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日记

星没有落尽,太阳还没有出。我没有一点儿睡意,起床开始准备回家探望父母和妻子的礼品。清明是廿四节气的一个,全国要…

星没有落尽,太阳还没有出。我没有一点儿睡意,起床开始准备回家探望父母和妻子的礼品。清明是廿四节气的一个,全国要放三天小长假,但我更喜欢叫清明节。退休的人,假是天天有的,但节并不天天过。在我的意念中,节日就是亲人团聚之日,天南地北的亲人,都会争取时间,创造条件,带着沉甸甸的思念迎渡这一难得的聚会。

随便聊聊的图片

墓园在小镇的东南山坡上,我一直想它是和小镇毗邻佃又极其遥远的另一个小镇,那里有一条条整齐的街道和鳞次栉比的屋宇,有苍翠的松柏和绚丽的花从,我的父母和妻子就住在那里。好长时间没见他们了,不知道他们是否安好?心急切地想和他们见面,脚更不能把时间拖后,我在想此时那个小镇的各条纵横交错的马路上,可能早已人来车往,喧闻热闹。别人家阴阳相隔的亲人都相拥在一起了,他们或围坐在茶几边,或餐桌旁,和亲人诉说生活的艰辛,畅谈日子的美满,或许谈。。。。。。我的父母和妻子也一定打开了门窗,翘首瞭望,期盼我的到来。我早去一分钟,就免去他们多一分钟的思念和牵挂。记得父亲在世时,我去呼和浩特出差,由于没买好车票,晚回一天。父亲走后,我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他日记本里写了这样一首小诗:”当归之日儿未归,心乱如麻食无味,侧耳倾听楼梯响,开门不是吾儿回。”父亲不是诗人,他写的东西在别人眼里看来也不一定有什么意境,但我读后真的流了泪,而且一直念念不忘。我有了儿孙后,体会的更加深刻,我理解了父母对我的担忧和眷恋,思令和期盼。今天我还是一游子,”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的诗句在我耳胖有节奏地跳跃,我加快了回家的脚步。我想,总有一天我会脱离凡尘的喧闹,回到他们身边,陪伴到永远!

04年夏天,我们学校组织老师去香港、澳门旅游,下午六点从广州乘机到北京正是午夜,而后又坐大巴回家,一夜的奔波劳顿,到家已是翌日早晨六点多。车停在家属楼前,各个家里的亲人都出来迎接,孩子拉手,大人拎包,说说笑笑走进家门。我猜测,他们的家里,一定备好了热乎乎的豆浆和油条,备好了小米稀粥、面条或水饺。出门在外,口家的感觉真好!但这是属于别人的,我已不再拥有。只有我孓身一人,扶着箱包的拉杆伫立在单元门前,久久没有移动。我的家已屋室空空,我的心已凄凄清清。我知道,家具定然落满了灰尘,迎接我的定然是尘埃散发的土腥。

父母在世时,出门在外,回家的感觉真好!父亲大都是第一个打开屋门,笑眯眯的迎我进犀,他又总是第一个迈着小步,将一杯热气腾腾的茉莉花茶水端放在我的面前,嘱咐我多多喝水,以免上火,我也总是不急于喝水,要先打开行包,分别送上我买的礼物。父母总要唠唠叨叨的问我路上是否顺利,女儿、儿子也总是围在我的身旁,倾听我讲述他们从没听过的旅行故事。妻子也总是装着严肃,埋怨我老花高价给她买衣服。但她也总是穿上,对着镜子前后左右照啊,夸赞我”还有点儿审美水平。”

回家的感觉真好!儿女大了,他们又演义着我的故事。儿子回来,总不告诉归期,他常常轻轻敲门,像口技演员,说:”老师家有人吗”?我开门,臭小子笑嘻嘻立在面前。他妈埋怨他不打电话告知,他说要给我们一个惊喜。他也总是先到爷爷卧室,把给爷爷买的茶叶放在床头,挤在爷爷身边,和爷爷逗闹,问“老东家身体可好?给老东家请安”。女儿反之,则比较详细告诉行程路线和时间,我也每每都去桥头接她,她爷爷和母亲去世后,我更是认真起来,不敢有一点马虎。在狗呲牙的腊月寒夜,我站在如青光的白霜上,看远来渐近的车辆,刺眼的车灯将马路照亮,一闪而过。我失望地再盼下一辆的到来,看那黑魆魆的山弯,有了亮光,我的心便又再冉升起希望,一直到看见女儿下车,我心里的石头才算落地。屋里明亮又温暖,她给我一件一件从包里掏礼物,我在厨房再重新烧开早已降温的热水,给她煮她爱吃的酸菜馅水饺,掀开蒙在保鲜膜下的烧鸡、奖牛肉。她拿着筷子,喋喋不休的讲述工作,倾诉心情。我坐在女儿对面,催促她先吃饭。女儿回来,虽时到夜半,屋里气氛竟热烈起来。

墓园的山坡上去年修好了石阶,我拎着黑塑料袋里的花环,一步一步向上登攀。太阳刚刚冒红,看山坡上的一排排黑色理石墓碑,已被照亮,墓园还没有几人。天气较凉,风很大,手有点麻痛,装物品的手提袋不住地在手下摇摆。像鞭策我加快脚步。迎面一人沿着台阶慢慢下来,看他走得很吃力,脚步不敢落实。他低声说:”你也来了?”长我一轮的老同事,停住脚步,站在我的面前,我问“就你自己来扫墓?”他低沉地说:”我来看看女儿,”他两手空空,在纠正我的问话。而后又像刚才一样,慢慢挪下山去。我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背影,看着他一步一往下挪的步履,心里一阵酸楚,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他有四个女儿,长得比较好看,他喝过酒后,常常炫耀,他有四朵金花。说孩子好看,可谈不上漂亮,但四个女儿智商很高,学习都好。他大女儿是我的学生,在大学时患脑膜炎,后来精神萎靡,服药自杀。二女儿和男朋友散步,不幸遇车祸双双身亡。短短二年里两朵金花先后凋谢。这突如其来的不幸,并没有击倒他,他依旧天天上班,依旧干着他喜欢做的事情。同事们暗地里赞叹:老兄真的心大!我看他走下20多米台阶,竟又翻转身子,一步一步返回墓园,坐在两个女儿的坟间,低头吸起烟来,看不清他的脸,只见有轻烟缭绕。

我步履轻轻走到我家的坟前,重复着以前的动作,用湿毛巾一遍一遍擦去尘土和泥巴,用不粘胶固定好花环和花链,摆好我送去的礼品:百年牛栏山酒、饺子、糕点、苹果、香蕉、酥糖和干果。轻轻划火柴,被风吹灭,再划,再灭,半天,终于点燃香烛和纸钱。一扎香火红红地燃烧,纸灰在上下飞舞。我给父亲点燃一只”红河道”牌香烟放在冰冷的石板上,再取一只,投进熊熊燃烧的纸钱里。我依偎在父母的墓碑旁,点燃一只,陪父亲吸烟。我知道,此时父母和妻子正和我聊天。我在心里,向他们汇报他们孙子、孙女、外孙子、外孙女的点滴进步,汇报重孙子的活泼可爱,汇报他儿女们的近况,请他们放心。我静静看着眼前的供品,似乎我在和他们一同进餐。

那是遥远的昨日,是我们一家人共同相聚的除夕,饭桌上摆满了佳着,不可少的红烧鱼、紫黄色的烧鸡是年夜饭的主角,周围便是各种炒菜、凉菜。虽说有些吃不动,但还是要讨个吉祥、三盛,预示、象征着年年有余。父亲坐在上座,举白酒,我们举熊岳红苹果色酒,他的孙子、孙女围在他们左右,小手也拿着果汁和他们碰杯。父亲的脸红扑扑,我们的脸热乎乎。母亲兴奋地说:”你爸爸高兴了,我们刚结婚那些年,你爸爸我们俩,过年就弄俩菜,他喝两盅酒,就醉了,便一头朝里,躺在炕上酣睡。直到发神纸,外边响起鞭炮声,我泡好茶,唤他起来,他喝上两口,又倒头呼呼地睡起来。”我知道,父亲绝不是不懂情理的人,他在万家团圆的时候,定是涌动了乡愁,他十七天没母,十六岁没父,是他的奶奶,含辛茹苦把他养大。我们小时候,他常常和我们讲述他奶奶的轶事,他爱他的奶奶,远远超过父母。他十七岁背井离乡,来口外打工,兵荒马乱,民国,满洲相隔。后来有本家来信,告诉他的奶奶已故,父亲也就再没踩过生他的故土。那时我曾向父亲许愿,陪他去老家祭祖,愿是许了,但至今没还。父亲永远躺在塞外的山坡上长眠。

看看表,已到中午,我磕头告别父母和妻子,告别那个小镇,沿着石阶下山,继续过我的游子生活,看看我的那位同事老兄,仍然坐在原地,依旧吸烟。我不忍心劝他,让他一人静静地陪两朵金花女儿坐坐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