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的白衬衫

我是被夜半歌声吸引过去的。 本来一个人待在院子里,一边学着在电脑上剪视频,一边等孩子的电话。 忽然在静静的夜里…

我是被夜半歌声吸引过去的。

本来一个人待在院子里,一边学着在电脑上剪视频,一边等孩子的电话。

随便聊聊的图片

忽然在静静的夜里就听到了琴声,歌声。

知道是木木他二姨父隔壁的院子传过来的,就拎着相机跑过去,想拍点更生活的东西,再拿回来试着剪。

推门而入,我没有在意那些所谓的虚套套。

什么礼貌,什么推敲。

 

祁老师在,院子里一个穿着白文化衫的男子在唱歌。

我看着他有些脸熟,他看着我也有些脸熟。

没等祁老师介绍完,我们都想起来对方是谁。

他是那天大侠叫过去武馆比等着玩过两回推手的那个健身教练啊什么的。

他也想起我,想到我就是那个把木木他二姨夫摔倒的人。

 

白天,在他们这个叫做“承乐山居”的院子,刚刚举行了一个关于茶的活动。

一群美女素淡淡的,在绿白相衬的衣衫下仙气飘飘,唇红齿白。

 

她们在悠扬的琴声里沏茶,温婉的侍奉茶席上的杯盏与人。

 

这是她们散去后的时间,祁老师的这个白衣男学生来找他,两个人喝了足够的酒,一个在月光下抚琴歌唱,一个迷离着眼睛继续喝酒。

祁老师拉住我说,也喝上一杯。

不能满足他的盛情,一会开车,怕被逮住得不偿失。

就撺掇着他们继续弹唱。

也真是喝多了,光是平台上的话筒,就被他们碰倒了好几次。

 

就是在那样的夜,我和他们隔壁院子木木他二姨父都被吸引。

我们像两个好奇的孩子,静静地坐在那里听。

 

那种感觉,是一种很享受的状态。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