着她的面授权给小顺子,命令式重重地摔下“绑起来”这句绝情话来呵斥她,虽然疼痛,却分明是一种对她的千般保护万般关爱。难道不是么?那场他与口吃土匪头子最激烈的对话,又一次次地回荡在她的耳边:

 

“从……从小瓦滩进乱石沟,再翻天鹅梁直插金子崖,然后突袭看守、控制吊桥,切……切断我们返回的路,瓮……瓮子兄弟呀,我只知道你贵为船帮少帮主,却……却不知道你还能排兵布阵出高招!可我呼、呼延赞赞还想问一句,你见面就给我来一手‘釜底抽薪’,到底想……想干啥?”

 

 

“我瓮子想干的事明摆着,你放人,我让路!此后,你回你的铁瓦寨,大称分钱,大碗喝酒。我回我的黄金峡,拉船放滩。从此,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

 

“你不就是想要钱吗?说个数,要多少?这钱我们船帮出!”

 

“…………”

 

“你个呼结巴!别给你脸你不要脸!你以为你在巴掌大个地方当了几天山大王,就真的能掌管天下了?明确告诉你,和我船帮过不去,你只会输……”

 

“瓮……瓮子,我叫你一声兄弟是高看你!劝你早点放好吊桥!让你让……让路是为你好,你若无情就别怪我无义!再说了,我呼……呼延赞赞纵横江湖几十年,到头来连个小女子都带不走,那……那以后还咋吃这碗饭?念在兄弟的情分上,我再后退一步:若你能说服莲花交出唐兴寺送……送给她的金葫芦,我马上解绳放人! 从……从此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阳关道,我过……过我的独……独木桥”

 

“你咋吃饭你做主,但莲花,你休想再带走一步,如果我今天不能救下她,那就陪她跳下金子崖一起去死。好你个胡结巴,竟敢拿人质威胁我,我看你真是活够了!弟兄们,上 !”

 

一声令下,从四面八方赶来金子崖的船帮众弟兄即刻和土匪们混战在一起。顷刻间:呐喊声,叫骂声,蒿桨棍棒的敲打声,在金子崖上震耳欲聋……

 

瓮子与结巴土匪头子呼延赞赞声撕力竭、斗智斗勇的较量声,一阵紧似一阵地回响在她的耳畔,惊心动魄却温暖于心。当然这还要感谢前辈吴老帮主的高瞻远瞩,是他早在三十多年前就在土匪窝旁设好布局,让自已的亲信王大叔领着他的哑吧儿子在天鹅梁上以放羊为生,观察土匪动态。平日里,他们和土匪们混的亲如兄弟,行同一家。可在这最关键的时刻,他们却用炖羊肉、烤羊肉和几坛上好的高粱酒,灌醉了所有的留守土匪,智取了铁瓦寨,让呼延赞赞失去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进而迫使他乖乖地放了自己。

 

想到这些,她心里不是被“绑起来”这三个字而刺疼,而是一种她对瓮子无法言喻的情感在内心升腾。

 

她捡起那束散落一地的山桃花,痴痴地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蹲在地上,哭成泪人。她的泪里,不再是委屈,只有无数的感动和对自己的自责。她自责自己最不该违反船帮规矩而给瓮子制造乱子。

 

“莲花姐,这是我上次进峡拣的宝贝,送给你!”

 

听到小顺子和她说话,她连忙擦掉眼泪抬起头。她看到他手里捧着一块精美的心形小石头,还看见他伸出的手臂上有一块新的伤疤。

 

“顺子,你咋受伤了,啥时候的事?”莲花心疼地看着小顺子。

 

“昨天你被土匪劫走,我去汇报时摔了一跤。”

 

“快让我看看,还疼吗?”

 

“不疼,和瓮子哥受的伤相比,这是针尖大的小事。”

 

“瓮子哥哥也受伤了?”

 

“是啊,他为了抄近路去救你,在乱石沟滑下了悬崖,伤的很重,可他瞒着,不让我说。”

 

一股暖流又一次在她的胸腔中汹涌澎湃。泪眼婆娑中,她似乎看见悬崖陡壁上遍体鳞伤的瓮子,正在和多名土匪殊死搏斗……

 

“莲花姐,你别生气,瓮子哥刀子嘴、豆腐心。你看,他多派了两个人来,其实是要给你更多的自由,是为了更好地保护你。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们。”

 

可此时,小心翼翼的小顺子,他哪里知道,莲花早已把委屈化作满心的窃喜与感动。

 

跟随小顺子手指的方向,莲花看见新来的两位船工大叔正冲着她憨憨地笑。虽然他们穿着破旧,可满脸的慈祥象极了她的父亲。

 

云开雾散,艳阳高照。载着莲花的船只又一次启锚运行了。大瓦滩传来的号子声响彻整个峡谷。那从纤夫喉咙迸发出的声音,时而底沉有力,时而高昂激越,时而像一首战歌,激情而又豪迈——

 

 

 

一声号子一根纤哟……嗨哟

一双铁肩一身胆哟……嗨哟

有力都往一处使哟……嗨哟

有劲都往一处攒哟……嗨哟

 

不怕它有千层浪哟……嗨哟

不怕它是鬼门关哟……嗨哟

众人拾柴火焰高哟……嗨哟

同舟共济意志坚哟……嗨哟

…………

8

次日午后,春光正好,微风不燥,哗哗作响地流水清澈见底。正在洗衣服的瓮子,忽然看见莲花挽起衣袖,向他款款而来。霎时间,面红耳赤的他,慌忙抓起青石板上的脏衣服落荒而逃。莲花见状,咯咯地笑了。她忽然觉得:眼前瓮子,仿佛不再是顶天立地、一呼百应的船帮少帮主。而此刻的他,更像一个可爱的、腼腆的、怯弱的小男生。

 

其实,任性的莲花早就预料到,即使她有一百个心甘情愿愿意帮瓮子洗衣服,但依瓮子的性格,是绝不会让她这个衣来伸手、饭到张口,时时刻刻被人宠着、伺候着的富家小姐来亲自动手的。可想想小顺子说的:船队第二天就要驶出大峡口,到那时,也就是她和瓮子彼此分手告别的时刻。为了这个心心念念的男子,更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和他交流,着急的她脱口而出:“瓮子哥哥,既然你不想让我动手,那我遵命就是了!但我可以叫我的两个丫鬟来帮你洗,这样总该可以吧?好不好嘛……”

 

一种调皮而又撒娇的声音瞬间注入瓮子的耳朵。

 

他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想了想,还是一本正经地回答:”那也不行,我们当船工的人,常年累月,水里来,浪里去。被子破了自己缝,衣服脏了自己洗。这是老先人留传下来的规矩,不能改变。”

 

“可我心里着急,就是想听你讲故事嘛,晚上做梦都有你精彩的故事呀!”莲花羞涩地说完这句话,绯红的脸庞更加像山桃花一样娇嫩无比,楚楚动人。

 

对于一个长期生活在峡谷中,以行船为业,以山水为伴,以所有船帮、商人为友的瓮子,第一次听到女孩子这般甜美而委曲求全的声音,而且是出自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莲花姑娘之口,他的心啊,麻麻的、酥酥的。青春的热血在他的体内翻腾、奔流。可他还是忍着一颗青春涌动的心,以一个男子该有的阳刚之气回转身,继而彬彬有礼地回答:“莲花小姐,你先在附近走走、看看,我洗完衣服后立马来找你,黄金峡里故事多,保证让你听个够!”

 

出于礼貌,莲花只得作罢。

9

想想也是。四天前,从渭门码头出发时,莲花对黄金峡的认知只是处于一种漫不经心的想象状态。

 

她虽然早就知道古人说过的话:行船走马三分忧!但她又觉得这吴老帮主或许是年纪大了,或许是处事过于谨慎 ,进而有意识地夸大了24条望娘滩的凶险程度。她还想到,既然每天都有很多船只前赴后继、频繁地穿行于其中,那就特意说明,它是具备了最基本的通航条件的。她虽然是女儿身,没当过船员,但这次跟着父亲的船队,出汉口、走荆襄,涉老河口,过安康,再到黄金峡,仅仅一个单程就耗时将近两个月。

 

逆水行舟2000里。

 

武当山下,她看到过纤夫们在漫漫纤道上留下的脚印;看到风浪来临时,船工的着急和威猛;听到过一浪高过一浪的号子声;还有,在旬阳城头,她跟着船队一起迎接日出月落的情景。一路走来,她也算是沿途见识了风风雨雨的人。可真正走进黄金峡的这四天四夜里,她亲眼见证了这些苦命的,英勇无畏的峡里人,在关键时刻,万众一心与惊涛骇浪殊死拼博的悲壮场面后,她才真正地认识到,这三千里汉江──黄金峡,才是真的名不虚传、举世无双的第一峡。

 

不是么?四个昼夜,虽然时间不是很长,却有太多、太多的见闻历历在目……

 

——三台山前,入峡的船队刚刚启锚出航,铺天盖地的浪涛就蜂涌而至。横卧江心的那四块巨礁:将军石,黄龙石,鹰嘴石,还有那块万人惧怕的门槛石,它们既象输红了眼后要拼死一搏的赌徒,又象愤怒到极端的妖魔,张着血盆大口,挥舞着刀枪剑戟,狂吼着轮番进攻,恨不得一口将行驶在它们头顶的船只吞进肚子、撕成碎片。然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那船队还是高昂着头,一艘紧跟着一艘,义无反顾地冲进激流涌浪之中。最粗的纤绳从高耸入云的桅杆上伸向远方。河岸纤道上,几十个纤夫排列成纵队,他们光着古铜色发亮的臂膀,吼着连绵不断的号子,迈着沉稳坚定的脚步,让货船一寸又一寸地前行。

 

——金龟石畔,船帮众弟兄彰显大义,人人尽力。众志成城地帮助下江人,把一艘艘浅搁于乱石急流中即将沉没的货船救离险境。

 

——金坪渡口,少帮主瓮子亲自为鹤发童颜的渡爷,送去米面酒菜。而向来受人敬重的渡爷,则用一双饱经风霜的大手,把一大捆寓意平安吉祥的红线绳,系在每一位走过渡口的船工纤夫的臂腕上。

 

——八宝台下,既是一处最真实的、浑然天成的月牙形河湾,又像一幅巧夺天工的水彩画。它:集大气、庄重、雅致、灵动于一身。绿水艳映,青山如黛。忽见一艘大船又一次驶离航道,停靠于岸边。紧接着,两大群人从南山北坡的绿树丛中一闪而出。他们当中:有老人有小孩,有年轻貌美的村妇,有如花似玉的姑娘。有的手牵小孩,有的肩背背篓,有的哼着小调。像一群报春的喜鹊,叽叽喳喳地说着,笑着,争先恐后地涌向河岸。后来,是那些船工纤夫们,兴高采列、心甘情愿地背着、扶着、拉着她们上船,渡江,到达彼岸。再后来,是女人们动听的,带着忧伤而又期待的歌声从半山腰中飘来:

 

一根长长的纤
牵引着你走向遥远
风里来浪里去
不要忘了妹儿的念
天上的那群雁
冬天去了春天回还
高梁上的茅草屋
给你留着妹儿的暖
……

歌声唱响了月牙湾。唱响了八宝台的春天。唱尽了女人们的思念!

10

调皮的小顺子看见一直发呆的莲花女,他双手凑近下巴,并围拢成一个爱心形喇叭,朝着莲花站立的方向,出口成章,大声唱起了他自编的信天游:

 

云中的神
雾中的仙
抬头望见那一线线天
清清的杨柳河边站
莲花姐的心思
能猜见
远处的山
近处的水
峡谷中的船儿肩头的纤
山坡上的桃花红艳艳
莲花姐的心思
不能管

他故意将歌词编辑成带有“莲花”二字的曲调,歌声响彻山谷,声声入耳,回音阵阵。声音里充满了年少的磁性和张扬。

 

这个响亮的声音,一下子使莲花如梦初醒。她猛然间回过头,羞涩地看见十五六岁的小顺子,正站在不远处向她极力招手,她立刻明白:一定是瓮子哥哥洗完衣服了。

 

于是,心花怒放的她,欢快地走向瓮子。

 

瓮子拱手抱拳:”请问这位大家闺秀:看了这里,有何感想?”

 

“瓮子哥哥:我想说,这是我今生见过最美的地方!”

 

“在我们船工眼里,这儿的确是九十里黄金峡中最有魅力,最变化万千,天天都会有崭新面孔,百看不厌的神圣之地。你看:西边那处浪花翻滚的地方叫拘滩。拘滩的南岸那一大片矗立于水中,表面上沟壑纵横却洁白如玉的石崖,我们叫它风帆石。因为,它很象一支船队船桅上高挂的白帆。准确地说,应该是满张风力,正在全速航行中的白帆。”

 

“听你这么一解说,再细看那一片石崖,确实很像,就连每一根船桅都清淅可见,栩栩如生。”

 

图片

 

“东边那块大沙坝是黄金峡中最大、也是最漂亮的沙滩。它像一轮皎洁的圆月从河水中缓缓地向山坡上延伸。是飞禽走兽的天堂。经常能看到它们三五成群地引颈高歌、或翩翩起舞。留下的足迹,像极了梅花印,也像极了梅花图,一幅又一幅。每一次过往,面对那一片干净柔软的沙滩,我们都不忍心去踩踏。到了春末初夏的时候,我们还能在那里收获很多鳖蛋,野鸭蛋,然后再采摘一些纯天然的野菜,可做出多样化的美食。还有,这河两岸的高山,也极有特点。它不同于峡里其它地方:多为悬崖峭壁,而更像是两只老态龙钟的巨型圈椅靠向后山,稳而不俗。在这片较为平坦的山坡上,不只是远处能望见的百花齐放和万木竞秀,而在它的泥土里还安放着我们多位前任帮主和无数船工纤夫的灵魂。他们的生前,在江河里与风浪抗争。死后,在高山上与松柏为伴,护佑过往……”

 

霎那间,莲花兴冲冲地打断了瓮子的讲述:”哇!还有这么多新鲜的事!今天,我不但发现了瓮子哥哥年轻有为,有一颗善良、深情、爱美的心,还长了一张能说会道的嘴!”

 

“先谢谢你的赞誉!但我必须说清楚:并非是我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而是这黄金峡的每一寸土地上都有它最美的风景和最动听的故事!”

 

“那,按照你的意思,咱们面前这段极普通的河道里也有故事可讲?”

 

“没错,面前这一段河道,处于拘滩和小林滩之间,是两滩的结合部。你别看现在的它风平浪静,最是适合抛锚泊船的好地方。但随着四季更替,潮涨潮落,它便会有千姿百态呈献于你的面前。特别是到了每年夏天大雨之后,汉江上游涨了洪水的时候,由于水位的升高和两崖山体的阻挡,这地方的江水就会改变方向,象一个巨型轮子在四周飞速旋转。河道中心就会出现一个特大漩涡。这时,逆水上行的船只,必须在大沙坝边停靠牢固。而顺流而下的船只,必须要有顶尖级的太公亲手掌舵并指挥其它船员紧密配合,同舟共济。他们必须在极短时间内一气呵成,精准无误地按口令摇桨搬棹,驾驶着船舟通过顺流而行,借流而行,逆流而行和背流而行,才能最终冲出这段危机四伏的水域。否则,不是连人带船被河道中心的特大漩涡卷入河底,就是被上游漂下来的众多漂浮物裹缠其中,跟着水流没完没了地原地转圈圈,一直等到洪水退去,将围绕船体的杂物清理干净后,才能继续前行。而且,这是最好结果。实际上,大多数船只都会在两岸崖石和粗大漂浮物的撞击中支离破碎!”

 

莲花听的津津有味且心惊肉跳。她瞪着杏仁般的大眼睛看着瓮子:”难怪,我家船队每次从汉口出发时,我总会听见我爹千叮咛、万嘱咐:船队到了黄金峡,千万不敢任性。一定要先在每条船头横放好三支竹篙,对你们船帮行施最高的礼仪后再停船靠岸。一定要将峡里的航船事项全权委托给你们,必须100%听从你们船帮安排,以便安全通过。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我爹说这些话的深刻含义了。”

 

“还有那些漂浮物,当它们漂流到这里后,十有八九都会被回流水卷上河岸。而那些居住在汉江上游的人,被洪水冲走的大部分物件,都会在这里失而复得,物归原主!”

 

莲花再一次瞪着杏仁大眼:”这可真是一块神奇宝地啊!”

 

“再看前方,那里有一对巨石。靠南岸的,我们叫它南镇鹰石,靠北岸的,我们叫它北镇鹰石。虽然这两块鹰石把江河一分为三,现在正静静地矗立于三股清流如许之中。但在我们船工眼里,它们就像两只隐藏于山林之中的猛虎,随时都会发动攻击。而此时,它们只是养精蓄锐,等待洪水爆发的时刻……今天,我想给你讲的,也就是这两块鹰石的前世今生。”

 

顺着瓮子手指的方向,莲花看到了两块巨大的石头。她好奇地看着瓮子,欣慰的不再说话。迅速从丫鬟手中接过纸笔墨纸砚,飞快地记录下了属于黄金峡里又一个神奇的传说……

 

相传500年前,在遥远的东海里住着一对鸳鸯鱼鹰。因练就了一身举世无双的真本领,深受龙王赏识。后来被招回到龙宫,做了龙王的左右护法使者。

 

在富丽堂皇的龙宫里,一开始,他们尽职尽责,对龙王言听计从,忠心耿耿,尽最大的能力帮助龙王治理天下。可久而久之,他们终于厌烦了这种处处受制、天天杀伐的日子,开始向往以前那种自由自在、形影相随的快乐时光。面对龙宫里那些充满着明争暗斗、兄弟阋墙的生存方式,他们痛恨至极。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们背叛龙王,悄悄地逃离龙宫,沿着长江、汉江逆流而行,历经千辛万苦,最后逃离到了黄金峡。

11

来到黄金峡的这对鱼鹰,在逃离的疲惫不堪中,他们最终决定:不再漂泊不再流浪。于是,就地安家落户。

 

为了预防被东海龙王发现行踪,他们施展法术,深藏了本身的真实面目。让自己成为一对地地道道的农民。并为自己取了在人间天地祥和的名字:杨天祥和刘玉英。从此,他们居家南山半坡,日出而做,日落而息。

 

他们在八室台上开垦土地,春种秋收,打渔撒网,过上了逍遥自在的农家人生活。

 

 

男人杨天祥:豪爽仗义,种地捕鱼,驾船拉纤,样样精通。女人刘玉英:如她的名字一样灵气十足,心灵手巧,乐善好施,纺纱织布百里挑一。

 

融洽的农民生活使黄金峡里的老居民很快和他们成了忘年交。虽然他们和这方土地上所有人一样,天天辛苦劳作,可心里的踏实感却让他们倍感开心和快乐!

 

本以为这样的好日子会一直过下去,可谁也没想到,好景不长……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