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渐深

夏天来了,到我这来吧 没有什么被记住,也没有什么被遗忘 当我醒来,雨正落着 荷塘里的水泡泡,散发的清凉,比雨更…

夏天来了,到我这来吧

没有什么被记住,也没有什么被遗忘
当我醒来,雨正落着
荷塘里的水泡泡,散发的清凉,比雨更轻

栀子、青柚,和桃子尖尖上的
那点红
是雨,是歌,是五月末梢的开阔与宁静

那边的田地,是芝麻,是豆苗
是沉默中开放的小黄花
挨在一起,听雨……

夏天来了,到我这来吧
当窗台被雨水打湿
当西红柿正迅速地生长

随便聊聊的图片

 

夏渐深
长长的午觉。
其实中间醒来了,却听得耳边的雨声比先前越发急了些,于是,也不睁眼,在朦胧里再一次睡去。
再醒来,雨还在下,噼里啪啦的,不知疲倦。
这一次,不再放纵自己。

站在窗前,但见“大珠小珠落玉盘”。小池里,所有的荷叶似乎都盛了雨水,硕大的一滴,晶亮亮的,透明、圆润。
绿荷叶衬得池水是越发碧了。
柿子树、李子树、香樟树的绿在往浓郁里去。
豆角、丝瓜、苦瓜的藤蔓牵牵绊绊,那先还带着苍色的竹架现在已被绿色包裹,像崭新的孩童。

我有点渴,却问安安想吃蜜瓜不?她回头看我,点点头。
下楼去切瓜。
却不想,才削了一块瓜皮,左手中指即被割破。
殷红的血,滴在了案板上、灶台上。
有片刻的慌乱。很快镇定下来,捏住流血的伤口,举着手找创可贴。一片,两片,包好。血很快把创可贴浸透。
不管它。
小时候剁猪菜时把大拇指伤那么重,也没怎样。嗯,记得那天爸爸在家,他给我用灶灰掩了,找块布缠了,用妈妈做鞋的细线系好,不几日也便好了。

安安下来时我还在削皮。
“我不小心把手指弄出血了。”
“不要紧吧?”她过来看了看,又重新给我拿来两张创可贴。
“你再包一下。”她帮我撕开创可贴,“我来削好不好?”
我移开,发现灶台上还有两滴没擦尽的血,很夺目。
她拿起菜刀开始削皮,笨笨的。
“我还是习惯用水果刀。”
“还是我来吧。”
蜜瓜很甜,且刚从冰箱里拿出来,凉凉的,吃进去,那种清凉,很熨帖。

此刻,雨停了,池水显得宁静而碧沉。不远处,鸟鸣传来。那声音像看不见的什么东西划出的一条细细的银线,玲珑、婉转,它们与“呱呱”的蛙鸣,在湿漉漉的空气里,正密织着五月的末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