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有蔓草

直起腰,抬头仰望天空,辽阔的蓝天上卷起的团云在缓慢地漂移着,不仔细看,你会以为它们一直在那里,没有任何变化。风…

直起腰,抬头仰望天空,辽阔的蓝天上卷起的团云在缓慢地漂移着,不仔细看,你会以为它们一直在那里,没有任何变化。风吹拂着人的颜面,横过来的发丝贴在鼻尖,麻酥酥的。要是什么都不想,那该多好!

秀想把自己的头发撩一撩,抬起手,又发现自己刚刚扯过蔓草的手还沾着泥巴。下意识地,她用嘴往上用力吹了吹头发。

随便聊聊的图片

“哎!你看什么呢?谷子撒完没?”
清的声音传来。她站在自家田地,大声问。

秀回过神来,她感到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心里却想:这个清,年纪一大把了,倒还和年轻时一样,声洪嗓亮。
“快了。”秀看着平展展的水田,忽然,秀在这里看到了从前村里人一起播种收割的幻象。

整个村庄里的人如密集的星星分布在田野之上,垂首耕作。大家顶着草帽,后背全是汗渍,姑娘们白皙的小腿晒得黑兮兮的,与腿肚子之上的部位有了明显的区别。瞬间里,秀想到,她所看见的实际上都是老去的妇人的幻影。而那些分布在田地里的农人,他们中的一部分去了另一个世界,还有一部分与她一样,也是垂垂老矣……

幻象立即消泯了,眼前出现的景象是:空旷的原野之上,只有清,那个和她一样老去的妇人正佝偻着腰,一步一步向前挨着。前方,巨大的电线塔上架起了新的电线。她耳朵还行,还能听见电流流过的那种奇怪的声音。再往前,就是村里大多数人家两层楼房上紧闭的大门与玻璃窗。他们这里离城近,很多年纪比她轻的人都去县城找了活干,他们有的做保洁,有的在小餐馆里帮人刷盘子,再年轻一点的去了超市、工厂……

“我的撒完了。”
清说。

秀勾下腰,熟悉的水田重新泛起的亲切感向她袭来。然而,刚才的幻觉却没有再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