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黄季节

收麦子的季节,天气异常的燥热。放眼望去,田野空旷,天更圆了,地更方了。麦浪滚滚,那是会摇晃的金子。 收割机轰隆…

收麦子的季节,天气异常的燥热。放眼望去,田野空旷,天更圆了,地更方了。麦浪滚滚,那是会摇晃的金子。

随便聊聊的图片收割机轰隆隆的鸣响着,扭来转去,如同贪吃蛇一般,把金黄的麦粒全都吞到了肚子里,等吃满了就从另外一个口里把麦粒吐到另一辆车里拉走。农业机械化最终把一把把镰刀淘汰了,快速高效的劳动量让人们少流了很多汗。七十块钱收一亩地,人们还是很愿意花这个钱的。因为再也不用花费几天的时间,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用镰刀一把一把的割麦子了。那种忙完后腰酸腿疼的滋味再也不用尝了,汗水混着泥土的滋味也再也不用尝了。

 

好多人在日头下,有的在等着,期待着自己家的麦子能早一点被收,有的在忙活着扶起倒伏的麦秆,有的拿着绕有红布条的竹竿在标地边。远处有一个老妇人,带着一顶用麦秸秆编织的老式的大檐帽,在收割完的地方捡麦头,一个一个的装进身旁的蛇皮袋里。人们一般不会在意这些被遗留下来的麦头,也不会和捡拾它们的人计较。

很多年前,粮食很金贵,人们生活普遍很困难,把剩下的每一个麦头也都当成宝,自己家的麦头自己会拾掇的干干净净,最后会变成好多好多的馒头。豆大的汗珠滴下来,比麦粒还要大,自己付出辛劳得到的成果,在任何时候都比较珍惜。

天蓝,草绿,麦黄。收获的季节总让人喜悦,不管日头多么大,也不管会流多少汗,更不会在意会晒多么黑。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麦得麦,多么自然的哲理,有付出就会有收获,哪怕收获是不大的。这种朴实的观念,让人心里很踏实。种粮食很辛苦,一年到头忙活完,抛除种子钱,化肥钱,打药的钱等等乱七八糟的花销,真的赚不了几个钱,但家中有地还是要种粮食的,让地闲着?没道理啊。

 

收了一晌,该歇息了,中场休息期间,没有比大口吃瓜更舒服的了,滋啦一口咬下去,水多肉肥,真解渴。如果再来几瓶啤酒,再弄几个变蛋吃,那就更得劲了,别管什么累不累,更别管什么汗不汗的,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农事不能误时。一到收麦子的季节,人们从四面八方回来,回到自己的家中,拾掇好自己的几亩薄田。如今,仍有疫情。比往年不同,在外地的人要提前回来一段时间,落实好各地不同的疫情防控要求。这也算是一种特别的记忆吧。

草青青,麦黄黄,芒种忙。霎那间,儿时的记忆不断的涌上心头。想起了那镰刀割麦的声音,想起了那一堆堆的麦秸秆,想起了那一群群玩耍的小伙伴。。。。。。

 

时光总是不断的向前流淌,没有谁能带来一点点的阻隔。麦子还是原来的黄,土地依然是那么厚重,喜欢的原来的朴实依旧在,无论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都不会改变,也不会被改变。

麦子又熟了,还是在这个季节。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