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花,深处的纯净

栀子在不经意间绽蕾。 昨日还不见呢。 每到初夏,栀子花开放,心里总会有轻柔的感觉。这轻柔,来自岁月深处的纯净,…

栀子在不经意间绽蕾。

昨日还不见呢。

每到初夏,栀子花开放,心里总会有轻柔的感觉。这轻柔,来自岁月深处的纯净,隔山隔水。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低着头,仰着头,一朵朵数着:一、二、三、四……那露着绿边儿的白正胆怯地窥探着四方。而且,它鼓涨的花蕾已稍稍沾上了些微清香。那清香仿佛来自远方,穿过迢迢山水,慢悠悠涉水而来。

 

我感到有些兴奋。我像孩子似的伸手去摸摸那栀子,又怕自己带了火气的手糟蹋了花蕾,于是只极快地触一下,我就赶忙收回手来。嗯,只这轻轻的一触,就让我感觉到了栀子的清凉,是初夏清晨的温度。

——这让我满足。

 

“栀子花开呀开,栀子花开呀开……”

我轻声哼唱着,摸出手机。手机是个好东西,它能即时拍下眼前所见——虽然我只是一通瞎拍。

 

“管它呢,反正也不图什么,只是觉得好玩。”

我在心里劝解着自己,目光却随着一闪而过的另一点白牵了过去。其实,我的面前满是翠绿的栀子树。

“明明又看见一朵,怎么不见了?”我伸出左手压了压眼前的枝子,于是,藏在绿枝子间的那点白无声地跳了过来——可能它知道自己总是要面对这个世界的。

 

“你看什么呢?”门口,妈妈停下手中的正在搓洗的衣服,朝我这边看来。

“栀子花要开了。”我指着那点子白。

“哦,真的呀,都现白了,明天早上就会开的。嗯,搞不好,今天下午就开了。”

 

我听着妈妈大声而爽朗的声音,再次拍下了一张。可惜,还是不甚满意。

“总拍不好看。没这花漂亮。”我咕嘟着,声音含糊。

“你拍这有什么用?它就长着,想看就看嘛。”

那边洗衣的妈妈含着不解的声音问。

 

“没用!”

我干脆地吐出两个字。这样的语气,我连自己都感到惊讶。我很清楚,我在这世界上所做的许多,真正是毫无用处的。

 

这让我有些泄气,有些悻悻然。我想,随着年龄的增长,许多东西正凄凉而衰败地凋落。

这时,又一朵将开未开的栀子花跳了出来,它鲜嫩的花瓣上面,凝着的小小水珠摇摇欲坠。然而,刚才的陶醉却没有再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