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素的日子

左边耳后跟被扯得一阵阵疼。疼得厉害了,我用手用力按住一会儿,感觉会好一点。 以前也疼过,很快就会好。 大约是感…

左边耳后跟被扯得一阵阵疼。疼得厉害了,我用手用力按住一会儿,感觉会好一点。

以前也疼过,很快就会好。

大约是感冒引起喉咙不适,然后耳朵也遭殃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医院里这几日天天检查。护士小姐说是换领导了。

我们今天过去看婆婆的时候刚上楼,就被要求下去,想着上都上来了,我们还是进去了一下。但不过两分钟,就又有人来催我们走,说检查团马上上来。

婆婆看起来比前几日精神好了许多,但她说医生还在调整用药,估计还得几天。

是姑妹与公公替换着照顾她。我照看了大半日,当时想着姑妹接连几天,该回家多呆一会,透透气。

生病了,老了,才知道儿女的重要。

 

邹先生今天收了今年来最大的一条鳝鱼。它力气大,头一伸,就可以从大桶里出来,邹先生在上面罩紧了菜网子。马上端午,不知还有没有这样的好运气,那样就可以做个火锅,算是一个硬菜吧。

 

弟弟钓鱼,宝刀未老。他还和小时候一样,很是厉害。一寸两寸的鲫鱼,他个把小时,居然钓了两斤。(妈妈目测。)

屋后的河沟,今年没有了豆腐坊的污染,水质变得好了很多,再加上今年雨水足,没想到还有那么多鱼了。

大家都说明年会更多。

我相信。

 

栀子花开了很多。昨安安问,中考后还有没有栀子花,我说肯定有,只是没现在多了。有一年栀子花到中秋都还有,去年国庆节也还有。当然,到后来是零零碎碎的,不一定每天开,但如音乐一般,不绝如缕。

 

包了满满一屉饺子,白胖胖的。

 

门前的桃子红了。才两个。

也太少了吧?安安说。

小桃子倒不少,只是看起来蔫蔫的,长不大的样子。

 

荷叶似乎要漫溢出来了。小池太小,那么多的荷叶,华丽丽的招摇着,忍不住低头嗅它,是与栀子完全不一样的香。

 

闲翻米芾的《苕溪帖》,只觉那字灵动又厚实,温润又风流,不禁去触摸,那“松”,那“竹”,那“夏”,那“溪”,每一个字都像一朵花,落在我心里,那么可亲、可爱。相传米芾的《蜀素帖》用的“蜀素”放置了上百年,无人敢下笔,米芾艺高人胆大,一口气在上面作了八首诗。我前些年临过,这几年没提笔,估计忘得一干二净了。

 

二爷家的狗狗,又做妈妈了。这次,它把它的孩子藏在极隐蔽的柴垛缝里,真不知它是怎么想到的?

 

腊肉炖小土豆,这是今日的主菜。另拍了黄瓜,炒了蚕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